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835章 死鱼翻身

正文 835章 死鱼翻身

    “里面还有一发子弹,前面三颗都是废弹壳,照脸上崩,打烂了最好。”洪涛伸手从座位旁边把那把五连发掏了出来,放到了江竹意的腿上。

    “哎呀,脏兮兮的别往我衣服上放!我才不用这破东西呢。你不是老说我狠毒嘛,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最毒妇人心、杀人不见血!”结果枪刚沾到江竹意的大腿,就被她扔到了脚下,还嫌弃般的踩了一脚。

    “二球兄弟,不是我不仗义,是你自己该死。我只不过是赶上了,也是个倒霉的人,咱俩就别互相记仇了。以后我会没事儿给你烧点纸,早死早托生吧。”

    看到江竹意开始活动手指头了,洪涛就知道二球同志的下场好不了。她要把这些天受的气先撒出一部分来,谁赶上谁倒霉呗。鉴于场面会很残酷,洪涛不打算亲眼目睹。但他是讲究人,该有的程序不能少,提前先给二球做了祷告。

    储煤场现在基本已经停用了,郑大发的主力都进城当了拆迁公司的员工,也就没地方去弄煤,这个大院子除了停放一些车辆之外,就成了各种小动物的活动场所。

    二球由于身上带着大案不能也不敢进城,于是就成了这里的看门人。看样子郑大发已经和他交代过,当洪涛的车刚在道路尽头露面时,那个四十来岁、一脸沧桑的小个子就把大门开了一半,放进洪涛的车之后又迅速关上了。

    “老板说咧,要换辆车进山。”二球话不多,但是一双眼很贼,滴溜溜的在江竹意身上转了好几圈。

    “你开吧,我路不熟。”洪涛也没异议,和江竹意把车里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然后上了另外一辆212吉普。估计那辆越野车明天就会变成一堆零件,本来就没牌子,拆散了就更没法查了。

    “你先睡会儿,路不近呢。”三个人也没多耽误,锁了煤场的大门,二球就开着车向西出发了。

    街道上黑黢黢的,越走两边就越黑。洪涛搂着江竹意坐在后座上,左看右看啥也看不见,干脆假寐了起来,养足精神后面还有更多事儿要考虑。

    “我枕着你睡……”江竹意还真听话,把鞋一脱往后座上一躺,脑袋枕在了洪涛大腿上。不过她可没睡,而是把手伸进了洪涛的裤腰,跟着把脸也凑了上去。

    “……”洪涛就坐在二球后面,有座椅挡着,车里又很黑。但不久之后二球还是发现了江竹意的动作,开始不停的瞥一眼反光镜,就差回头看了。洪涛眯缝着眼,对于二球的动作假装看不到。他都快死了,想看几眼就看吧,何必和一个死人为难呢。

    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天太紧张了,再加上江竹意带给自己的刺激,一旦发泄之后就有些迷糊,也不是睡着了,就像打瞌睡,只不过持续的时间有点长。江竹意应该也很疲乏,她是没受到刑讯,但连续审讯应该还是有的,做完之后也顺势趴在洪涛的大腿上睡了。

    “老板……老板,这是进山之前最后一个小卖部,用不用买点东西?”这时开车的二球突然回过头盯着江竹意圆滚滚的屁股舔了舔嘴唇,然后放慢车速,询问着洪涛的意见,声音不大也不小。

    叫了两声之后看到洪涛和江竹意都没啥反应,呼吸也很均匀,二球慢慢伸出一只手把洪涛放在脚下的五连发猎枪轻轻拿了起来,放到了自己的座位下面,又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开车。

    山区,还是夜路,也就是有二球这样熟悉地形的人驾驶,换别人还真进不去。有好几次前面看着都是乱石堆,明明没有路了,可加大油门、挂上四驱从石头堆穿过之后,又会踏上一条羊肠小道。这辆改装过的212吉普车绕来绕去的穿过一道道沟壑、一个个山梁,蹒跚着向北蠕动。

    这一路上除了有几只被灯光和轰鸣声惊醒的野鸡、兔子、獾子之外,基本见不到活物,更别提人了。十几米之外就是黝黑一片,除了天上的星星和车灯,基本啥也看不到。

    “二位老板醒醒吧,你们到地方了。”刚刚绕上了一个山梁,二球突然把车停在最高处,从座位下面拿出那把五连发,还特意打开弹仓看了看,这才咔嚓一声上了膛,用枪口捅了捅洪涛的脑门。

    “到啦……现在几点……你这是要干嘛?”洪涛脑门上重重挨了一下,瞬间就醒了,不过眼睛还有点睁不开,一边揉一边眯缝着往车窗外看,最后才发现前排的二球正拿枪对着自己。

    “嘿嘿嘿……老板,对不住了。我也不想一直在煤场里混吃等死,城里又去不了,兄弟们喝香的吃辣的,咱不能老拖大家后腿。”

    “是这样,我想找老板您借点钱,然后去南边闯一闯。听说这些年那边松快多了,保不齐咱还能过几年好日子呢。”二球又捅了捅还枕在洪涛大腿上的江竹意,裂开嘴乐了,露出了一排黝黑的板牙。

    “不就是借点钱嘛,这种小事不用动刀动枪的吧。说吧,你打算借多少?”洪涛脸上的肉有点哆嗦,但表情还能笑出来。

    “都借!老板您是个明白人,见过大世面,区区一百多万应该不算事儿。不过您这个婆娘也得借我用几天,等玩腻了再让她回来找您。”二球的嘴一直没合上,这件事儿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

    他是跟了郑大发不少年,其间也干了不少脏事儿,所以郑大发才会这么信任他。因为他既没钱也没人脉,身上还背着大案子,有家不能回,已经没地方去了。

    但洪涛的到来让他看到了希望,这是什么年代?一切向前看啊,只要兜里有钱,到沿海地区找个中型城市弄个小买卖干应该不成问题。

    刚才换车的时候,洪涛那个旅行包是他帮着拿的。表面上看着不起眼的包,可是一入手却沉甸甸的,再一摸,三分之二的地方都是方方正正的东西,不太硬也不太软。

    二球之所以背着人命,就是因为抢了家乡的信用社,还弄死一个职员,对钱很敏感,上手一摸就知道包里少说也得装了一百多万。

    这笔钱在有点规模的生意人眼里不算多,也用不了多久,但在一个普通人眼里却是一笔巨款。花一辈子不敢说,十年八年的绝对没问题。如果你有点眼光、手艺啥的,用这笔钱当启动资金,说不定就能步入小康阶层呢。

    二球根本就不打算过一辈子,能舒舒服服的混上十年八年就是赚了。假如真被人认了出来,那也算吃过玩过富裕过,死了都不冤。

    至于说江竹意,完全是白饶的,什么玩腻了再放回来,那都是忽悠人的屁话,在这种山沟子里弄死一个人和弄死十个人没啥区别。

    他平时有点闲钱也去县城的发廊里过过瘾,可这么标致的女人真没玩过,色胆包天也是他敢于铤而走险的一个重要诱因。

    “……钱归你,她也归你,这总成了吧?不过还得麻烦兄弟把我送到地方,这大山沟子里我不摔死也得饿死,你也犯不着再多个仇家。”洪涛倒是痛快,伸手把提包扔到了副驾驶座位上,然后推了一把还在揉眼睛的江竹意。

    “可以倒是可以,但我听说老板您身上带着功夫,我还是小心为妙。你先用鞋带把他的手绑到背后,绑紧点,要不我一枪崩了你!”

    二球对洪涛的态度很满意,虽然说手指头一动什么事儿都解决了,但这辆车也就没法用了。此时已经进山开了三个多小时,靠两条腿是走不出去的。而且洪涛个头太大,二球不太敢让他毫无束缚的待着,正好先利用一下江竹意。

    “嘶,你要勒死我啊!倒霉娘们,碰上你我就好不了!”江竹意此时也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听到二球的命令之后,只迟疑了几秒钟,就开始解洪涛的运动鞋鞋带,然后开始绑洪涛的手。确实挺紧的,疼得洪涛直骂。

    “你个没良心的,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你说不要就把我送人了,死了都活该!”面对洪涛的质问,江竹意非但没松手,又咬着牙使了使劲儿,最终还系了一个死结。

    “下车,趴在地上!我可警告你,敢乱动我就一枪崩了你!”眼睁睁看着洪涛的双手被两只鞋带死死绑住,二球放心多了,用枪指着洪涛的脑袋开始进行下一步,用自己的鞋带又把洪涛的双脚也绑上了。

    “嘿嘿嘿,小娘们,刚才你是怎么给她弄的,现在给老子也弄一回。伺候舒服了老子,我就留你一条命,否则一枪也崩了你!”等洪涛的双手双脚都被绑住,二球拿枪的手变成了一只,另一只手正在解裤带。

    刚才江竹意和洪涛在后座上干啥他心里清楚,江竹意也没打算带走。这对露水夫妻的归宿就是几米外的山沟子,不过在下手之前他必须要爽几次,时间还有的是,慢慢玩,不着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