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都市超级医圣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五章 这家伙真的是一个实习医生吗?

正文 第五百三十五章 这家伙真的是一个实习医生吗?

    “好的,谢谢医生。”患者见何瑞端态度和蔼,话也说得明白,便高高兴兴地道谢离去。

    看中医的人本来也不是特别多,再加上何瑞端坐的只是普通门诊,又是下午时间,那患者走后,后面暂时没有人来看病。

    何瑞端便抽空拿过宋勇南和葛东旭刚才开的方子。

    何瑞端先看的是宋勇南的方子,毕竟他是他的学生,肯定更关心他。

    见何瑞端拿起自己的药方,宋勇南脸就红了,低着头有点不敢看何瑞端。

    因为他刚才的诊断结果是患者中焦郁热,邪热犯胃,换句通俗的话就是说胃上火,所以他开的是清热下火和胃的方子,而何瑞端刚才的诊断是脾失健运,胃阳不足,脾胃虚寒,刚好相反了。

    “黄芩,连翘,黄连,蒲公英……”何瑞端扫了一眼方子,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看向宋勇南问道:“你这开的是清热和胃汤,这么说你认为患者是中焦郁热,邪热犯胃了?”

    “是,我见患者说大,大便干结,口干,苔薄白,而,而且脉……”宋勇南有些支吾地回道。

    “讲话结结巴巴干什么?连自己都不自信,还怎么给病人看病?”何瑞端有些不满地看了宋勇南一眼,然后拿起了葛东旭的方子,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附子,炮姜,炙甘草,红参,砂仁……小葛的方子,方向倒是有些对,不像小宋的,根本性的判断就不对。不过这用方和剂量……”何瑞端拿着方子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会儿,然后抬头看向葛东旭,表情严肃地说道:“附子虽然有补火助阳,莠寒除湿的功效,但用量过大是会引起中毒的,你这个方子用了30克,太多了,弄不好是会引起医疗事故的,还有砂仁你也用了大剂量,你说说吧,这个方子你是怎么想的?”

    “附子量大中毒确实是个问题,不过如果炮制煎煮得当,对症下药,是不会引起中毒的。所以我在方子里有关附子炮制煎煮方面特意做了注明,这个是需要特别交代煎药房,不准病人自己回家煎的,甚至还需要医生自己亲自过目。”葛东旭回道。

    “嗯,这个你方子里确实做了说明,继续。”何瑞端见葛东旭回答得不慌不忙,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严肃的表情缓和了下来。

    “至于砂仁用大剂量,还有我还用了炮姜,红参,都是根据患者的具体病症下的。刚才何主任也说了患者是脾失健运,胃阳不足,脾胃虚寒之症。但患者又为何会脾失健运,胃阳不足,脾胃虚寒呢?根据我诊断,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患者年纪已经逐渐老迈,再加上常年过度劳累,生命活动力低下,而至肾精亏虚,阳气不足。刚才我见患者气短懒言,神疲力乏,脉沉细无力,而且我刚才还发现她手很冷,问她,她也说平时畏寒,可见肾精亏虚,阳气不足有些厉害了。因而造成了脾胃阳虚,升降失司,中焦枢机不利,所以才痞闷胀满长期无法解决。”

    “嗯,说的有道理!这才像是看病,但我觉得你这方子还是下得太猛,胆子也太大了一些。”何瑞端见葛东旭分析得有条不紊,有理有据,脸上的严肃表情便逐渐转为了欣赏之色,而宋勇南则已经有些听傻眼了。

    他没想到这个年纪看起来比他还年轻的家伙,讲起这些老气横秋的,竟然跟老中医一样。

    “我不这么认为,一些小毛病,自然要讲中庸温和之道,不可猛进,但一些陈年积病,看的时候还是需要胆大心细的,否则这病是看不好的。”葛东旭直接否定道。

    宋勇南见葛东旭竟然当面反驳何主任的话,眼珠子都不禁睁大了。

    何瑞端显然也有些意外,不过倒是没生气,而是看着葛东旭说道:“那按你的意思是,我开的方子倒是有问题,不如你的了?”

    “没错。”葛东旭见何瑞端并没有生气,便也就不跟他委婉,看看他究竟有多大的气量。

    宋勇南见葛东旭竟然说何主任的方子不如他的,整个人都听傻了。

    “好,你说。不管说错说对,我都不会放在心上。相对于支支吾吾,连点自信都没有,我倒更喜欢我的学生能大胆直言,当然前提是要像你说的胆大细心,而不是没有任何根基的胡乱大胆,那是要出事情的。”何瑞端见葛东旭这么说,一开始脸上还是露出了怒气,不过很快还是压下了心里头的怒气,而是一脸正色地看着葛东旭,说道。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是患者刚开始患病时来找何主任,何主任开的这帖益气温胃方子是再合适不过。可问题是这个患者已经患这个病已经好些年了,也看过很多医生,吃过许多药,再用这种方子估计不会有什么效果。所以我从温补肾阳入手,以助命门之火,命门火足而肾气旺盛,益助脾胃之阳,加之重用砂仁一味,即可行中焦之气机,又能纳气归肾,可谓一举两得。阳回而命门火旺,生命之门有生机,胃胀何愁不愈?”葛东旭侃侃而谈,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掷地有声。

    随着葛东旭话音落下,宋勇南已经彻底听傻了眼。

    这家伙真的是一个实习医生吗?

    而何瑞端则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中。

    何瑞端正沉思间,有病人敲门进来。何瑞端便停止了思考,而是看了一眼葛东旭一眼,低声道:“你说得虽然有道理,但我还是觉得用药有些猛了,这事迟些我再与你讨论。”

    这一次,何瑞端说话的口气不再是老师指导学生的口气,已经带有一些平等交流的味道,这一幕再次把宋勇南给看得一愣一愣的,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看葛东旭的目光都忍不住透出一抹佩服和羡慕来。

    这次来的是中年妇女,只是普通的伤风感冒,何瑞端给她开了方子,又让宋勇南和葛东旭开了方子。

    宋勇南毕竟是硕士研究生,这回倒没再出错。

    何瑞端见两人都没诊断错,便又重新拿起葛东旭刚才那个方子琢磨起来。

    正琢磨时,之前那位患胃病的患者又重新返回了门诊室,手中还拎着一大袋的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