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28章 团聚

    黛安本来就在欧洲,张媛媛从美国来瑞士也是分分钟的事儿,但齐睿和欧阳凡凡的出国手续和她们俩比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至少不能说走就走。

    在她们抵达小镇之前家庭会议还没法召开,这也就留出了足够的时间,让黛安和江竹意去探一探张媛媛的口风。

    张媛媛心里和明镜一样,只是搞不清楚她们俩到底打的什么主意。想打听打听吧,黛安和江竹意也不是傻子,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不摆明态度肯定套不出什么实情。

    但这个队真不能随便站,一旦站不好就会成为洪涛的攻击目标。可她这么一犹豫,反倒给了黛安和江竹意更大的信心。

    在她们俩眼中,张媛媛这种犹犹豫豫正是一个佐证,证明她对洪涛的所作所为也有不满。只是由于性格所致才不敢奋起反抗,为自己争取应得的权利。

    “明天睿睿和凡凡就到了,咱们是不是得来个全家欢啊?这里是你的地盘,能不能去找张大床,可以睡五六个人的那种?”

    三个女人背地里算计自己,洪涛权当不知道,整天不是带着洪常青出去玩,就是晚上在三个房间之间乱窜。

    但不管怎么努力,始终无法说服张媛媛也一起大被同眠。可他不死心,打算毕其功于一役,来个一网打尽。

    “呸,我才不会跟你弄什么合家欢,不要脸,爱找谁找谁去!”江竹意这话说得义正辞严,却是典型的口不对心、言不符实。一个当着外人正趴在男人身上不停扭动腰臀的女人,还好意思说别人不要脸?

    “还要什么床啊,那么大的床也不好找,干脆就像我们以前在盛唐古艺时一样,弄几个床垫铺在地板上算了。你们都不用管,睿睿她们俩来之前我负责布置房间,到时候保证把张姐也给你拽过来。”江竹意占据了位置,黛安就只能在一边当副攻手。

    现在洪涛的状态很让她放心,越是贪图享受越好,这样就没心思来约束自己了。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她必须全力支持,别说什么大被同眠了,哪怕洪涛说要和后面那些女人开个无遮掩大会,她也可以睁只眼、闭只眼。

    倒不是说黛安打算把洪涛变成什么样,只是觉得这个家不再需要他亲自操劳了,有自己在说不定效果会更好,仅此而已。

    “好啊……你们俩以前也没闲着,这段经历我怎么不知道!”江竹意还是头一次听说洪涛和黛安在盛唐古艺中的情节,即便此时正趴在洪涛身上律动,依旧有点不满意,一边质问一边又加快了起伏的频率。

    江竹意生完孩子之后也略微有点发福,不过她很会保养,把不该留的肉都练下去了,只把某些部位的肉留了下来,手感比以前好多了。

    也不光是手感好,整体感觉都有增加。但这也是个比较矛盾的事儿,随着江竹意变成一个完全成熟的女人,现在自己不仅对抗不过黛安,连她都能在自己身上耀武扬威了。

    “嘶……再这么下去就不用布置了,我很可能坚持不到她们俩来。你这个女人太狠,对老公都下狠手,我申请中场休息,我要求换人!”

    既然被女人当成了荒淫无度的糊涂虫,洪涛干脆就装疯卖傻到底,先尽情享受一下她们俩的身体再说。如此心甘情愿的服侍很少见,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也不好说,用一次少一次啊。

    “我不干、不许换!”江竹意明显快要进入某种状态了,感性暂时接替了理性,不管不顾的高声叫喊着,还把盟友黛安凑过来的身体一把推开。

    “……”看到江竹意如此兴奋,洪涛干脆闭上眼,把脸埋进了黛安的胸怀里,一边感受着江竹意带来的快感、一边闻着扑鼻的肉香,脑子里却不全是声色犬马。

    江竹意有个很私人的习惯,从大宋朝那会儿就有,一直也没改掉,每当她心里紧张、害怕的时候,越容易进入状态,恐惧对她有很大的催情效果。

    这个毛病连她自己也没怎么意识到,但却真真切切的存在,洪涛故意试过好多次都非常准确。此时此地她的老毛病又犯了,那到底是什么事儿让她如此害怕或者紧张呢,洪涛真是很期待明天的到来。

    和张媛媛的孤身前来不同,齐睿和欧阳凡凡是带着孩子一起抵达欧洲的,家族会议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她们并不清楚,也没打算多问,能让孩子和孩子的父亲大大方方在一起,不再用躲躲闪闪才是重点。

    但即便是这样,两个人依旧没把洪涛的叮嘱当耳旁风,选择的航班完全不同。一个从美国转机、一个从新加坡转机,饶了地球大半圈,还得搭乘欧洲内陆的小型支线,才风尘仆仆的降落在伯尔尼机场上。

    这座名义上的瑞士首都居然连座大型机场都没有,更不会有洲际航班,真是不可理喻啊。

    “洪叔,刘备坐飞机吓哭了!”同来的还有田思思和刘备,虽然现在不是假期,洪涛也让刘援朝向学校给孩子请了假,出来转一圈远比多上几天课收获多。

    可两个小家伙一下飞机状态就明显不一样,田思思很有当年韩雪的摸样,走到哪儿都和小钢炮似的毫无畏惧。刘备则有点蔫,脸色也不太好。

    “你害怕坐飞机、还是害怕外国人?”洪涛有点失望,一个人是不是胆小,到刘备这个年纪就已经差不多定型了。即便后天能改变也只是表面,骨子里还是个怂货。老人们不是常说嘛,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就是这个道理。

    “……她胡说,我不是吓的,是耳朵疼!”刘备可不像马超那么贱,他是整天学着大人把田思思当做未来的老婆,但自尊心还是很强的。

    “哦,耳朵疼啊……得,叔给你道歉,刚才算我偏听偏信,没搞清楚原因就乱批评人。给,这是外国钱,本来是每个人二十块,可田思思小朋友的表现不太好,扣她十块钱,都给你。”

    刘备的理由让洪涛很没面子,一贯正确的洪半仙居然错了,错得连借口都找不出来。除了承认错误之外,还要给另一位责任人点颜色看看,让她误导自己!

    “……”田思思傻眼了,本来她想借刘备的不堪和洪涛展现一下自己的强悍,谁承想偷鸡不成蚀把米,除了感到沮丧和委屈之外,还有点羞愧。

    刘备耳朵疼她是知道的,可为什么故意不先和洪叔说呢,如果说了,这十块钱肯定不会扣,一念之差啊。

    “刚下飞机就吓唬孩子,你们没人打算管管他?”欧阳凡凡对洪涛的表现很不满,见了面不赶紧来和自己拥抱亲昵,和两个小孩子废什么话啊。可又不能说自己吃孩子的醋,只能说点风凉话,看看能不能激起公愤。

    “还真别说,这小丫头让他教育的不错,很懂事儿。”江竹意瞥了欧阳凡凡一眼,很不屑。

    在洪涛身边这些女人里,如果非让她找出一个讨厌的人,那必须是欧阳凡凡。因为这个女人太刁钻、小心眼还特别多,属于群体里的不安定因素。

    “我可不想把孩子交给他,你没看见过他是怎么带孩子的,就和军训差不多。不对,比军训还严格,我看着都心疼。”

    要说谁的变化最小,必须是齐睿。为人妇、为人母并没对她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不管从外貌还是性格上看,她依旧是几年前那个清清秀秀、满身艺术气息的文艺女青年。

    “来,阿姨也有零花钱给你们……”张媛媛是唯一有行动的,她走上前去主动把田思思和刘备接管,然后用很难觉察的眼神瞄了洪涛一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