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955章 图穷匕见

正文 955章 图穷匕见

    洪涛根本就没去过那些地方,连当地的经济数据都不知道,怎么可能靠传统方式研究透彻呢。既然无法解释,洪涛也不打算亲自解释,那就只能往天才上靠。

    “看起来他也并不像个通缉犯,至少欢迎他回家的人不少。”吉达还是很有耐心的,并不急于看到洪涛展示神奇。此时洪涛和齐睿的拥吻已经结束,正像一位出征归来的英雄,接受着大家的祝贺,场面很热闹。

    “他在家时并不高调,也不像个富人,更喜欢和底层人交往,而且很爱管闲事。我不知道这叫正义感还是什么别的,反正在这方面他没有任何过人之处,很不成熟。”

    对于洪涛的人缘黛安也没什么可挑剔的,今天来的人她基本都认识,大部分是螳螂虾公司的员工,剩下的都是朋友和街坊。

    也不是公司特意组织员工来给洪涛撑场面,真是自发的。这些员工其实也算洪涛的邻居,因为他们都已经分到了附近的小院住,或者是将要分到。

    拿着高工资、住着免费房子、工作上也不是太辛苦、前途还挺光明。不管洪涛是不是通缉犯,对于这些人来讲他就是好人,是受欢迎的人。

    “这一点我在马歇尔庄园深有感触,如果不是张和江逼着,他基本不会参加任何酒会,宁可在家里种地或者带着一群孩子出海。对了,说起出海我想问你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可以不回答。”

    黛安的描述得到了吉达的认同,在这个问题上不用分析,是亲眼所见。不过吉达又有了其它疑问,正好车队堵在桥上,看样子前面的车一时半会也错不开,洪涛又不在场,可以看看能不能从黛安这里得到答案。

    “是关于他驾船技术方面的?”黛安也有个好脑子,一点就透,吉达刚有了点表示她就猜出来了。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兄长们出海,也非常喜欢航海,基本所有的船都玩过,还请过世界冠军级别的教练学过七八年,参加过不止一次专业帆船赛。”

    “可当我和艾特一起出海时,却还觉得自己是个初学者。他的很多技术我只听说过,比如说仅仅依靠星座就准确的确定航向,和导航仪没有太大差别,还教授艾莲使用六分仪定位。”

    “我特意拿着录像问过这方面的专家,专家说在操作六分仪方面他们和艾特比只能算童子军,光是用两只手模拟六分仪粗略判断航向的准确度,就足矣成为大师。”

    “因为你知道的原因,我动用了很多关系私下调查过艾特,可从来没发现他参加过任何一个航海机构的培训记录。这些东西并不能简单的通过自学掌握,难道说这里就是他的海洋?”

    黛安猜对了,吉达也对洪涛在航海方面的能力迷惑不解,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提出疑问了,如果让托马斯听见立刻就能和吉达成为知音,要是再加上鲁伊特,对洪涛的声讨会罄竹难书的。

    “这个问题我也很想有回答,可惜真没有。据我所知他从来没系统的训练过,甚至连海边也没怎么去过。他的水性很好,经常在这里游泳钓鱼,但也仅仅如此。这里只有划桨船和脚踏船,我虽然不太懂航海,也明白靠这两种船是训练不出航海家的。”

    “不光是他,江在航海方面的技能同样很强,和他不相上下。这是我父亲说的,他在南非亲眼见过他们俩参加帆船比赛,是仿古帆船,把当地最厉害的一位船长赢得没任何怨言。”

    “你恐怕还不知道,他会驾驶飞机,技术也同样不错,连直升机都可以驾驶。同样,自打我认识他之后,就从来没见过他有这方面的训练记录,更没有实践机会。”

    黛安和吉达在这方面有很多共同语言,越是聪明人好奇心就越重,一旦遇到想不通的事情就总想搞明白。

    要是换成齐睿,这些事儿就都不算事儿了,一句法力无边全能解释。倒不是说齐睿傻,而是理性不足,或者说在某方面理性不足。

    “他还会骑马,非常熟练,不是一般的熟练,没有马镫的马都可以不靠双手驾驭。江更厉害,她在小镇上已经成了马术专家,我的宫廷教练如果见到她的骑术马上就会辞职。”

    “没有一个人清楚她的那些技能是从何而来,我有一位朋友从小是在瑞典王室里长大的。他给我写信说,和江在一起时会感觉江才是王室公主,而他自己只能算个仆从,甚至连仆从都不如。”

    “欧洲王室可不是谁都能接触的,更不可能知道那么多古老的细节,那些东西在王室内部也逐渐失传了,仅仅有一点文字上的记载。但江可以毫不考虑的随手演示,你不觉得这有些不可思议吗?”

    “这种事也同样发生在艾特身上,他只看了一眼我脚上的纹身,就能准确说出我家族的来历。更可怕的是他认识一位我们家族的老朋友,但那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儿了。虽然后来矢口否认,但我确认他当时脱口而出的是真话,后面才是谎言。“

    ”这个该死的骗子,他让我失眠了很多个晚上,这件事对我的族群非常重要。他认识的那个家族很神秘且富有,手里掌握着很多阿拉伯世界的秘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消失。”

    “如果可以找到他们的后人,说不定就能拿到那些东西。钱财对我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而是那些经文,上面记载着足以让王室颤抖的东西!”

    吉达还嫌黛安总结的不够全面,又把洪涛的本领加上一条,还带上了江竹意。最终话锋一转,又落到了洪涛身上,目的更深远,表情也越说越激动,那张平静的脸上居然泛起了红晕。

    “……殿下你还想返回祖国?”黛安立刻就从吉达的话中品尝到了某种滋味,是一种很诱人也很危险的味道。

    “那是我的土地、我的人民,我没理由抛弃它们。以前远离只是敌人太强大,假如艾特可以帮忙,我就有把握把本该属于我的东西拿回来。”

    “到时候艾特和你们都可以去我的国家生活,会比王室还富有、还有权利,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你们,世世代代!”

    这时的吉达用句成语形容就是图穷匕见,什么洪琪的教母、私人财务顾问,那都是幌子,她的真实目的其实是篡位!

    但要说一开始她就这么算计洪涛肯定不公平,可是随着对洪涛的了解,尤其是洪涛说出麦提尼家族的名字之后,深埋在她心底几十年的那个小恶魔就复活了。

    不过这件事儿吉达暂时先不打算和洪涛提,通过这些日子的接触,洪涛大概是个什么样的人、性格如何,吉达已经有点摸门了。这种事一旦被拒绝就会很麻烦,以后还有没有张嘴的机会都难讲。

    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走夫人路线,洪涛对身边这几个女人不可谓不好,几乎是倾囊相与。假如可以说动其中的一两位,让她们先和洪涛吹吹风,不管洪涛乐意不乐意,直接翻脸的可能性就很小。

    黛安就是吉达看上的第一个目标,这个女人聪明、有能力,最重要的是她有权利欲。其实江竹意的权利欲更强烈,但吉达还不敢去尝试。一是接触比较少,二是那个女人和洪涛一样,总给人一种摸不透的感觉,贸然张嘴会很危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