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1000章 咱不当韭菜

正文 1000章 咱不当韭菜

    “我说瞎子叔啊,现在您怎么多了这么多臭毛病呢……”鱼是没少钓,可洪涛依旧不太高兴。他玩的不是渔获,而是过程。

    瞎子叔的变化有点大,他不光八卦碎嘴了,业务还特别忙,手机没事儿就哔哔哔几声,掏出了看半天,鱼咬钩了都不知道,很影响情绪。

    “可别瞎说,这不是臭毛病,是正经事儿。你看现在大家谁不削尖了脑袋想着怎么挣钱,这几年托你的福,我和萍萍她妈也攒了点。”

    “干别的咱也不会,大蝈蝈不是炒股嘛,干脆我也跟着他一起炒吧。”瞎子叔也知道自己的小动作确实影响了洪涛的情绪,笑得很是不好意思。

    “股票……大蝈蝈也买啦?”瞎子叔要是不提洪涛真想不到股票的问题。

    这些年国内的股市越来越火爆,炒股的人也越来越多,上到国家干部、下到家庭妇女,可以不知道政策,但对股票绝不会陌生。因为啥呢?因为媒体上总有这方面的宣传,某某某白手起家、炒股三年成百万富翁。

    有没有这样的人存在呢?必须有,但和股民数量比起来就非常少了。可是被媒体反复这么一宣传,就会给人一个错觉,这种人非常多、很普遍,只要自己也去炒,运气再稍微好点,立马也能成功。

    老百姓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信息不对等,绝大部分人只能看到、听到、了解到事物极小的一个片面,同时也是政府故意透露出来的。

    这就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局,当把老百姓的存款都吸进去之后,美好的愿望立刻变成残酷的现实。到那时你再说有人坑你,人家会告诉你,炒股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没人逼着你来炒,全都是你自愿的。

    最有意思的是这个局隔几年就会重复一遍,上当的人一次比一次多,还有连着上好几次当的。

    是这些人记吃不记打、好了疮疤忘了疼吗?一部分是,绝大部分不是。前面不是说了嘛,这是一个由政府操控的局,大部分人都无法避免。因为它是用公信力、国家机器和舆论当背书的,很具有欺骗性。

    有人可能会说了,炒股本来就有风险,你愿意玩就应该认赌服输。这么想的人就还在局里没出来,已经被宣传机器洗了脑。

    股市这种金融工具并不是中国人发明的,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中国人的身影,我们真正接触到它只不过才有二三十年光景。

    它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呢,不用争论,去看看发达国家成熟、完善的股市就立刻明白了。世界上好像从来没有股市像中国股市一样充满了赌博性质,还是一个能被某个机构完全操控的股市。

    说白了吧,这就是个大赌局,而且庄家还能随时作弊。这一点正是成熟股市所极力避免的,它们出台的多一半规则都是在拼命消弱庄家的优势,保护中小投资者,防止庄家把他们当韭菜割着玩。

    所以说,中国的股市其实不应该叫股市,更应该叫赌局。是一盘由大利益集团和政府联合操控的赌局,离金融工具的含义已经很远很远了,甚至可以算背道而驰。

    这也是洪涛重生了好几次但从来不碰中国股市的唯一原因,但凡能有其它挣钱方式,他都不会去拿这种钱,太脏了。

    还有人说了,你干嘛不卖呢,如果在下跌之前卖掉保持空仓,照样能赚很多啊。

    这个问题就牵扯到人性问题了,而这个大赌局也正是在利用人性的弱点。如果人人都能克服弱点,那还要政府有个毛用?政府的责任就是要防止此类事情发生,而不是推波助澜利用人性弱点收割百姓。

    当然了,洪涛也不会大声疾呼去揭穿股市的弊端,原因很简单,舆论工具一个都不在自己手中,光靠嗓子,喊破了也没用,于事无补,还会给自己添无尽的麻烦。自己不是天使,好事可以做,但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对自己没有伤害。

    “我只和您说一遍,把手里的股票赶紧卖了吧,一分钱都别留。如果您不乐意,那好,现在我就要求您还我钱,把萍萍出国留学的学费还给我。”

    “您是讲究人,总不能自己有闲钱炒股却没钱还账吧!”别人可以不管,可身边的人洪涛还是可以劝劝的。但他劝人的方式很操蛋,生硬无比还带着威胁手段。

    “……没这么严重吧,这些日子股票正涨呢,我刚买了不久,现在卖挣不到啥钱。电视上说这一波大牛市很可能冲击六千点,没准还能高,要是这样的话我一下子就能挣两倍的钱!”

    这次该轮到瞎子叔和洪涛闪转腾挪了,他知道洪涛不会真的逼债,还想多捞点。其实大部分股民都是瞎子叔这样的盲从跟风者,受伤最重的也是他们。

    “如果听电视和专家的话能赚钱,现在您早就是亿万富翁了。不光您要卖,大蝈蝈的也得卖!不钓了,我找婶子聊聊去,看你还敢和我打太极拳!”洪涛算是看出来了,如果不动用点强制手段,瞎子叔肯定不会轻易就范。

    什么强制手段呢?挑起家庭战争呗。别看瞎子婶在家里并没什么话语权,但真碰上大事儿还是很给力的,最主要的是她可以无条件的相信自己,尤其是在钱的方面。

    “哎哎哎……这事儿别让老娘们掺合,咱再商量商量,我说你不要鱼竿啦!”洪涛抬屁股就走,瞎子叔才真慌了。想追吧,渔具不能扔下不管;不追吧,真怕自己妻子听了洪涛的蛊惑回家和自己吵架,急的直原地蹦高。

    这次洪涛真不是吓唬人,直接去物业公司找到了瞎子婶和大蝈蝈媳妇,怎么恐怖怎么说,已经不是赔钱的问题了,简直就是血本无归啊。

    这下算是捅了马蜂窝,两个老娘们连班都不上了,拧眉立目的往家赶,准备誓死保卫好不容易攒起来的一点点家业。至于说洪涛说的对不对,她们根本就没考虑,必须对,不对也得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