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895章 人算不如天算

正文 895章 人算不如天算

    “输赢就让上帝去决定吧,这里是他的地盘,我觉得他会比这里的人更礼貌好客。”丹到底是好意还是事后装无辜洪涛就不去追究了,反正他准备一个大嘴巴把这些上流社会的白人都抽一遍,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礼貌、什么叫待客之道。

    “我听克莱尔说过,你是艾特的秘密情人,为什么女人总喜欢浑身血液都不安份的男人呢?他们有什么好,遇到事情就会去追求他们所谓的荣誉,根本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只有遭到挫折之后才会灰溜溜的回到我们身边,乖的像一只流浪猫。但只要一有机会,他们就还会义无反顾的扔下我们离开。”

    洪涛扔下两个女人上船了,丹无可奈何的和江竹意一起往旁边停泊的渔船上走,一边走还在一边和江竹意投诉。听上去是在说洪涛,其实更像在为她自己抱怨着什么。

    “艾特不会,他从来都只做有把握的事情。而且任何时候都不是流浪猫,哪怕是在逃亡中,当猎人的也是他自己。”

    “我们还是先别为他担心了,我倒是觉得鲁伊特的身体可能应付不了这种天气,那些帆会很沉的。这里的夏天一点都不温暖,我得先去找件厚衣服穿上。”和洪涛一样,自打江竹意看到这两艘小帆船之后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冷笑。

    现在她一点都不担心洪涛,倒是开始担心起鲁伊特的安危。如果他出了问题,这趟南非之旅还得多耽误不少时间。

    现在南非所有的省份、城市都是由黑人执政,白人躲在背后控制这绝大部分资源。从表面上看白人让出了权利,其实骨子里种族之间更对立了。

    要想再找一位和黑人官员也有不错私交、又不会得罪大部分白人富翁的人,难度稍大。但这些东西她无法把控,只能寄希望于洪涛本人。但愿他能想通这个道理,不会太玩命折磨那位长着一颗孩子心的老船长。

    “一对儿怪人……”费了半天口舌,结果两边都没讨到好,丹很失落。这时她也感觉到细雨中的冷意,使劲儿裹了裹自己的披风,跟在江竹意后面走上了舷梯。

    晚上十点左右,丹住宅前面的停车场里已经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豪车,来看热闹的人真不少。除了可以去两艘渔船上随航的百十人之外,还有很多人无法上船,干脆就在码头上点燃了几个油桶里的木柴,围在一起边聊天边等着决斗正式开始。

    这时可就不光是操着阿非利卡语的布尔人后裔,还有很多说英语的白人也跑来看热闹。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选择了支持洪涛,不用问啊,英国人后裔来了。他们之间争斗了几百年,但凡遇到可以对抗而又不影响国家政局的机会,肯定还会来一场小型的布尔战争。

    雨越下越大,当冷冰冰的雨水顺着冲锋衣流进衣领里时,洪涛的宿醉基本都醒了。这时他已经按照自己的习惯整理好了几盘帆索,开始从船头的舱室里把备用的前三角帆拖了出来,绑在了桅杆的帆索上。

    这种木制小帆船的速度肯定比不上现代铝合金、玻璃钢帆船,但它有一个优点,就是重心低、自重大,相对而言比较稳。

    为了提升速度,那就得牺牲稳定性,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加帆,增加推力。但这么做需要极大的操控能力,一旦收帆不及时,就算重心再低船也得倾覆,要不桅杆就会被风折断。

    对于现代帆船手来讲,这种操作是匪夷所思的,别说去做,想都不会想。还是那句话,现代科技已经把一切数据都计算到了极致,符合这些数据就是安全,反之就是危险,谁会去冒这种危险呢。

    但古代的帆船就没有这种问题,当时的人也算不出这么精准的数据,所以一切都是留有冗余的。洪涛要做的就是去压榨这些冗余,让帆船的推重比尽可能提高,同时还得控制别超出冗余的门限值,让帆船保持在安全范围内。至于说安全范围在什么地方,这就没法用语言描述了,只有靠经验来自行判断。

    按照洪涛对这艘船的初步了解,它的龙骨和肋骨都是用的非洲坤甸木。这是制造海船数一数二的木料,越是潮湿它就越坚韧,极其耐腐。

    想当年自己也想过用这种木头造艘旗舰,木材倒是找到了不少,可惜它湿的时候太硬了,非常难以钻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加工完两根,结果被彻底干燥之后直接就报废了。

    这种木头在干燥过程中极易开裂,以当时的木材加工水平基本无可奈何,除非不计成本、不计人力物力的拼运气。很显然,现代人已经掌握了处理这种木材的方法,加工的非常精细。

    船板用的是白橡木,这也是很好的造船材料,韧性和抗腐性一流。最具有价值的就是这根桅杆,它居然是用金丝柚木条一层层拼接起来的。先不说这种木头在原产地东南亚也不太好找,光是这种拼接手艺就已经快失传了。

    看来鲁伊特是真的爱船,仿造起来不惜血本,木材全是一流,工艺也很先进。再加上现代化的加工技术,这艘船的冗余量在洪涛心里就又多了几分。

    十一点半整,两渔船率先启动,拉着短促的汽笛慢慢驶向了防波堤的缺口,同时也打开了上面的探照灯,指引着帆船出港。

    “嘿,中国小孩,加油啊,我这把老骨头都比你快。”几乎就在同时鲁伊特的帆船也动了,算不算抢跑洪涛就不和他计较了,但这个老头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还有闲心挤兑洪涛玩呢。

    “加油?我一踩油门渔船就得让路,开眼吧,你们这些浑身都是毛的原始人!”洪涛并没马上升帆,而是等鲁伊特的船驶离一段距离之后才开始拉帆索。

    但这一拉就是满帆,强烈的西南风瞬间找到了对手,扑在帆布上玩了命的顶,很有点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劲儿。

    接近着这艘小帆船也有了反应,它先是摇晃了几下,然后船头一低,就像短跑比赛运动员的起跑一样,突然冲离了码头,歪着身子划出一道弧线。

    “嗡嗡嗡……嗡嗡嗡……”洪涛的这个动作并没引起观众们的欢呼,相反,原本还打算支持他打败鲁伊特的那些英国后裔也把失望挂在了脸上,很多人干脆沮丧的要离开了。

    洪涛的头一个动作很让他们失望,帆船出港哪儿能这么走啊,在这种风速下半帆都嫌多。一个连风速、帆具都掌握不好的愣头青,能战胜一个在大海中浸淫了大半辈子的老船长吗?答案显然已经有了,再在凄风惨雨中熬着图个啥啊,不如回家喝点红酒睡觉。

    “克莱尔,他是不是太心急了,要不停止这次比赛吧。”不光是岸上的观众们很失望,渔船上的人看到洪涛的举动更失望。

    好歹岸上的人还能选择回家,他们却只能跟着渔船走,这一宿算是白瞎了。丹确实是个好人,她不忍心看到洪涛因为一个游戏遇到危险,打算劝托马斯悬崖勒马。

    “……”托马斯也有些犹豫,他已经听说了洪涛在珀斯曾经驾驶着帆船和康莉的丈夫一起出海的事儿,别看他在张家地位不太高,可是人缘还不错,这种事情只要他想关注,总会有人给他通风报信的。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洪涛一上来就像个棒槌,到底该不该叫停比赛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