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1052章 杜鹃蛋

正文 1052章 杜鹃蛋

    “别理她们,也别恨她们,这只能说明你比她们都强大。记住啊,从古至今、从外国到国内,全世界就从来没有一个人会嫉妒比自己弱的人,被人嫉妒是一种光荣。”

    “但这个道理只能心里知道,不能说出来、也不能表现出来。她们伴随不了你一生,得罪一个过路人,自己又收获不到任何利益,太亏了。”田思思不太像韩燕的性格,倒是有点像她的大姨韩雪,敢说敢做,这让洪涛多少有点欣慰。

    但韩雪的性格也有很大缺陷,就是脑子不够用,太直了。所以洪涛只要有机会,就会教她一些和人相处的技巧,看看能不能把她的短板加强加强。

    “可是在维也纳看球的时候,那些德国球迷连衣服都脱了,不光有喇叭,还有大鼓,为什么警察不管呢?周围的人也不恨他们,还跟着一起跳舞。”

    这种回答对刚刚十二岁的刘备而言,理解起来就太不容易了,即便他也比同龄人思想成熟一些,还是有很多迷茫。

    “因为那里和咱们这里有些规则是不一样的,很多事情在国外可以做,还是必须,在国内就不能做,也是必须,反之亦然。”这个问题洪涛就没法给刘备掰开了揉碎了说,即便说了他也理解不了。

    “……那我想去国外,像琪琪和马超一样。丝丝,你想去吗?”刘备并没就此打住这个话题,低着头撅着嘴迟疑了一小会儿,突然提出了一个让洪涛都有点目瞪口呆的要求。

    “不许去!老师说我们长大之后要建设祖国,祖国就是母亲。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狗都不嫌弃家,你也不许嫌弃!”

    田思思对刘备的这个问题倒是没什么可吃惊的,她还不太懂国内国外的差异,只是本能的想起了老师的话,对刘备展开了批判。

    “那琪琪和马超为什么可以去……”刘备自然不想连狗都不如,可他也不想放弃自己的主张,同时对田思思的说法也有深深的怀疑。如果她说的道理对,那洪琪和马超该怎么算呢。

    “……”童言无忌,刘备这句话一出,田思思立刻就把目光盯向了洪涛。很显然,她也想得到一个准确答案。

    洪涛吧嗒吧嗒嘴,一时间愣是找不到合适的解释。总不能说老师说的有错,但也不能承认自己的女儿连狗都不如啊。

    “我大妈本来就是美国人,我大姐的祖国就是美国,她当然要待在美国了。马超哥哥的爸爸和爷爷是德国人,他的祖国是德国。”

    “德国也没有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的说法,他自然就不用遵守了。你们俩真是一对儿傻瓜蛋,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问!”

    这时洪涛头顶上又传来了洪常青稚嫩的声音,一边说还一边撇嘴,就好像田思思和刘备真是大笨蛋,和大笨蛋说话又多丢人一样。

    “叔,他又骂人!”田思思对这个小弟弟已经深恶痛绝了,每天自己不被他嘲笑几次就等于白活。可是每次还都找不到回击的理由,也就是说他的嘲笑都挺有道理的。那就更可恨了,这不等于自己真是傻瓜了嘛。

    “有些事儿你们现在还无法理解,或者说你叔我也没有准确的答案。以后你们的问题我可能会越来越难以解答,不过没关系,叔不是神仙,本来就应该有不知道的事情。”

    “我回答不上来的问题越多,就证明你们提的问题越来越高级,也就说明你们越来越聪明了,这是好事儿。”

    “具体这个问题的正确答案嘛,先别急,把它留在心里,以后总能找到的。”这次洪涛没去惩罚洪常青,他给出的答案虽然有些牵强,但至少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也让两个孩子不至于太过迷茫。

    但这个回答还算不上正确答案,真正的答案自己也不太清楚,既然这样,那就还是老办法,把问题留给孩子们去自己琢磨。

    虽然不是正确答案,但糊弄田思思和刘备已经足够了,孩子也没有太重的心思,很多事儿都是转眼就忘。

    现在两个孩子就把刚刚的问题忘了,正在合计下一场比赛该找点什么工具助兴。田思思说家里还有喇叭,刘备觉得不妥,建议改成小鼓。

    而且这个鼓最好能背在洪常青身上,这样被没收的可能性就会比较小,毕竟从一个二岁孩子身上抢小鼓还是很不常见的。

    “爸,我昨天晚上又做梦了,和五妈有关。”就在他们俩讨论洪常青能不能背动那面小鼓的时候,正骑在洪涛脖子上的洪常青突然低下头,凑到洪涛耳边嘀咕了一句。

    “叫姨,什么五妈!”洪常青这段时间的表现越来越像个大人,他不再让自己给他洗澡、也不让自己和他睡在一个被窝里,但凡是自己可以处理的生活问题都不想让大人帮忙,除非是真不够力气。

    但最让自己的担忧的就是他的梦,可能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大脑越来越成熟,那些梦也就来的越来越频繁,有时候每周都有。

    每次洪常青做了怪梦都会找机会和自己聊一聊梦里的情景,从他的叙述内容看,和当年的自己一样,都是不连贯的记忆片段,东一榔头西一棒子。

    但有一件事儿是明确的,也是让自己有些挠头的,洪常青梦境的时间段好像超出了自己的记忆范围。

    说白了吧,他从梦里找寻的记忆,并不是和自己一样的时间跨度,有些已经超过了自己的极限。再说明白点,就是他的记忆比自己更靠后,或者说那些记忆的来源时间更晚。

    为什么得出如此判断呢,很简单,在洪常青的梦里有明确的时间标记,比如二零一六年。而在自己的记忆中,最远的就是二零一三年,再往后一丝一毫都没有。

    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洪涛觉得喜忧参半。喜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假如儿子能比自己知道的还长远,那以后他就可以继续掌控家族往前走了,总比茫然无知要安稳的多。

    忧的是这样一来自己就无法掌控他,就像江竹意无法掌控自己一样。只要儿子不想说,自己就永远不知道他所知道的那些东西,也就谈不上掌控。

    作为一个父亲,明确的知道在不久的将来就将控制不住儿子,这种滋味是很不好受的,更何况是自己这么一个从来都不愿意和掌控不了的人合作的父亲。但这次不光不能拒绝合作,连逃都逃不掉,因为他是自己的儿子!

    最让洪涛担忧的还不是这个问题,而是洪常青的梦里从来就没有过自己的影子,也就是说他的记忆很可能不是来源于自己。

    假如真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有时候洪涛想一想都头皮发麻。难道自己幸苦养大的是一只杜鹃?他会不会到时候想起了一切,然后振翅高飞,去找寻一只杜鹃该有的生活呢?那自己不等于白忙活嘛。

    可这件事儿一时半会还确定不了,要是这孩子真打算瞒着自己,恐怕直到他飞走之前都不会让自己知道事实真相。

    而且自己还不能提前采取什么预防措施,只能有两个选择,要不就相信他不是杜鹃蛋,一如即让的当亲儿子;

    要不就直接判定他为杜鹃蛋,干脆放弃以前的计划,把家族的希望寄托在别的孩子身上,他到底飞不飞也就无所谓了。

    道理是这么讲,但真要做起来就太难了。洪涛自问能下得了这个狠心,可洪常青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孩子,有关他的一切都必须和江竹意通气,还要取得她的同意。

    她能同意吗?洪涛自问这种可能性太低了。别说现在只是推测,就算真有了很大可能,江竹意也不会放弃这个儿子的。自己能当混蛋父亲,她真不是当王八蛋母亲的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