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990章 一个字!

正文 990章 一个字!

    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后海社区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它的管辖范围总共只有三条胡同外加一条大街,总面积不到八分之一平方公里、人口不足二千人、院落不过八十多个。一句话,就是小。

    不光小,它还简单。辖区内除了宋庆龄故居、卫生部大院、聋哑学校、广化寺和那位被飞贼光顾过的将帅府之外,就没有什么大单位了,管理起来相对简单。

    至于说私人买卖和普通住户,洪涛根本不觉得是麻烦。他们的诉求只有一个,钱!只要自己舍得花钱,再加上一些下三滥的威慑手段,必须水到渠成。

    有句俗话讲得好啊,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万万不能;没有钱办不到的事儿,如果有就就是价码不够高!

    其实现在已经没有八十多个院落了,人口也相应的减少了几百口。经过这几年不屑的购买,在螳螂虾公司、小舅舅和郑舅舅的公司、费林和唐晶的公司、王芳和孙霞的公司以及吉达基金名下,已经有了二十多座小院的产权。

    这些院子的住户除了螳螂虾公司的员工、自己的亲朋好友之外,全是受过自己恩惠、和自己关系比较好的老街坊。

    除此之外还有十多处门面房也都成了自己的产业,说白了吧,在后海社区里,差不多有四分之一都是自己人,这就是很好的群众基础嘛。

    地利、人和都齐了,还有个天时。这玩意咋算呢?很好算。这些年衡量一个干部好坏的唯一标准就是搞经济够不够大胆、灵活、有成绩。只要你能把当地的经济建设抓好,那你就是好干部。

    后世里称为gdp挂帅,说白了吧,还是一个钱字。只要沾了这个字,洪涛就觉得算自己的优势。你们不是喜欢钱嘛,咱别的本事没有,就是会挣钱!

    我把后海社区的经济建设拉动起来,人文和环境保护也得上一个新台阶,就不信领导们看不见。

    咱又不打算搞什么国中国,只要不触动政治敏感问题、不给领导添麻烦,小事小非上他们肯定会睁只眼闭只眼的,这就是天时!

    而且随着奥运会的临近,京城各地都在加紧筹备接待世界各国宾客的工作,这个工作很重要,是展现我们经济建设几十年的一个重要契机。

    这方面自己也拿手啊,弄点老外过来搞个啥文化旅游项目,既弘扬了中华民族五千年灿烂文明,又烘托了八方来朝的盛世气象。你说,领导干嘛还要和咱过不去呢。

    当然了,想完成这一切还需要做很多工作,总结起来还是一个字,钱!

    想改造社区面貌,不是挂几个横幅就能解决问题的,最终你得动手改造。比如说大杂院的改造、街道的重新铺设、上下水系统的扩容、公共卫生条件的改善。再加上绿化、保养、社区安全方面的投入,这一笔笔算下来都是那个字。

    争取政府投资?这玩意就别想了,就算有也不会太多。全市那么多地方需要钱,总不能都紧着后海社区照顾。而且政府预算是有数的,没有特殊情况不可能一步到位。

    所以说要想做点实事,首先你就得有钱,然后再有人脉,最后还得会利用规则,不是一般的难。搞不好还得得罪人,这也是领导们不愿意干实事、光喜欢耍嘴皮子逗你玩的根本原因。

    “这是不是有点太天方夜谭了?”一年之内改造三十多座院落、铺设两条胡同路面、再加上配套的上下水系统、还得把电线杆全部入地,这是洪涛给自己定下的初步目标。

    为了完成这个目标,初期预算就达到了三亿人民币,不可谓不疯狂。当工程技术人员按照这些天的勘察资料把预算统计出来之后,小舅舅直咧嘴,连成语都吓出来了。

    “三个亿?那只是看得见的。如果有住户不乐意自己找周转房住,还得牵扯到拆迁补偿问题。而且和市政、电力系统扯皮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不给他们喂饱了屁都干不了。”

    “我担心的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你的人手问题。同时开工那么多院落,能不能保证工期?”啥叫财大气粗?请往洪涛脸上看,他此时的表情就和说花三百块钱把自己家煤棚子重新换一遍油毡差不多。

    “爷们,我看你来过好几次了,每次都是这么几个菜。别说三个亿,你掏出三千块钱这顿饭就算我的了。我说两位,你们可别上当啊,挣点钱不容易,他是个无底洞,整天也不上班还老抽好烟,这钱肯定不是好来的,你们得多长几个心眼!”

    洪涛话音未落,旁边一桌上正自斟自饮的老头突然插话了。洪涛刚才和小舅舅所说的那些东西他都听见了。

    还尼玛三个亿,这个小饭馆里最贵的菜才二十多块钱一盘,能投资三个亿的人谁会上这里吃饭啊,这不明摆着忽悠人玩的。

    “嗨我说你这老头也算白活了,听墙根还带插嘴的,有没有点德性啊!吃饭还堵不住嘴,老满,给他添个肚仁,算我账上了。去去去,离我远点,上那桌吃去!”洪涛兜里确实掏不出三千块钱,甚至连三百都没有。

    这个小饭馆专做爆肚和羊肉馅饺子,味道一般,也没啥大名气,总共就四张小桌子,整天来不了几桌。客人大多都是附近的老头,点一个菜、二两散装白酒、再来三两饺子,连吃带聊,一耗就是大半天。

    “要不换个地方吧,这里人多嘴杂。”郑舅舅没等老头挪窝,干脆起身帮他把酒菜端到另外一桌上去,回来之后还不太放心。

    “嘿嘿嘿,您就放心吧,我就算说明天抱着煤气罐去故宫,他们也没人会往心里去。”洪涛并不以为然,有时候看着危险的地方反倒最安全。就比如说这里吧,还别说盯梢,不是熟客走进来就非常扎眼。

    洪涛喜欢来这里坐坐也不光是为了安全问题,饭馆的老板加厨师是个旗人老头,长得和那二爷有几分相似,没事儿过来坐坐算是照顾他生意,爱屋及乌嘛。

    有人说没事儿容易回忆童年的人就是老了,洪涛觉得自己好像就有点老,不光是回忆童年,还是上辈子、上上辈子的童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