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807章 听大舅哥一次

正文 807章 听大舅哥一次

    “嗨,你们俩又琢磨什么坏主意呢!睿睿,你也离他远点,凡凡都让他害成这样了,你如果出了事儿,父母还不急死?”两个人刚要开始对欧阳凡凡的作弊行为展开严厉的批判,身后突然传来了大斧子的喊声。看他脸上的神情,兄妹俩的交流应该是不太满意。

    “吔……懒得理你,我回单位了。”齐睿让大斧子平白说了一顿,又没凡凡那么泼辣,只能是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

    “你说我现在就去隔壁和你的新婚夫人聊聊怎么样?”妹妹说不过,齐睿又躲着,大斧子一肚子气只能继续和洪涛发泄。

    “你把我折腾得妻离子散,其实就等于是折腾凡凡呢。我即便离婚了也不会娶凡凡,按照顺序我得去美国和她们母女俩一起过,然后还有齐睿和黛安,凡凡其实是最后一个走到我身边的。”

    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一个也是背、两个还得抱。即便没有凡凡的孩子,以后也会有齐睿的孩子、黛安的孩子,常在河边走哪儿能不湿鞋?

    洪涛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去面对金月的怒火,只不过不想这么快而已。但如果有人拿这个事儿威胁自己,那算是瞎了心。

    “你……你、你成……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洪涛的回答让大斧子又要进入暴走状态,但是欧阳凡凡还在屋里,他又不能动手,气得叉着腰在院子里来回走。

    走一步就拿手指头点洪涛一下,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一句合适的骂,脑子里的那些词汇已经不足以表达他此时的愤怒了。

    “要骂以后再骂,有她在你也骂不痛快,咱俩说点正事儿吧。目前这个时候我觉得凡凡不适合再一个人住在外面,万一有人狗急跳墙来打她的主意,我自己很难保得周全。要不咱俩劝劝她,让她先回家住一段时间如何?”

    大斧子此时的心情洪涛能理解,但劝是没用的,必须得给他找一个台阶下,否则就这么黑不提、白不提的走了,丢的不光是他的脸,还有欧阳家的脸。

    “我说你是神经有问题吧,她都怀孕了你还打算去铤而走险?她的个性你又不是不了解,如果你出了事儿,她敢拿着刀子去找人拼命。”

    “算我求求你了成吧?我叔叔心脏本来就不太好,这两年又是搭桥又是支架的,如果凡凡再出了问题,他们一家子就得办两场丧事。”

    和脸面比起来,这件事儿显然更重要。大斧子也顾不上继续装长辈了,也不在院子里踱步,一屁股坐在齐睿的椅子上,打算给洪涛普及普及啥叫轻重缓急。这次他的态度很诚恳,也不再和洪涛斗嘴了。

    “……可是我只有这么一次机会能置对手于死地,这次不做可能这辈子都没翻身之日了。一旦让对手翻了身,他们什么时候想起我就会什么时候折腾折腾我。”

    大斧子这番话确实有道理,凡凡父亲的身体不好也是实情。可洪涛不想放弃,因为这是唯一一次有希望得手的机会。古人不是说了嘛,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没你说的这么严重,你和周川那点事儿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儿,犯不着以命相拼,还得搭进去好几个人。这样吧,我给你立个保证,只要他们再没事儿折腾你,你就告诉我,我找周家老大讲理去。”

    “他们平时干嘛我不管,但别欺负到欧阳家脑袋上!”虽然洪涛没答应,但也没拒绝,这就让大斧子看到了希望。为了让洪涛有点依仗,趁早打消这个念头,他也算豁出去了。

    “那我以后是不是就该管你叫大舅哥了?”大斧子苦口破心的讲,洪涛也在认真听,但忍不住还是要开句玩笑。

    “……你要是敢拿这件事儿出去乱讲,我先一刀废了你!”大斧子显然不习惯洪涛这种谈话风格,以为自己说了半天对方全当耳旁风了,眼珠子都有点充血。

    “你看你又急了……那我不逗了,咱接着说正事儿。既然你都是我大舅哥了,也确实是为了凡凡好,这件事儿我就听你一次。这样满意了吧?我筹划了好几年的事儿,您三言两句就给说没了……”以前洪涛还不是很怕大斧子本人,怕的是他的工作,但自打他拿出那把刀子之后,心里就开始打鼓了。

    手底下没点技巧的人是不会没事儿带着一把刀子满街溜达的,这就和当年的黑子老在袖子里揣一根管叉的道理相同,必须是用得最顺手的家伙才会经常携带。

    自问一下自己的那点柔道技术,多个板砖、皮带、链子锁还凑合,打个小混混也够用,但和两家子玩空手入白刃好像还差点。尤其是那把刀子太锋利,碰上一下就得半残。

    但就此服软也不是洪涛的性格,答应终止自己的计划并不是怕大斧子的刀,是他说的确实有道理,而且也给了自己足够的安全感。

    只要他肯出面,那就代表了欧阳两家人的态度。虽然他们两家的职务都没有周家高,但是在京城这片地方还是足够用的。古人又说了,强龙不压地头蛇,周家离过江龙的水平还有一段差距呢。

    豪情这个玩意自古都是要被红粉磨掉的,古代多少豪杰都是如此,到了洪涛这里也一样。身边的牵挂越多,豪情就越万丈不起来。

    如果光是一个金月,洪涛还有两个人拉着手共患难的遐想,现在欧阳凡凡马上又会给自己添一个孩子,如果再去提而走险,只为了豪情不顾别人死活,就有点没人性了。

    “不成,你说话我怎么听怎么不敢信,要不你给我立个字据……”要说人吧,有时候也挺怪的。刚才大斧子是玩了命的要劝洪涛收手,现在洪涛收手了他又不相信。

    “我说大舅哥,以后咱俩就别总玩这些虚的了,都是一家人了老这样斗心眼有意思吗?你想问什么就问,我能说的肯定说,不能说的你怎么忽悠也没用。”

    要是单纯的以为大斧子只是不相信洪涛那就太小看这个专业人士了,他搞的就是情报工作,怎么忽悠别人说实话才是他的本职工作。

    写字据总得有起因、经过和结果吧,否则谁知道这个字据是为了什么事儿写的。只要洪涛答应写,大斧子的目的就达到了,他迫切的想知道洪涛这次到底想干什么。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让洪涛戳穿了把戏,大斧子稍微有点尴尬,只好继续仰天长叹。

    “我说你是成心气我吧,去去去,别老在我面前唉声叹气的,这里也没晚饭,你赶紧去别处找辙去吧。”

    其实欧阳凡凡一直都在屋里偷听外面两个人的谈话,太细节的听不清楚,但大致情绪还是能听出来的。一听洪涛大舅哥都叫出来了,大斧子也没反对,她立马就钻了出来,想把大斧子赶走,然后多和洪涛腻糊腻糊。

    “凡凡,怎么说话呢,他是你哥哥,以后也是我哥哥。娘家哥哥来了,连饭都没有,说出去让人笑话。你去给黛安打个电话,让她早点下班,去海鲜市场买点龙虾扇贝,螃蟹和皮皮虾别要,那玩意夏天没肉。今天晚上我主厨,海鲜大餐!”

    此时洪涛反倒不希望大斧子走了,因为他一走欧阳凡凡就得继续和自己探讨孩子问题,比如说是男是女、男的叫什么女的叫什么、以后会像谁之类的问题。

    当初张媛媛也是这样,自己本来就不太喜欢孩子,还得陪着笑脸迎合,真不如再让大斧子绑起来揍一顿舒服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