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都市超级医圣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返程偶遇【求推荐票】

正文 第六十八章 返程偶遇【求推荐票】

    “看来我又欠你爸一个人情了。”葛东旭笑道,不再继续谈价格的事情。

    “葛医生您这就见外了,见外了。”唐逸远急忙谦让道,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像葛东旭这样的奇人,自然是欠他人情越多越好,这样以后他有事情找他也方便。

    知父莫若女,唐逸远虽然没有把内心的喜乐表现出来,但唐雅惠还是看了出来,心里越发吃惊好奇,不知道这个少年人究竟有什么厉害本事,竟然让他爸这么看重他的人情。

    话提到也就是了,葛东旭没再继续与唐逸远客气,而是转而问起www.youfa8.com的玉石。

    因为他下午还要赶火车,时间有些紧张,所以并不想耽搁。

    唐雅惠是个做事情雷厉风行的女人,没等葛东旭再催,便把加工的师父请了来,把加工玉石的事情告诉他,让他马上加工,然后又打电话联系了临州城的一个玉石商朋友。联系妥当之后,便亲自带着葛东旭赶过去,唐逸远本来下午还有www.youfa8.com的事情,但自然没有陪葛东旭重要,便跟着一起赶过去。

    趁着坐车的功夫,唐逸远问了不少中医上的事情。这回他不再像火车上一样,存着考究葛东旭的心思,而是把心头一些医学上的困惑拿出来请教葛东旭。

    葛东旭因为觉得欠了唐逸远人情,再加上唐逸远这人也确实不错,也就没怎么保留,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让唐逸远收获颇丰,而开车的唐雅惠则惊得一塌糊涂,路上差点出了一次车祸。

    她做梦也没想到,在江南省竟然还有人能在中医上指点自己的父亲,而且还是个少年人。

    她父亲是博士生导师,那岂不是说这少年人也可以带博士了?光想想,唐雅惠就觉得有种天方夜谭的感觉。

    因为有唐雅惠这位行家在,那位玉石商倒没敢坑葛东旭,而且葛东旭挑玉石是根据玉石对灵气聚拢和蕴藏强弱来判断的,基本上一挑一个准,那玉石商就算想以次充好都难。

    又花了九万四千块,葛东旭拿到了大概可以加工四五十块玉牌的玉石,如此一来算上之前花去的,刚好是三十七万整。

    付钱的时候,葛东旭想想还能剩下九十三万,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否则一下子去掉九十八万,还真有点一下子回到解放前的感觉。

    实际上,就算用掉九十八万,葛东旭还能剩下三十二万,这样一笔钱对于普通人家而言还是一笔巨款。只是人性就是这样,当你拥有过一百多万之后,再回头来看三十几万,就觉得自己穷了。

    重新回到江地珠宝,唐雅惠帮葛东旭安排和监督打磨玉牌的事情,而葛东旭和唐逸远两人则占用了她的办公室,一起谈论中医学上面的知识。

    这一通谈论下来,唐逸远是彻底地被葛东旭折服,虽然嘴巴上还是葛医生叫着,心里已经把他当成了授业老师,把自己当成了学生来看待。

    大概在四点半的光景,在唐雅惠亲自监督催促下,葛东旭要的玉牌终于全部打磨出来,然后又亲自开车将他送到了火车站。

    登上返程的火车,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望着窗外的火车站,以及火车站后面的高楼大厦,想起自己包里有着一百九十八块价值三十七万的玉牌,钱包里装着一张存有九十三万的银行卡,葛东旭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一次的省城之行,给了他太多从前所没有的经历,接触了太多他以前绝对不可能接触到的人物,心智似乎在不知不居中变得成熟起来。

    果然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如果不是坐出租车被坑,如果不是刘科长那宰起人来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如果不是遇到了唐逸远父女,我又怎么可能如此深刻地体会到人心的险恶和善良呢?如果不是买玉,我又怎么可能知道玉石这一行业里面水是那么深呢?

    想着想着,葛东旭脑子里又不由得浮现出那完美得如同雕塑般的洁白身子。动人的眼神,姣好的容颜,细长的脖颈,高耸的山峰,纤细的腰肢,丰满得恰到好处的臀部,修长而笔直的双腿……

    “打住!打住!葛东旭你的思想怎么可以这么龌蹉呢?枉费柳姐那么信任你!”葛东旭很快就意识过来自己不应该有这思想,急忙一边暗暗自责,一边克制着不去想那画面。

    可那画面就像生命力极为顽强的小草一样,葛东旭刚刚把它压下去,它又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突然破土而出。

    “东旭?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今天没去上课吗?”就在葛东旭心里做着斗争时,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对面传了过来。

    “啊,原来是周叔叔啊,你怎么也在这里?”葛东旭急忙抬头,看见是程乐皓的父亲周亚成不由得大吃了一惊,紧跟着就是暗暗叫苦不已。

    这还真不好解释啊!

    “你这小子,我问你,你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我是做生意的,当然有出差的时候。倒是你,一个高中生,怎么不去上学,反倒跑省城来了?”程亚周脸色微微一沉,带着一丝严肃和审问的味道。

    “我有一位姐姐在省城,她生病了,我特意来看她的。”葛东旭知道程亚周是为他好,所以倒不会恼怒他那审问的语气,支吾了下,突然想起了柳佳瑶,心中一动,脱口回道。

    “原来是这样。那你爸妈呢,怎么没跟你一起来,他们就这么放心你吗?”程亚周闻言一边在葛东旭对面坐了下来,一边问道,神色稍缓。

    他的座位刚好是葛东旭的对面。

    “我爸妈都走不开,所以只有我一个人。”葛东旭回道。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你这么小就一个人跑省城了,我家那小子也不知道什么才能跟你一样长大。对了,你姐病得厉害吗?”程亚周闻言脸上的严肃之色彻底不见,转而代之的是一抹欣赏和慈爱。

    “现在好多了。”葛东旭回道,脸庞微微有些发烫,他从小就是个诚实的孩子,还很少这么当着人的面说谎。

    “那就好!”程亚周点点头,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道:“你要早点跟叔叔说,说不定还可以跟叔叔一道呢。”

    “现在不是一道了吗?”见程亚周不再问他去省城的事情,葛东旭松了一口气,笑道。

    “那倒是。”程亚周点点头笑了笑,然后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不再怎么说话,脸上隐隐带着一丝苦闷忧愁之色。

    ps:排名在下降,我不再说那些坚持本心或者诉苦的话,只求书友们继续支持,江湖告急,别忘了投票,别忘了留言支持,非常感谢。笔趣阁启用新网址www..com.tw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