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31章 重伤

    “亲爱的,你不是说我最近用的香水带有魔力吗?这香水就是葛研发出来的。”凯丽回道,脸上依旧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

    “真的吗?葛,你真是个神奇的人!”古斯塔丁闻言不由得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就释然了。

    凭空摄取别人腰间藏着的枪支,轻轻一拧,枪支就成了一麻团,还有仅仅半个小时就治愈了癌症……

    当太多的神奇事情发生在一个人的身上时,再多一件神奇的事情,虽然也让人感到吃惊,但知道后就很容易接受了。

    “谢谢你的夸奖古斯塔。”葛东旭笑笑,照单全收,并没有刻意地谦虚。

    说话间,王室产业的一些负责人陆续也分批乘坐电梯来到了布置在阳光房里的宴会厅。

    古斯塔丁一一把他们介绍给了葛东旭和柳佳瑶。

    这些人跟内阁那边的政府官员是不同的,是真正效忠于王室的人,有点类似于以前的家臣。

    这些人虽然类似与古斯塔丁的“家臣”,但不少在瑞尔国的商业界乃至世界的商业界都享有一定的名声。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能牵动到许多行业和人们的工作。

    不过今晚,当古斯塔丁把他们介绍给葛东旭和柳佳瑶时,他们都表现得非常尊敬客气,不敢摆半点架子,显然他们在来前已经得到了古斯塔丁的指示和交代。

    当晚,宾主尽欢。

    第二天,古斯塔丁国王便转而入住坤庭大酒店。

    前段时间,天后宇欣下榻坤庭大酒店的新闻余热还没散去,现在新闻又报道出古斯塔丁国王携王妃和随行人员下榻坤庭大酒店。

    顿时间别说整个临州城为之轰动,就连整个华夏国不少人都在谈论这件事情。

    接连两波的重磅新闻,使得坤庭连锁酒店这家华夏国首家连锁酒店深深烙印在了很多人的脑海里。

    不仅如此,坤庭连锁酒店因为总部大酒店先后有天后宇欣和瑞尔国国王入住,让很多商务人士觉得入住这样的连锁酒店,不仅不掉档次,而且还有面子。

    毕竟这个品牌酒店的总部,可是连天后宇欣和瑞尔国国王都下榻过的!

    而这样有“档次”的酒店,在价格上却很亲民,几乎每个大城市都能看到。

    于是乎,很多外出出差或者旅行的人们,首先想到的会是坤庭连锁酒店。

    仿佛只是一夜之间,坤庭连锁酒店扬名全国,生意火爆,很多酒店都纷纷打电话咨询加盟坤庭连锁酒店事宜。

    坤庭连锁酒店的火爆让林坤热血沸腾激动得不得了,特意打电话给葛东旭做了汇报。

    不过葛东旭却给他泼了盆冷水,严严警告他,加盟考察一定要非常严格,宁缺毋滥,不可盲目扩张,要把坤庭做成一个真正过硬的大品牌,要让人一提到商务连锁酒店,首先想到就是坤庭。

    林坤正处于年轻气盛,春风得意之际,坤庭连锁酒店这么一火爆,他自然难免自我膨胀,雄心壮志地要大展宏图,换成一个人警告他,他肯定听不进去。

    不过葛东旭一警告,林坤立马心头一凛,如同领到了圣旨一般,不仅提高了加盟条件,而且对加盟店的考察更是苛刻严格到了极点,如此一来,短期看,坤庭连锁酒店失去了趁机扩大规模的好时机,但随后却赢来了很好的口碑,彻底巩固和扩大了顾客群。

    尽管后期也有人跟风开连锁酒店,但没有一个品牌能跟坤庭连锁酒店相提并论!一提起连锁酒店,华夏国的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坤庭,仿若坤庭就是连锁酒店的代名词。

    当然这是后来的事情。

    且说当坤庭连锁酒店因为国王下榻的缘故彻底火爆起来时,江南大学的学生们进入了期末紧张的复习和考试中。

    考完试后就是寒假。

    今年除夕是在二月初,所以江南大学在一月十八号开始就正式放假了。

    学生们开始纷纷收拾行李准备回家。

    葛东旭也不例外。

    他收拾了行李,先是在柳佳瑶家住了一天,准备第二天坐车回家陪父母还有师兄杨银厚一起过年。

    ……

    澳洲,墨尔本。

    阿尔弗雷德医院,外面。

    停着好几辆警车,车里的警察目光警惕地关注着医院。

    除了警察,医院外面还游荡着一些形形色色的人,他们的目光同样关注着医院。

    不时有车子在医院门口停下,从车子里下来华裔面孔的人。

    “该死的,林天也来了。这已经是华人在澳洲的第十个帮派头目了!几乎整个墨尔本,不,悉尼的华人帮派头目也赶来了!他们到底要做什么?那个被重伤,叫什么欧阳慕容的华人又究竟是什么来头?”警车里,一位胖警察一边咬着汉堡,一边骂咧道。

    “听说是华夏国大陆来的,他儿子是一名玉石商人,他也是。这次来墨尔本是探亲的。”另外一位瘦高的年轻白人警察说道。

    “玉石商人?你见过一个玉石商人受伤,会有这么多帮派头目过来探望吗?”胖警察咬了一口汉堡,面带不屑道。

    “希望那家伙命大,不要跟科尔一样挂掉,否则华人帮派和地狱叛逆者之间肯定有一场大冲突。”瘦高的年轻白人警察说道,说话时,目光朝那些游荡在医院旁边的人扫了一眼。

    医院重症监护室外面。

    一位中年妇女正抱着脑袋坐在椅子上低声抽泣着,一位年轻的女子搂着她的肩膀,不停地宽慰着。

    一位眉宇间酷似欧阳慕容的年轻男子紧紧握着铁拳。

    这年轻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欧阳慕容到澳洲留学又留在了澳洲的儿子欧阳泽胜。

    “泽胜,你不要急,你爸的事情,我们肯定不会就这样算了的!”一位颇有威严的男子拍了拍欧阳泽胜的肩膀,宽慰道。

    “谢谢宋叔叔,一切等我爸醒了再说吧,我不想这件事情越弄越复杂,也不想牵扯更多的人进去。”欧阳泽胜点点头回道,看向那颇为威严的男子的目光微微带着一丝怨气。

    “泽胜,对不起,宋叔叔知道你父亲已经不问帮派的事情很多年了,这次事情纯属意外。”姓宋的男子见欧阳泽胜看他的目光带着一丝怨气,苦笑着解释道。

    ?  ?今天就这么多了,见谅。

    ?

    ????

    (本章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