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25章 出逃

    “你们二位还是别在我这里耗着了,保不齐现在外面就有人盯着呢,你们的身份掺合这事儿不合适,走的时候从隔壁院子出去。”

    “一会儿我给你们发条信息,是我的新号码,以后有事儿用那个号码和我联系。我得做点准备,就算跑路也得带上细软不是。”

    既然大斧子的提议也没什么新鲜的,洪涛就不想再和他们俩多聊了,有这个功夫不如好好想想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

    江竹意搜集来的证据都存在一座租用的房子里,这段时间自己并没去关注过那些东西,现在必须先去看看都有些什么玩意,说不定周家想要的东西就在哪里呢。

    现在大斧子和孟津都没用,也不是没用,而是不该有用。他们能在第一时间专程跑来通知自己一声,就已经算某种意义上过命的交情了。毕竟他们的身份在那儿摆着,丢了职务和丢了命也没啥区别。

    跑路,这件事儿对洪涛来讲是从小就经常锻炼的,不管是瞒着父母出去玩还是瞒着老师旷课,都需要详尽的计划和周密的路线。这时候最需要的就是速度,不能什么都舍不得,把跑路搞得和搬家一样。

    还有一个重点就是保密,混子界里流传着无数前辈的光荣事迹,但洪涛关注的不是他们有多牛逼,而是他们后来为啥会倒霉。最终得出一个结论,百分之八九十的前辈都是栽在自己人手里。他们太相信兄弟了,结果就是被卖得干干净净。

    这个问题怎么说呢,不是那些前辈傻,而是他们在跑路过程中由于恐惧而感到无比的孤寂,总是忍不住要找个兄弟聊聊。坏情绪倒是可以排解了,可人却倒霉了。

    大斧子和孟津刚消失在月亮门那边没十分钟,洪涛就背着一个四十升的登山包,穿着一身灰色的运动服从卧室后窗户钻了出去,然后再从正在修缮的院子中穿过,踩着一大堆木料上了徐老太太家的房子,最终到达地面时已经在北面的另一条胡同里了。

    从这里往西就是老和尚的庙,往东北则是鼓楼西大街,顺着小胡同穿过一大片平房区,只用了不到十分钟时间,洪涛就气喘吁吁的跑进了旧鼓楼大街的地铁站。谁说平时锻炼锻炼没用啊,关键时刻能跑快十秒钟都有可能救命。

    “喂,哪位?”半个小时之后,正在地下室里补觉的唐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接听之后只问了一句,然后就啥都不说了,认真的听着。听了好久他才挂上电话,愣了半晌之后从躺椅上坐了起来,点燃了一根烟一口就抽掉了少一半。

    电话是洪涛打过来的,意思非常明确也非常吓人。他告诉唐晶这家网吧暂时归他了,如果有人问就说是和自己租的,合同晚上孙丽丽会带回来,签上名字就可以。

    以后除非洪涛主动给他打电话,否则不许打听自己的去处,平时也别聊这个问题。一个房客该干嘛就干嘛,有人问一概说不熟悉、不清楚。不光唐晶要这样说,他手下的兄弟也得这样说。

    “不是咱哥们不喜欢你,但这么做人就没啥意思了,这次只能委屈你了……”看着身边正在熟睡的小鸟,唐晶又把剩下的小半截烟屁一口吸光,然后拿起自己的包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洪涛出事儿了,还是大事,这是唐晶百分百确定的。没错,洪涛是个没啥正形的人,总喜欢搞恶作剧,但这次肯定不是开玩笑。跑路这种事儿唐晶也不是没见过,洪涛目前的状态分明就是要跑路。

    至于是谁逼得洪涛不得不跑路,还跑得如此慌张,唐晶琢磨不出来,但有一个事儿他清楚,跑路是需要钱和可靠人脉的,否则跑不了多远就得完蛋。

    自己这点本事出了京城基本没啥人脉可言,但提供点资金还能做到。包里有他和小鸟攒的钱,本来说这几天要去买点家具电器,再去小鸟家正式和她父母提一提,只等后面的院子一建好,里面就有自己一份儿,这是洪涛亲口答应过的,那时自己就能结婚了。

    但现在这笔钱恐怕得先挪一挪,给洪涛留着,这不光是钱的事儿,一旦洪涛被抓,自己就是协犯,会不会被判都要看洪涛是犯了什么事儿。

    问题是小事儿能让洪涛跑吗?一旦自己被判了,小鸟基本也就算飞了,一个正经人家的姑娘,嫁给自己这种人就已经很不容易,指望人家能等自己好几年,专门嫁给一个劳改犯,有这种念头都是犯罪。

    不过唐晶最终决定还是要这么做,即便洪涛没说让自己帮忙,到了这种时候也得帮,这是一个合格混子的基本素质,自己要脑子没脑子、要学历没学历、要技术没技术,无非就是做人还讲个义字,要是连这个也不要了,自己就啥也没有了。

    说实话,唐晶不是特别喜欢目前的生活,钱多了是没错,但是找了以前那种哥几个四处闯荡的情谊,当年坐在后海边、抽着没过滤嘴的春城,也比现在的云烟有滋味。假如洪涛乐意,他甚至想一起去流亡,不为别的,只为了自己还能成为一个有用的人,是别人需要的人,哪怕是去给别人挡刀子。

    而就在唐晶接到这个电话的前几分钟,费林刚把他的车停到了韩燕家那座简易楼的院子里,然后一个人下了车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也接到了洪涛的电话,意思和唐晶的差不多,别问出了什么事儿、别打听洪涛要去哪儿、也别回答任何有关洪涛的问题。就当是几年前已经和洪涛这位曾经的老大分道扬镳了,谁能和谁混一辈子社会啊。

    当然了,费林还多了一个任务,他的车突然丢了,二个小时之后就得按照洪涛吩咐的去派出所挂失。那时候洪涛就已经收拾好江竹意留下的东西,然后从东边出五环,再向北绕道顺义沿着省道去沙城了。

    本来费林还该再多一个任务的,就是去江竹意租用的房子里帮洪涛探雷,可是洪涛话到嘴边又缩回去了。费林已经是快当爹的人了,如果孩子一出生就见不到亲爹好像有点太残酷。

    这时候洪涛只能选择百分百信任江竹意,如果她已经招了,那自己再怎么折腾也没了意义。要是两辈子都认不清一个人,自己活着也是浪费粮食,该死屌朝上吧,没必要再搭进去费林两口子。

    事实证明江竹意值得这份信任,屋子里静悄悄的,还有一股子很久不住人的味道。为了安全起见,江竹意并不经常来这里,每份资料她都会做一个副本放到真正的家里,这里只能算是原始资料存放处。

    房间里没有什么家具,两个铁皮柜子、一个沙发、一个茶几就是全部。洪涛也只来过两次,现在看上去这里和半年多以前几乎没什么区别,只是多了一层薄薄的尘埃。

    柜子里也没有多少东西,但是比洪涛记忆里确实多了,不光是文件夹,还有一本相册、一个u盘。里面到底是什么资料洪涛先没去看,这里也不是安全所在,早看一会儿和晚看一会儿没有任何区别。

    回到车上之后,洪涛找了一个路边的停车场,就坐在车里用笔记本电脑把u盘里的东西大概捋了一遍,然后就知道周家为什么会大动干戈了。

    这个u盘里不光有李兵栽赃陷害微点公司的确凿罪证,还有他和周川、周京的通话录音,每一段都百分百牵扯到了微点公司的案子,而且说得还很露骨、很直接,根本就没有讨论的余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