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985章 谁的孩子?

正文 985章 谁的孩子?

    “我看不一定,你先跟进去,我回车里拿包。”洪涛对这个回答不满意,好奇心更重了,离开饭馆快步跑向了停车场。

    很快他就拿着一台相机回到了超市门口,然后和欧阳天钺推着一辆购物车上了二楼。前面不远就是周佩佩和小男孩,她们走得很慢,主要是小男孩看到食品柜台就不想走,没多大功夫就买了一大堆零食。

    “这要不是她儿子明天我就给你磕头叫师傅,敢不敢再赌一次?”跟在后面走了没多一会儿洪涛又要给大斧子挖坑。

    “你怎么什么都能赌?我不缺你这样的徒弟,现在看也看到了,下一步你打算干嘛?”大斧子已经很不耐烦了,两个大老爷们推着一辆购物车逛超市,迎来的全是异样的目光,这叫什么事儿啊。

    “不敢赌是吧?那成,给你拿着,去帮我照一张小男孩的正面像。要不咱俩就赌,你选一个!”大斧子越不耐烦洪涛越高兴,只要能让别人难受的事儿他都乐意干,尤其是自己不喜欢的人。

    最终大斧子也没逃掉,乖乖的拿着相机去前面找机会了。还真别说,专业的就是和业余不一样,他居然不用看取景器就能八九不离十的把目标人脸照下来,不一会就完成了任务。这让洪涛有点郁闷,坑人没坑到家啊。

    “你认识这个孩子?”有了照片,两个人没再继续跟踪,而是返回了停车场。洪涛也不抢方向盘了,抱着相机使劲儿看里面的照片,主要注意力都在小男孩身上。

    “孩子我是第一次见,但很有可能认识他父亲……嘿嘿嘿,有点意思啊。开车回家,晚上如果你真没地方吃饭,咱俩接着炸酱面吧,只要你不怕被人发现和我交往过密。”洪涛的表情有点怪,似笑非笑,但就这样还没忘了将大斧子一军。

    大斧子当然不会去洪涛家吃饭,他只把洪涛送到两个人见面的地方,然后开上车头也不回的跑了,就像是躲瘟疫一般。

    洪涛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开车去了望京小区,在好几个楼盘里一通乱窜,最终还逆行开了几百米,这才钻进了一片楼群的地下停车库。

    这里是费林买的房子,他已经接到了洪涛的电话先一步回来了。洪涛也没说别的,只是把相机拿出来让他自己看里面的小男孩像谁。

    “我艹……不会吧?这事儿要是让小孙知道了,老古可就惨啦!”费林只看了一眼就把脸贴了上去,来回来去又翻了几张,嘴张得比拳头还大。

    “你也看出来啦?那就没跑了,认识照片上这个女人不?”看到费林的反应洪涛算是踏实了,如果说谁和古欣最熟,必须是费林。连他都看出来这个孩子像谁,基本就不会错。

    “……有点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费林还真是健忘,或者说周佩佩的变化有点大,她在带着孩子的时候,浑身上下已经看不到原本的摸样,完全像个慈母。

    “这就是当年我让古欣去勾引的那个女人,周家的闺女。”洪涛又掏出欧阳凡凡的手机,上面是周佩佩平时的摸样。

    “我就艹地雷!这两人差距有点大啊……”费林看了一眼手机,想起来了。又看了一眼相机,觉得又不太像,很难想像一个人为啥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那这孩子是古欣和她的!”很快,费林又想到了另一个非常让他吃惊的问题,嘴张得更大了。

    “很有可能,我算了算日期,和孩子的年纪相仿。其实这都是次要的,只要看看孩子的脸,其它问题还算问题吗?”洪涛赶紧把相机和手机都从费林手里拿了回来,生怕他一激动再给扔出去。

    “……不成,我得把事儿问明白喽,这小子别又犯了老毛病,家里一个、外面还弄一个!洪哥,我不是说您,我是说找谁也不能找她啊,她是咱的仇人!”费林的脑子确实有点乱,主要是信息量太大,一时半会处理不过来。

    “老费啊,我想了一路,这事儿还真不能和古欣提,至少现在不能。你也知道,他是结了婚的人,媳妇都怀孕了,要是外面突然多了一个儿子,两个人还不得打成热窑?”

    “这个孩子古欣很可能真不知道,当年完事儿之后为了怕露馅我直接就让他去了深圳,一直没再回来过。”

    其实有没有费林的肯定,洪涛也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想得差不多了。只是这件事儿太意外,又牵扯到自己的兄弟,不得不来再确定一下。

    “那老古的儿子也不能白白便宜了这个骚娘们啊,干脆我找人把孩子偷回来,您帮老古养着吧。反正您孩子也多,不在乎一个半个的。”

    费林比唐晶脑子好用多了,不过突然遇到这么一件大事智商着实下降了不少,最不该的是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

    “我艹!我艹!我艹!你小丫的是不是老不挨揍已经忘了什么叫疼啊!我孩子多不多你管得着嘛!”这就是说实话的害处,脑袋上白白挨了三下不说,还得挨骂。

    “那您说怎么办咱就怎么办!”也别说洪涛手狠,打完这三下费林的脑子确实清楚多了。

    “古欣是你兄弟,他的事儿还得你帮着擦屁股。这样,咱俩谁也不了解内情,先别急着下结论,把事情全搞明白再说该怎么办。”

    “怎么去查就不用我教你了吧?记住啊,在没查清楚之前不要惊动他们。”怎么办?这个问题洪涛也回答不出来,或者说还没想好。也不是没想好,而是根本没法想。信息不够,自己又不是真的神仙,天知道该怎么办。

    但没关系,咱有人、有钱,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盯梢。这招儿对付专业人士肯定不太保险,但普通人绝对躲不过去。

    而且混子最擅长的就是在社会底层活动,什么派出所啊、街道居委会啊、物业公司啊、左邻右舍啊,他们都能用各种办法去接触,然后把有关你的陈芝麻烂谷子全都从别人的记忆中揪出来,甚至连你都想不起来的事情照样能知道。

    这个孩子确实是周佩佩的,也确实不是她和卫建华所生。这一点已经有了可靠的人证,他就是卫建华本人。

    要说变化大,可能卫建华才是最大的一个,从人的本质而言洪涛都不如他。自打丢了公职之后,卫建华就急速颓废了下去,酗酒、赌博是家常便饭,近期还染上了毒瘾。周佩佩四处卖笑挣来的那点钱,多一半都被他糟蹋了。

    那周佩佩为何不离开他呢?据说都是因为这个叫周平安的孩子。周佩佩带着孩子肯定不能回家,甚至都不敢让周家人知道。她又没有独自生活的经验,更当不了一个合格的单身母亲,有卫建华在多少算个家。

    说起来卫建华在这件事儿上也不是一无是处,他人是混蛋了点,还有一身臭毛病。但还真没到禽兽不如的境界,心依旧是肉长的。

    吃着周佩佩、喝着周佩佩,也知道周佩佩为什么不离他而去,所以对这个孩子也还算说得过去。就算喝醉了、赌输了、抽嗨了,也没虐待过孩子,清醒明白的时候还经常带周平安去公园转转。

    这些事儿都是费林的手下用那些玩意从卫建华嘴里套出来的,有瘾的人就这么一点好处,只要瘾头来了问啥说啥,不用担心编瞎话骗人。在那种状态中他们的脑子都是固态的,想编也编不出来东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