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80章 风起

    清明节刚过,张媛媛就带着两个孩子回美国了。原本洪涛还想让刘备也跟着一起去那边上学,可惜他自己极度不乐意,刘援朝虽然嘴上没说可心里也不太同意。既然他们都反对洪涛也就不坚持了,爱咋地就咋地吧。

    张媛媛前脚刚走白女士的电话又追了过来,洪涛的第二个女儿呱呱落地,母女平安。还得起名字,这一年时间洪涛光起名字玩了,还没人敢抢,算是过足了瘾。

    洪安娜!要说洪涛起名字的水平真是不敢恭维,既没艺术性又没任何讲究和传统,想起什么就叫什么,怎么省事就怎么来。至于好听不好听,他觉得只要不难听就成,而且什么叫难听得他自己鉴定,别人说了不算。

    “你总不会给我儿子起名叫洪聪明吧?”一听到洪涛给闺女起的名字齐睿的脸都黑了,按照这种思路推演下去,下一个名字很好猜。

    “太直白了……我觉得叫洪小睿不错。他是咱俩的孩子,当然小一辈嘛。而且我觉得欧阳家的传统就挺好,一辈人单名、一辈人双名,这样不容易搞乱。”

    “有时间我得给洪琪再想个新名字,我是单名,下一辈应该是双名才对。”思路是没错,但洪涛的思维比齐睿设想的要丰富一些,不光考虑到了孩子的名字,连辈份都想到了。

    “……小睿就小睿吧,不叫洪聪明我就知足了。”看到洪涛洋洋自得的摸样,齐睿就知道在这个问题上自己别打算有什么突破了。与其再被说一顿还改变不了什么,不如从善如流。反正受迫害的也不止自己一个,前面都祸害三个了,这不还想把洪琪再折腾一遍呢。

    “你还是先别操心孩子叫什么的问题了吧,再过三个月你也该上手术台了,公司里的事儿都安排妥了吗?”

    多了一个闺女的喜悦还没消散,洪涛马上又得为第三个儿子的降生操心。齐睿和欧阳凡凡一样,身体太细、骨盆太窄,不适合自然生产,还得挨一刀。

    “上周凡凡就回公司了,现在也没什么大项目,用不了多少天她就能接手。可你还是不能陪我一起,一说起这个事儿她就摇头晃脑的,可气人了。”

    在齐睿生产和坐月子的这段时间里,欧阳凡凡就是螳螂虾的大掌门,这也是洪涛事先安排好的。但他不能像陪伴欧阳凡凡那样陪着齐睿一起进手术室,甚至连医院都不能去。

    现在他和齐睿见面也是通过两个院子下面新开的地下室通道偷偷幽会,表面上还得是谁也不里谁、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

    不光两个大人要拉开一段距离,就连齐睿生孩子的事情也得对外保密,得秘密把孩子生下来,然后秘密做完月子,再以一个出国考察归来的由头重返螳螂虾公司,像是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

    幸好她怀孕期间在冬天、肚子也不太显,只需要瞒住这三四个月就好。如果像欧阳凡凡那样明显,这个瞎话就不好编了。

    “那不一样,咱们的小睿睿可是要由咱姥姥亲手带大的,我小时候也是姥姥带的,说不定以后最像我的就是他呢。”

    陪同齐睿一起生产是肯定不成的,虽然是私人医院、私人医生,但自己也不能随便露面,万一人家认识自己,这一切就全露馅了。但洪涛有办法糊弄齐睿高兴,她的要求一直都很低,给点甜头就会笑。

    “对啊,欧阳帆已经是欧阳家的孩子了,我儿子才是洪家人!”果不其然,听了洪涛的解释,齐睿很快就找到了心里平衡,不再纠结欧阳凡凡是否占了大便宜。

    “要不让凡凡也回院子里来住吧,我和黛安都不在,你自己多寂寞啊。”让一个热乎乎、圆鼓鼓的身体在怀里蠕动、还有一副诱人的哑嗓,即便知道不能做什么洪涛的身体依旧有了反应。

    齐睿很快就感觉到了,但她此时也只能用手和嘴帮洪涛解决,而且一旦住院就啥忙也帮不上了。现在她又想起了欧阳凡凡,然后毫不在意的帮着闺蜜推荐起来。

    “那可不成,凡凡还得回娘家住。别忘了,她可是和我离过婚的,这里是她的伤心地,没有过硬的理由怎么可能独自跑回来住?”对于齐睿的关心洪涛心领了,但是这个办法行不通。

    “难道你真要一个人过好几个月啊!黛安也不能总在香港待着,她回这个院子应该没问题吧?”齐睿好像很不相信洪涛能一个人守身如玉坚持三四个月,为了避免让外人趁虚而入,玩了命的也要把洪涛拴在某条裤腰带上。既然欧阳凡凡不符合条件,那就再换一个。

    “你放心吧,凡凡来不了,我可以去找她啊。别忘了公司租用的是谁的房子,我去舅舅的旅馆里待几个小时还是可以的。”

    “黛安就算了,她今年会非常忙的,又是刚生产完,别来回跑了,有时间多养养身体。”洪涛知道自己如果不把这几个月的私生活安排好齐睿就不可能放心,那就如实交代吧。

    “好啊,这个小蹄子,早就暗中和你勾搭上了,害得我还瞎操心,你们俩就没一个好东西!”刚刚还使劲儿把欧阳凡凡往洪涛身边推,现在一听说洪涛要主动去找凡凡齐睿马上又不乐意了。女人的心思真猜不透,她们的话也真不能全信。

    实际上自打齐睿住院待产之后洪涛一直都没去找欧阳凡凡,不是不想去而是没时间、没精力。光是美国和欧洲证卷市场的基础知识学习就占用了他大量时间,每天还得和康莉、冯女士、杨薇、吉达煲电话粥。

    好不容易闲下来,又得开着新买来的残摩接送田思思和刘备上下学,再加上洪常青小朋友,每天都忙得晕头转向,已经半个多月没去后海边钓过鱼了。

    学这些证卷市场的知识干嘛用呢?不是有各家的专业人士负责专业操作嘛,难道不能舒舒服服的在家等着拿钱吗?

    还真不成,做为一个庞大投资计划的总构架师,洪涛没打算去亲力亲为,但得能大致看明白各家的操作手法和欧美各国证卷市场的现行规则,然后才能把握大方向,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全力入场、什么时候该撤退。要是连自己都两眼一抹黑,全靠各家在有限的合作中独立掌握分寸,风险就太大了。

    原本洪涛指望黛安来当自己的大脑,她懂了自己也就懂了。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黛安刚生产完没几天,美国那边就响起了警报,第二大次级房贷公司新世纪金融因为次级债坏账严重被迫申请破产保护。

    关于美国次级房贷的问题其实从年初就已经开始有问题了,汇丰控股率先提高了储备金达七十亿美元,闹得市场上人心惶惶。

    当时黛安就曾经问过洪涛是不是可以开始行动了,可惜洪涛对这次金融风暴的具体过程真不太了解,无法判断这件事儿是不是真正的开始。

    犹豫再三之后,他还是采取了比较保守的方式,让各家先把手中剩余的股票加速抛售干净,做好购入看跌期权的准备。可这一等就是小二个多月,各家空着肚子、攥着大把资金、瞪红了眼珠子,愣是啥也没吃到。

    这件事儿也让洪半仙的信誉严重受损,如果不是吉达和白家、齐家力挺,冯家、张家、欧阳家、杨家就有点控制不住的意思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