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26章 下饵

    江竹意到底是怎么搞到的这些通话录音的洪涛真猜不到,这个女人是个怪物,胆子极大、手段也很高明,她想要琢磨谁必须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不过这次她确实没像蓝极速网吧那样对自己阴奉阳违,所有文件的生成时间都在自己通知她停止计划之前。

    其实就算她违背了自己的命令,自己也得义无反顾的去救她。她的错误必须惩罚,但执行人只有自己可以,别人没这个权利,除非连自己一起干掉。

    这不是自己对她有多仗义,也不是自己爱她爱到不顾生死。除了义和爱之外,更重要的是她的身份不能曝光,自己的更不能曝光,否则会生死不如。这种生死与共的关系是天赋,没的选,只能接受和执行。

    “周兄,你要那东西和我讲嘛,不讲我怎么知道你要呢?何必去难为江处长,本来这件事儿我都想退出了,但你这么做只能让我和你斗到底。”

    “现在我给你一次弥补过错的机会,带着江竹意到回龙观龙锦园一区等我,一个人来,一手交人一手交货,两不相欠。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怎么把江竹意救出来呢?去那个宾馆劫人并不是完全不可能,但风险和后果都太大了。一旦这么做,就等于自己是在和政府作对,从个人恩怨变成了公仇。

    任何一个国家、一个政府都不会容忍自己这种人,不管最终是不是自己有理,都必须除之而后快,没有第二种选择。

    大斧子、孟津和孟伯伯不是都说了嘛,这次事件并不是政府对江竹意下手,而是有人利用权力假借政府的名义报私仇呢。

    既然是公器私用,周家自然也不想把这件事儿闹的太大,他们才不想和自己这种光脚的同归于尽,哪怕伤了皮毛都不会乐意。

    这就好办了,你们玩黑的,我也就黑着应付。大家都在黑暗中斗,这样对自己来讲是最有利的。因为对方有庞大的白道势力,自己在那个层面上根本没胜算。

    “……姓洪的,别和我来街头混子那一套,这次谁也救不了你和她,更不要妄图和政府作对。如果你还想平安无事就老老实实听话,态度主动点对你和她都有好处。”

    “你要是不知道去哪儿坦白我倒可以帮个忙,回家老老实实等着,我们在那儿见面!”周川也不是迷迷糊糊的傻子,他在电话里说得义正言辞,就算洪涛把这段通话都录下来也抓不到任何把柄。

    “哦,合算你不太想要这些东西啊?那成吧,我去找找还有没有别人愿意要,卖点港币、美元啥的也能贴补贴补我的家用。”

    “不过俗话讲做熟不做生,有好处我还是愿意先紧着熟人,地点不变,我等你一个小时,到时候还见不到江竹意,过几天等着看英文报纸吧,搞不好还能上电视呢。”

    “我这里不光有音频文件,还有不少照片,不过你可真不太上镜,平时看着人模狗样的,怎么照片里就显得那么猥琐呢。”

    周川嘴硬是意料之中的事儿,他在不了解自己到底掌握了什么材料之前绝对不会松口,在这种情况下想诳他基本不可能。

    不过没关系,洪涛不需要玩命解释自己到底有多厉害,那样反而显得心虚。如果对方不在乎这些东西,自己说破了嘴也没用;要是他们想的就是这些东西,自己只要哼一声他们必须也只能过来。到底这些东西在他们眼里是个什么重量,那就等着瞧吧,一个小时的代价自己还是出得起的。

    说完这段话,洪涛直接就挂断了手机,然后把它扔到了沙发上。这部手机和这张卡对自己已经没用了,之所以用这张常用的卡打给周川,就是想看看他们到底动用了多少资源。

    刚才自己只和周川说了小区的名字,没讲具体的楼号,他要是能准确的找到这座楼,自己以后就得多加小心了,技术手段肯定没少用啊。

    怎么来监视周川或者他的人能不能找到这座楼呢,洪涛早就找到了绝佳的观察位置。三百多米之外有座居民楼,它属于旁边的小区,洪涛把车停在小区外面,翻过铁栅栏,跟着一位楼里的居民混过了门禁系统,坐电梯直达二十层。

    从楼梯间的窗户看过去,那座楼的大部分区域都一目了然。远点没事儿,包里揣着老毛子的军用望远镜呢,虽然有可能是假的,但大白天的看个几百米一点问题都没有。

    不用一个小时,离自己和周川通话刚过去三十三分钟,望远镜里就出现了三个便装男人。其中两个穿着淡蓝色的工作服,手里提着工具箱,看上去像是某种维修工人。另一个白衬衣黑裤子,有点像是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

    这三个人也没瞎转,一边聊一边走,径直进入了旁边的九号楼。这时洪涛确定了,白衬衣确实是物业公司的人,因为门禁是他用钥匙打开的。几分钟之后他就独自一个人出来了,若无其事的回到了小区门口的值班岗位,和站岗的两个保安说着什么。

    “黛安,什么也别问,马上帮我查一下这个地址的宽带运营商是谁,我在线等,地址已经短信发给你了,特别急,马上!”

    这三个人有没有问题洪涛不能确定,但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巧了,他们的工作服背后有宽带运营商的标志,联通的。

    想要知道这座小区是由哪个宽带运营商运营,对自己而言非常简单。黛安有四部手机,还有一张香港电话卡,在内地基本没打过,却一直开着机,想窃听她的电话再定位自己的位置,基本没可能。

    “不用问了,这里是咱们公司的网络,有什么问题吗?”黛安应该还不知道洪涛和江竹意出事儿的消息,洪涛的口气又很急,她半个字废话都没说,只用了不到三分钟就给出了百分百确定的回答。

    “记住,不管我出了什么事儿,都多长个心眼。我没那么容易对付,也没那么容易完蛋。这段日子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传言,齐睿和凡凡我就交给你了,让她们别瞎琢磨。”

    “确保你这张电话卡的安全,是绝对安全,不出特别大的事情不用联系我,哪怕公司完蛋了也没关系。顺便帮我给托马斯带个话儿,我可能需要他的帮助。”

    “再把他的邮箱地址发给我,我会给他发一些东西,然后让他自己决定是否帮忙,别逼他。”听到这个答案之后洪涛笑了,用非常快的语速只说不听,然后立刻挂断了手机并且关机,这才拿起望远镜接着看。

    很快,有两辆不同颜色、不同型号的商务车间隔几分钟进入了小区停车场,下来的人有男有女,穿着各异,总共有六个,分别进入了七号楼的三个单元,还有一对儿年轻男女手挽手像是恋人,边聊边走到了楼后的花园里。

    但不管这些人如何平凡、没有反常迹象,洪涛都已经把他们当做是周川的人了。原因很简单,讯通公司的维修人员穿橙红色的工作服。

    由于在宽带接入行业里竞争非常激烈,有非常强的排它性,所以每个小区都只能选择一家宽带接入商,其它公司的线路一丁点都不允许进入,更不可能有维修人员过来。

    不管这两个人装的多像,只要有一个不合理的地方,其它的细节也将变成不合理。这种警觉是每个逃亡之人都具备的,没有特别必要的理由绝对不会疏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