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98章 浪费

    家里多了一个孩子,洪涛并没感觉到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无非就是原本的婴儿带用不了了,换成一个双人的,每次出门就和特种部队似的,人家胸前挂的是装备,自己胸前挂着两个呲牙咧嘴、指手画脚的活物。就目前两个孩子的重量而言,真不觉得太累,权当负重训练吧。

    最让洪涛欣喜的是洪安娜并不像杨薇说的那么爱哭,只要自己在跟前她基本都能老老实实待着,就算有时候被洪常青拨弄烦了扯着嗓子嚎几声,自己一出现也就消停了。假如自己还能作势教训洪常青两下,她还会破涕为笑,很欢乐的样子。

    到了八月份,洪涛算是彻底闲了下来,接送田思思和刘备的工作都交给了物业公司。吉达的基金会和螳螂虾公司分别捐赠了一辆校车,社区内只要加入管委会的家庭都可以享受免费接送孩子上下学的服务。

    自己作为社区的一员,必须支持物业公司和管委会的工作,没二话,主动把两个孩子委托了出去,也算是为www.youfa8.com还在观望的邻居做出一个表率:看到没,洪大善人的孩子都不怕校车不安全,你们还担心个毛线!

    做空欧美股市的活儿目前进展得无比顺利,次级贷风波来得太尼玛狠了,谁也拦不住,参与自己计划的几家人还一个玩房地产的都没有,甚至连这个行业的边的不沾,更谈不上什么内幕交易,完全合理合法。剩下的细节问题洪涛真不懂,想帮忙也没地方出力。

    理想社区计划同样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头一批需要改造的院落基本上已经腾空。在拆迁问题上郑大发很慎重,遇到个别狮子大开口的住户既不打也不骂,更不会使用太缺德的手段去强逼人家签协议。顶多隔三岔五派个只带着耳朵的手下去探望探望,谈得拢就谈,谈不拢也不强求。

    反正这里的院落改造工程洪涛也没给时间限制,又不用对外销售,你愿意搬就搬,不愿意搬那就继续住破房子。等别的邻居都住上新楼房或者想回迁的住户回到了新院子,享受到好处之后,看你们自己急不急。

    唯一有点麻烦的就是市政、自来水和电力三个部门,不是他们不配合,也不是小舅舅喂的不够,而是根本没法配合。

    就拿市政铺设下水管道的工程来说吧,刚刚在路面上挖了一个大沟把新管道铺了下去,这边还没铺完呢,电力公司的挖掘机来了,电线杆全部入地工程开始。还得重新再挖一条沟,不能和市政的重复。

    结果一不小心把下水管道给弄碎了,两家开始扯皮,谁也不想担责任。可是洪涛受不了啊,总不能路上全是大沟就这么晾着。得,损失咱自己出,您两位赶紧干活吧。

    好不容易电力和市政的沟填上了,自来水公司又来了,第三条沟开始。这次倒是没挖坏那两家的设备,可是原来的阀门太老,晚上突然自己崩了,水柱子窜起好几米高,两个小时就把街道给淹了。幸亏旁边就是后海,水位不会太高,否则各家各户全得游泳出来。

    这下电力公司不干了,人家新铺设管路被淹了,里面进没进水也不好说。就算小舅舅答应替自来水公司补偿所需的检修费用,原来的沟还得再刨开一次,要不以后天天断电谁负责?

    这三个都是政府部门,就不能各家出一个联络员先对工程规划规划嘛,非得各干各的,既麻烦又容易出事故,而且还是极大的资源浪费。

    我们国家是地大物博,可是人口还众多呢,能分到每个人手中的资源真不多,照这么浪费下去啥时候是个头啊。

    以前不是有位伟人曾经说过嘛,贪污和浪费都是极大的犯罪。现在好了,贪污上亿都没死罪,浪费根本就没人管。

    转头看看欧美发达国家,人家为什么领先了咱们那么多年,不是光靠一句发展得早就能解释通的。

    很多欧美城市里都能见到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的建筑物,至今依旧在发挥着应有的作用。谁也没说它们太老了影响市容拆了重建,顶多是把内部重新装修装修。

    再看看人家是怎么吃饭的,一人一盘,能不剩下就别剩下,越是高档餐厅盘子里剩的食物就越少。

    返回头来看看我们自己,别的地方洪涛不太清楚,反正京城这些人气火爆的饭馆里,每天不弄出几百斤剩菜剩饭那都算没开门营业。

    点一大桌子菜,剩下一半的大有人在,全吃得盆干碗净的极少。这些粮食就好像都是大风刮来的一样,谁都不心疼。

    再说类似的市政工程,洪涛亲眼见过不止一次国外是怎么施工的。他们只挖一条沟,各单位谁在最下面、谁在最上面都是有具体技术要求的,一家先铺然后另一家跟着。

    有时候甚至可以三四家单位一起施工,齐头并进,最终把路面恢复,不出现特别大的问题,十几年、几十年之内就全安然无恙了。

    洪涛记得在小学还是初中课本里有一篇文章,就是专门讲统筹规划好处的。可是越长大就越看不明白了,这种规划统筹工作很难吗?为什么别人能做到我们就一直做不到呢?

    答案只有一个,有人根本不想这么做,因为一切都按照规矩来权利就会大大缩水。寒窗苦读十余载、家族培养几十年,好不容易拿到了权利,突然和你说缩水了,放谁身上谁乐意啊。

    反正洪涛自己是不太乐意,他也就是没坐到那个位置上去,否则会比谁都贪婪。挖三四次沟就完工啦?想得美,那是一个部门的数量!

    慢慢挖吧,反正自己又不住在这里,花的也不是自己钱,操那个闲心呢。老百姓不方便、不乐意,你爱乐意不乐意,不乐意你敢咋滴?

    这就和洪涛现在看卫建华一样,一条已经断了脊梁骨的狗还能蹦跶出花儿来?让你怎么活你就得怎么活,说个不字我看看,腿给你打断!下次打胳膊,多来几次之后,只要不饿死,他就啥意见也不敢提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