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867章 金月被绑(760票加更)

正文 867章 金月被绑(760票加更)

    金月走后不久大斧子又出现了,他已经得到了确切消息,周家的人正在分拨分批的撤离京城,而位于后海边的这个酒吧小院就是其中一个重要据点。他不太放心,所以亲自过来看看。

    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后备箱里的几套设备,它们可以监听、分析附近的无线电信号,从而找出活动过于频繁、不符合普通民用信号的热点。刨去有登记注册的之外,剩下的就是违法和地下的。

    大斧子是怀疑周家人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撤走一波已经暴露的,再换上一批新人。这种招数在情报工作中属于惯用手段,经常可以掩人耳目。

    “难道真的撤了?看来上面应该已经有了带倾向性的指示,这回保不齐还真让他给搅合成了,周家要倒霉了啊。”开着车带着设备在附近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原本在酒吧院子里活动频繁的信号热点不见了,附近也没出现什么新的异常现象,大斧子根据往常的经验又开始推测这件事儿的走向。

    如果周家真是要偃旗息鼓,那这件事儿的结局就很好猜。要不就是他们已经找到了洪涛和江竹意,要不就是他们已经没必要找了,现在看来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假如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那周家这次就算栽了。高层显然已经有了意见,或者说已经开始插手这件事儿。这时候任何一方都不会再有暗中活动的空间,否则就是等于是对抗整个系统。

    这种结局对洪涛和江竹意来讲已经是最幸运的了,至少不会被人暗中弄死。但也不见得就代表安全,周家不会暗中下手,不意味着高层不会明着办你。具体办不办还得综合很多因素来分析,以大斧子的身份恐怕还达不到可以参与这种决定的地位。

    “怎么还有这个频段的信号?!”就在大斧子准备收工回去继续关注高层动向时,设备上的两个微弱信号引起了他的注意。

    民用设备和军用设备原理都差不多,但通讯频段是有严格限制的,不可能互相交叠。但这两个信号明显不是民用设备发出的,更不可能是军用设备发出的,那说明了什么呢?

    “坏了,我怎么也犯了这种错误!”到底是什么设备发出的呢?猜没用,见到实物就清楚了。

    这时大斧子不用再刻意隐藏自己,可以明目张胆的用便携设备一点一点的查找。当他走到了魏老太太家院墙外,确定信号就是从院内发出来的时候,心里就咯噔一下。

    “你们真是有点狗急跳墙,连规矩都不遵守了。成,既然你们不讲规矩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很快,大斧子就在花园里找到了那两个经过改装的自制无线电窃听器,其实还有一个正趴在水底,只不过没有太高级的防水处理,已经失效了。

    这次大斧子无法再从设备编号上准确找出设备来源,但他比上一次帮江竹意鉴定设备来源时更确定这玩意是谁布设的。

    周家这么做已经突破了底线,准确的说是触碰到了自己工作单位的红线。现在自己就可以合理合法、名正言顺的展开调查,不是私事,而是公事。

    像他任职的这种部门,不查则以,一查就是底儿掉,权利极大,几乎可以调用任何部门的任何信息,只要不牵扯到国家级别的机密,大多数行动都不用特意申请。这样的话,工作效率就会非常高。

    其实如果警方也能获得这种权利,破案率立刻就能翻好几倍。他们在日常工作中百分之八九十的时间都浪费到各种手续扯皮上了,做的都是无用功。

    “马上调交通和治安部门的监控,用最快速度把这辆车找出来!”不到十分钟大斧子就接到了同事的电话,金月自己开车走了。

    大斧子为啥要找金月呢?因为自从见到那两个窃听装置,大斧子就知道早上郑大发和金月的对话很可能已经被周家的人窃听到了。现在金月也不在家,手机还打不通,这让大斧子感到了一丝危险。

    “郑大发,现在发生的事儿我已经和你说清楚了,是否告诉我洪涛的藏身地你看着办。如果因为你金月出了什么问题,以后洪涛回来你自己去和他解释,和我没关系!”更可气的是郑大发还不告诉自己洪涛到底藏在哪儿,大斧子不得不把发现窃听器的事儿如实相告。

    这件事儿按说是自己的失误,可是现在也顾不上脸面了,金月的安全更重要。假如金月真是被周家的人弄走了,那她的处境可能会比洪涛还危险。

    “我说欧阳政府,咱做人不能这样吧。我们俩可是红口白牙面对面说好的,只要我把金月劝走,咱们之间就没关系了。现在你又让我帮你找洪涛,这是非要把屎盆子扣到我脑袋上是吧?”

    “成,要不您直接来吧,我就在房间里等着,您爱把我带到哪儿去都成,实在不放心就连我儿子一起带走,我们爷俩认了!”

    郑大发也搞不清欧阳天钺说的这些东西是真是假,但他有一个事儿是很明白的,谁也不能信!哪怕是洪涛的小舅舅跪着求自己也别想从自己嘴里得到洪涛具体的藏身地点。这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而是人命。

    假如金月真的因为自己不说出了事,那是她运气差,总不能因为她再搭上洪涛和江竹意,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也不合算。

    这就是一个常年混社会的老炮思维模式,不求有功、但求无错。而且他非常肯定,就算洪涛最终没事儿了,他也不会怪自己守口如瓶。

    郑大发不说,大斧子就找不到金月了吗?这得分情况,假如他再晚一点发现窃听器还就真找不到了。任何机构部门都不可能随时留意着每个角落,各种摄像头目前也没有遍及城区大街小巷,越往城外走监控力量就越薄弱。

    幸好大斧子发现的比较早,而他这个部门也是国家机器中很尖端的一个,查人有点难,但查一辆车在市区内的动向还是很容易的。

    很快他就收到了查询结果,由交通部门的监控摄像头显示,金月的车在一个小时之前进入了北四环路上的一个饭店地下停车场,目前还在停车场里没出来。

    “调咱们的人过去,必须找到她。如果人不在也要知道她和谁走的,去哪儿了。还有她的手机和什么号码通过话,这些号码是谁在用也得查。我马上往饭店赶,抵达之后必须给我明确答复。”找到了金月的车并没让大斧子放松,反倒更担心了。

    金月回国之后的行踪他一直都在关注,这个女人没有什么恶习,更没感情上的过多纠葛,从来也没独自一个人去饭店里待过这么久,私会情人的事儿可以忽略。

    那她这次是干什么去了呢?大斧子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判断,她的人恐怕已经不在饭店里了。既然周家人知道她了解洪涛的藏身地,显然不太可能放着不管,想胁迫或者绑架金月,对周家那些人来讲太容易了。

    金月到底有大斧子推测的这么危险吗?还真有,此时她正坐在一辆挂着警备牌照的路虎越野车里,双手双脚都被绑住,眼睛和嘴也被堵上,旁边坐着周京,副驾驶上坐着周川,开车的居然是卫建华。

    那个电话就是周京让卫建华打的,他在电话里告诉金月有一份材料可以救洪涛。鉴于两个人以前有过那么一段感情,卫建华又觉得有点对不起金月,所以这次打算把材料卖给金月,算是对以前的补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