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都市超级医圣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突发疾病

正文 第六十九章 突发疾病

    “怎么,叔叔这一次省城之行不顺利?”葛东旭观察力很强,见程亚周一脸疲倦态,神色间又多有苦闷忧愁,心中一动,关心地问道。

    “是啊,没要到账。呵呵,你年纪还小,不用管这些事情。”程亚周脱口回了一句,不过马上意识到葛东旭年纪还小,不适合跟他谈这些事情,就没再详细说下去。

    葛东旭见程亚周不说,他也不好追问,只是暗暗想着,有时间得跟程乐皓提一提这件事情,也要多多督促他学习。父母亲们为了家庭生活四处奔波,很是不易,他不能再给他们添堵。

    接下来,程亚周又问了些葛东旭在昌溪一中学习的情况,也提到了他儿子最近学习明显认真用功起来,提到这件事情时,程亚周的脸上明显露出了一丝感激和欣慰之色。

    程亚周这两天显然很劳累,聊了一会儿之后就开始哈欠连天,然后跟葛东旭说了声,便开始闭目休息,没一会儿就发出了呼噜声睡着了。

    见程亚周睡着,葛东旭也颇为无聊,又担心自己脑子里会再次浮现不该有的画面,便也跟着闭上了眼睛,进入冥思状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冥思中的葛东旭突然听到了程亚周痛苦的呻吟声,心头不禁一惊,从冥思中惊醒了过来。

    惊醒过来之后,葛东旭看到了程亚周正双手按在胸口上,整个人痛苦地蜷缩在位置上,脸色苍白,满头大汗,呼吸短促。

    看到这一幕,葛东旭不由得大惊,急忙起身问道:“叔叔你怎么了?”

    同时一只手已经搭在了程亚周的手腕上,搭脉。

    “胸口很疼很疼!你快,快去帮叫乘务员过来,我,我可能心肌梗塞了。”程亚周喘着气断断续续,很是吃力地说道,眼中流露出痛苦和恐慌的目光。

    因为是夜晚的时间,也不是运输高峰期,葛东旭这一节火车上并没有多少乘客,而且大多数这个时候也都在闭目睡觉,所以这时除了葛东旭,www.youfa8.com人还没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你说的没错,你这是心肌梗塞,这个时候叫乘务员过来也没用,你侧卧好,我现在就给你扎针。”葛东旭医术高明,自然知道心肌梗塞是极为严重的突发性疾病,拖延不得,否则造成大面积心肌梗死就算以他现在的医术也是回天乏力,所以这时也顾不得藏拙,急忙道。

    “你?”这时程亚周虽然胸口疼得厉害,呼吸困难,但神智还是清醒的,见葛东旭说要帮他扎针,当时就睁大了眼睛,露出吃惊的表情。刚要叫葛东旭不要胡闹,自己这突发疾病绝对不是他能解决的时候,程亚周看到葛东旭从包里拿出来一个很是古香古色的檀木盒子,打开檀木盒子,从里面拿出一根根银针,到口边的话下意识地吞咽了回去。

    等他意识过来不能由着葛东旭给他扎针时,葛东旭已经扯开了他的衣服,然后不由分说地对着他的心俞穴,膈俞穴,巨阙穴,檀中穴……等穴道熟练地落下针。

    葛东旭这针一落下去,程亚周立马赶到疼痛舒缓了许多,呼吸似乎也没刚才那么困难,这时他终于明白过来葛东旭是真能给他治病的,自然也就不再要求他去叫人,而是在葛东旭的要求下,配合地从位置上起来,坐正身子。

    因为火车的位置有靠背,位置也窄,程亚周侧卧着,葛东旭施针并不方便,只是刚才程亚周整个人都在剧烈疼痛中,叫他坐起来显然不现实,葛东旭这才让他侧卧着。如今他疼痛已经缓解了一些,便叫他坐正。

    程亚周坐正之后,葛东旭又帮着扎了几个穴位,然后手指头轮流着轻轻转动那些银针,每一次转动,他都是耗了真气。

    所以很快,程亚周倒是面色红润起来,而葛东旭整张脸却苍白了下来。

    没办法,今天在柳佳瑶家,葛东旭体内的真气本就已经消耗得差不多,过了大半天,好不容易缓过一点劲来,没想到程亚周又犯病。

    程亚周人很好,这些天相处下来,大家也都处出了一些感情,面对他的病情,葛东旭自然不可能不尽力。

    好在这些年,葛东旭一直坚持不辍地修炼,底子打得很结实,所以虽然虽然之前在柳佳瑶家耗力很巨大,经过大半天的恢复,这时还能挤出一点真气来,否则程亚周这心肌梗塞可就没办法这么快缓过劲来。

    许久,葛东旭见程亚周不会再有什么问题,这才将银针一根根收了回来,又用手在他胸口等地方揉了一会儿,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道:“终于没事了。”

    说完葛东旭整个人几乎都瘫坐在了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看着葛东旭那疲劳的样子,程亚周很是感动道:“谢谢你东旭,今天要不是你,程叔叔今天说不定就挂在这里了。当年乐皓的爷爷就是突然心肌梗塞发作过世的。医生告诉我说这病不会遗传,没想到全都是扯淡。”

    “都是自己人,程叔叔就不用跟我客气了。不过刚才你是错怪医生了,这病确实没有什么必然的遗传性,主要问题还是出在你自己的身上。中医有言,饮食不当恣食肥甘厚味或经常饱餐过度,日久损伤脾胃,运化失司,酿湿生痰,上犯心胸,清阳不展,气机不畅,心脉痹阻;或痰郁化火,火热又可炼液为痰,灼血为瘀,痰瘀交阻,痹阻心脉而成心痛。所以,程叔叔你应该减肥了,否则迟早还会发生今天的事情。”葛东旭摆摆手说道。

    “是,是。今天是吓死我了,回去我就减肥,不仅我减,乐皓那小子也得减。”程亚周闻言连连点头,一阵后怕。

    要知道他今年不过才四十出头而已,真要是向他父亲一样突发心肌梗塞过世,他又如何能放心得下程乐皓和自己的妻子?

    “这就对了,还有以后也不要太劳累了,保持舒畅的心情。你这次会发生心肌梗塞,肯定也跟你这几天在外面奔波劳累,心情烦闷有关系。”葛东旭继续道。

    “是啊,这几天不仅把我累坏而且也把我给烦恼坏了。呵呵,不说这个,不说这个,说说你吧,你怎么会针灸?而且还这么神奇厉害?”程亚周点点头,然后又很快好奇地看着葛东旭,问起了他会针灸的事情。

    ps:少年阶段主要是为主角在大学以及今后的崛起做铺垫,所以不会写长,还请书友们放心。笔趣阁启用新网址www..com.tw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