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都市超级医圣 > 正文 第632章 什么人竟然这么猖狂大胆

正文 第632章 什么人竟然这么猖狂大胆

    “我凭什么这么猖狂?那你又凭什么这么猖狂?我答应跟你斗法了吗?你竟然对我出手!至于你爷爷,他若来跟我讲礼,我敬他是老人家,自然会礼让三分,他若不跟我讲礼,我照样不给面子!记住,是你无故攻击我在先,那么我给你的惩罚就是站在这里到明天天亮,所以你最好别叫人搬动你,否则必然加倍,你爷爷来也没用!”葛东旭缓缓转头,看着苏杰良冷声道。

    身为一派之主,异能管理局的主任级顾问,葛东旭自然有其威严。

    他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又岂同儿戏?

    说完,葛东旭转过头,带着吕崇良等人扬长而去。

    “我草,葛东旭你给我走着瞧!”苏杰良见葛东旭一点都不在乎他的威胁,不禁气得两眼都红了。

    “苏,苏师兄现在怎么办?”严承志哭丧着脸问苏杰良。

    苏杰良没有回答严承志,而是瞪了他身边几个人一眼,怒道:“你们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叫人开辆摆渡车过来,难道真要让我跟严承志一直站在这里吗?”

    “可,可是,刚才葛前辈说了,要”被瞪眼的四人结结巴巴地回道。

    刚才葛东旭的手段他们都看到了,他们心里可是害怕得要命。

    “葛前辈,葛前辈!我草!你们是想气死老子是不是?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东越省,是三台宗!难道你认为他还能比我三台宗还牛叉吗?”苏杰良闻言气得两眼喷火,若不是现在浑身动弹不得,他早就冲上去给这几个家伙一脚。

    苏杰良这么一吼,四人倒是立马惊醒过来,急忙跑去叫来了一辆摆渡车,将苏杰良和严承志搬上摆渡车,然后一路朝苏杰良所在的别墅开去。

    “杰良你这是怎么了?”正当众人将苏杰良和严承志搬进别墅时,一位看起来四十多岁,穿着光鲜,珠光宝气的女子立马冲了上来,一脸紧张心疼地问道。

    “妈,我被人用术法禁制住了体内经脉,动不了了。”苏杰良愤愤回道。

    “谁?谁这么大胆子竟然敢对你下手?”女子显然知道儿子的本事,闻言先是一惊,不过紧跟着立马目露寒光,尖声叫了起来。

    “一个叫葛东旭的年轻人,好像是什么丹符派的。”苏杰良回道。

    “葛东旭?丹符派?这是什么人,什么门派?听都没听过!”女子闻言皱着眉头想了想,但丝毫没有这方面印象。

    “不管他是谁,什么门派,竟然敢在三台山对你下手,那就是跟我们三台宗作对,就是活得不耐烦了!”不过很快女子又冷着张脸说道。

    “没错,妈,这人就是没把我们三台宗放在眼里。他禁制了我体内的经脉,要说在草地上站到天亮才算放过我,只要有人敢搬动我,惩罚就要加倍,而且还说就算父亲和爷爷过去也没用。”见母亲动怒,苏杰良目中透出一抹喜色,紧跟着恨恨道。

    “什么?什么人竟然这么猖狂大胆!杰良你先别急,我这就把你爸叫来。我倒要问问他,他不是三台宗的宗主吗?不是说在东越省很有威望的吗?儿子都被人打成这样了,我看他倒是管不管?”苏杰良的母亲脸色越难看,说着便拿出手机给三台宗的宗主苏博力拨打去了电话。

    苏博力今年六十五岁,比起吕星海等人小了十来岁,他四十岁左右才有了苏杰良这个儿子,在他那个年代绝对算是晚年得子了,对苏杰良本就宠爱有加,再加上苏杰良又有修炼天赋,苏博力对他自然更是宠爱。

    苏杰良有现在这样的性子,除了恃才倨傲,跟苏博力夫妇从小对他的溺爱也有很大的关系。

    苏博力接到妻子的电话时,正跟几个同道谈经论道,听说儿子的经脉被人下了禁制,竟然动弹不得,不禁吓了一跳,立马赶去了别墅。

    到了别墅,苏博力碰到了一位匆匆赶来,头已经有些白的古稀老人。

    “苏宗主。”古稀老人看到苏博力收起匆匆行色,对着苏博力拱手道。

    “严师兄!”苏博力同样停步,朝古稀老人拱手打招呼。

    这老人不是别人,正是严承志的爷爷严梓乙。严梓乙膝下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但三个子女对修炼都不怎么感兴趣,都只是半吊子,没有一个继续他的衣钵,倒是长孙严承志从小就对修炼展现出喜爱和天分,如今更是年纪轻轻就修炼到了练气二层,所以非常得严梓乙疼爱,甚至今年严梓乙还把家族中珍藏的黑虺法符都赐给了他。

    就在刚才,严梓乙接到电话,说孙子的经脉被人下了禁制动弹不得,也跟苏博力一样吃了一惊,匆匆赶来。

    两人打过招呼后,便一前一后进了别墅。

    一走进别墅,两人就看到了正笔直躺在客厅长条沙上的苏杰良和严承志。

    两人见状快走几步,分别走到苏杰良和严承志的身边,然后又伸手落在他们的手腕上。

    手指搭在手腕上,苏博力立马调动体内真气,顺着经脉想一探究竟,顺便破解禁制。

    怎么说苏博力也是东越省赫赫有名的三台宗宗主,修为已达练气四层巅峰,在奇门中就算不是顶尖高手,那也绝对称得上高手。

    破除禁制的信心,他还是有的。

    只是他的真气才刚刚探入儿子的体内,立马就被眼前“看”到的一幕给惊呆了。

    只“见”儿子体内的经脉,仿若长了无数根杂草一样。

    杂草的根就扎在儿子的经脉内,密密麻麻,盘根错节,将儿子的经脉全都给封锁堵塞了。

    说起来金克木,但看着眼前那密密麻麻的绿草,苏博力却头皮阵阵麻,许久才深吸一口气,目中有一抹金光一闪而过,一缕如利剑般的真气从他的手指释放出来,进入了苏杰良的经脉内。

    金庚之气在苏杰良经脉内化成一把利刃,见草便割,势如破竹。

    转眼手太阴肺经内的绿草就被割除了一小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