优发娱乐官网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雄霸南洋 >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窝囊废师团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窝囊废师团

    日军第18方面军的临时司令部,司令官中村明人中将,召见了日军第4师团师团长关原六中将。作为第18方面军现在手中唯一的一支王牌部队,中村明人中将,希望第4师团能够在接下来的战斗当中,发挥出强大的战斗力。

    当然,第4师团的战斗力,永远都是那么不让人放心的。要不然的话,第4师团也不会称之为皇军第一窝囊废师团了。

    “关原君,支那人已经来了,大战一触即发。虽然,部署在旺宾河防线上的日泰联军,多达二十多万人。但是,除了第4师团和第56师团之外,其余的部队,不过是垃圾而已。想要抵挡住支那人的进攻,只能够依靠皇军了。作为大日*本帝国的常备师团,我希望第4师团能够在这一战当中,让支那人知道皇军是不可战胜的。”中村明人中将说道。

    他专门将关原六中将找来,就是为了坚定关原六中将的作战意志。如果换了www.youfa8.com的师团,中村明人中将根本就用不着这样的,只需要下达一个命令,他们就会死战到底,哪怕是全体玉碎,也在所不惜。

    “嗨,司令官阁下。”关原六中将大声回答道。

    中村明人中将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关原君,寺内长官可是第4师团的老师团长了,对于第4师团,他可是十分看重的。他希望,第4师团能够在这一战当中,有更好的表现。”

    “嗨,请司令官阁下转告寺内长官,卑职一定会率领第4师团,拼死作战,打败支那人的!”关原六中将立刻保证道。如果说,之前对中村明人中将的回答,还有一丝敷衍的话,那么现在,则没有半点敷衍了。

    “司令官阁下,我们第4师团的防区,会成为支那人主攻的方向吗?”关原六中将随即问道。

    对于即将和抗日救国军作战,他心里无疑还是有一些担心的。毕竟,抗日救国军的威名,历历在目。缅甸战场上的惨败,当翁河防线的惨败,那可是血的教训啊!

    “关原君,现在并不清楚支那人的主攻方向。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攻击第4师团的防区的可能性,非常的大。毕竟,旺宾河可不是当翁河,河面宽阔,支那人如果想要发起进攻的话,达府南部的河段,有不少的沙洲。这些沙洲,显然会成为支那人越过旺宾河的跳板。所以,第4师团的压力会很大。我们能否抵挡住支那人的进攻,就看你们的了。”中村明人中将说道。

    顿时,关原六中将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作为第4师团的师团长,他当然知道第4师团名义上是日军的一个常备师团,但真实的战斗力,并不怎么样。特别是战斗意志,更是脆弱。一旦抗日救国军主攻他们的防线的话,他们想要抵挡住,那几乎是不太可能的。

    “关原君,放心吧。如果支那人胆敢进攻你们驻守的防线,我们会源源不断的向你部派遣援军的。第56师团,以及泰国陆军第3军和第4军,都会支援你们的。”中村明人中将说道。

    “嗨,司令官阁下。”关原六中将随口敷衍道。

    中村明人的承诺,他并没有放在心上。他知道这一次,反正会有大*麻烦了。搞不好,第4师团将遭受一场惨败。

    这也难怪关原六中将会有这样的心思了。在日军的众多师团当中,第4师团,本来就不是以战斗力强悍而著称的,而是以怕死著称的。

    第四师团成立于1888年,士兵主要由大阪的菜贩走商组成,是日军中的资格最老的师团之一。这支部队下辖四个联队,配备了一流的武器装备,堪称日军“精锐”。然而它成立没多久,“窝囊废”的名声就传遍了整个日军。尤其是第四师团的核心部队——第八联队,因为在日俄战争中屡战屡败,获得了“败不怕的八联队”绰号。

    此后,直到抗日战争爆发,第四师团再没上过前线。不过,这并不等于它没有表现“勇敢”精神的机会。1933年,第四师团二等兵松井在大阪市中心闯红灯,结果和警察发生冲突,师团长寺内寿一为了“维护大日*本皇军的尊严”,毅然带兵砸了警察所,史称“大阪go-stop事件”,第四师团在日*本国内的“武勇”可见一斑。

    1939年,苏联与日*本在中蒙边界的诺门坎地区发生战争,关东军下令驻扎在伪满洲国北部的大阪、仙台两师团紧急动员,增援前线。仙台师团(即第二师团)接到命令后,强行军4天从海拉尔赶到诺门坎,抵达战场当天就投入战斗,但很快就被苏军打了个落花流水。

    与此相反,第四师团的出动命令虽然下达,却迟迟不动。原因是动员令下达后,师团内的疾病患者激增,放眼望去,满营都是因为五花八门原因要求留守的官兵。激动的日军联队长在狂怒之下,亲自坐镇医务室参加诊断,这才勉强组织好部队向前线进发,“联队长改行当大夫”的笑话也就此在日军中流传开来。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第四师团的士兵们又耍起了新的花招——消极怠工。从海拉尔到诺门坎,第二师团走了4天,第四师团却整整走了8天,而且大量人员掉队。凑巧的是,第四师团先遣队到达前线的当天,苏日宣布停战。消息传来,掉队的第四师团官兵仿佛吃了大力丸一样迅速跟了上来,连留守的官兵也有不少“带病”赶赴前线,一边还在万分懊丧地抱怨居然没有机会打上一仗。

    日军各部的临别致词都有自己的特色,比如第二师团,战况较好时就说“武运长久”;情况不妙时就说“九段坂见”(靖国神社在东京九段坂)。然而第四师团的官兵告别时,却常说“御身大切”,翻译过来,即“保重贵体”、“身体第一”,或者干脆就是“保命最重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