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646章 去找她!

正文 646章 去找她!

    “……你们俩马上就要公开?”洪涛想说管不着,但话到嘴边又给咽回去了。好歹您也睡过了,总不能真的提上裤子就不认账。再说现在裤子还没提上呢,自己根本就没穿裤子,齐睿也一样,晒还不就全晒晒!

    “不用啦,我们俩是刚有想法,但又怕不成功,这不才来找你商量嘛。你对我最好了,还要保护我一辈子,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齐睿还真很少撒娇,至少洪涛没见过,但现在开眼了。她撒起娇来也拿手的很,不光有语气、有表情,还有动作,身体来回来去的这顿扭。

    “停停停!你再扭我就大脑缺血了,还怎么给你想办法!”一听齐睿说不是马上就要和凡凡公开她们之间的事,洪涛那颗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一大半。只要能等几年,这件事儿还真就不算太离经叛道。到时候自己再帮她们俩运作运作,两家人没准也就捏着鼻子认了。

    “其实办法也有,就是不知道你肯不肯帮忙……”一看洪涛松口了,齐睿也不再扭了,哭脸变成了笑脸,咬着手指头傻笑。

    “说来听听……”洪涛刚放下去的心又提了起来,这不是齐睿的谈话风格。

    她是个有话直说的人,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最终办法还是落到自己身上,这种感觉很熟悉啊,很像学跳舞时的节奏,保不齐又是欧阳凡凡在背后出馊主意呢。对于那个貌似忠厚单纯、内心狡诈无比的小女人,自己必须要多提防点儿,千万不能随便吐口。

    “如果我有了孩子、凡凡也有了孩子,家里人是不是就不会太反对了……”齐睿又使劲儿摇了摇手指头,鼓足了勇气,用她独有的烟嗓,沙哑着提出一个假设。

    “打住!这件事在螳螂虾公司没有正式成功之前免谈,到时候可以不可以再说。以后凡凡再和你说这种不靠谱的主意,你最好也没和我提。欧阳天钺是什么人?我敢和他妹妹未婚先孕还不娶?你是不是嫌我死的慢啊!”洪涛就知道一掺和欧阳凡凡准没好事儿,果不其然,这个主意简直馊透了。

    “……那岂不是以后也不成了,我们俩就没希望了嘛!”一看洪涛拒绝的这么干脆,齐睿的眼泪又开始在眼圈里转悠。

    “我也没说不成,但现在不成。等你当上了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能独立运营公司了;等你的螳螂虾一举成名,大到谁也不能轻易限制你的时候,咱们再说这件事。到时候我就不怕欧阳天钺了,明白这个道理不?”

    又来,洪涛就怕自己的女人哭,怕了好几辈子也没改掉这个毛病。但这件事儿肯定不能答应,可拒绝了齐睿肯定不干,还得和自己腻歪。咋办呢?还是老办法吧,拖着,走一步看一步,车到山前必有路嘛。

    “那这次如果和暴雪公司谈判成功,螳螂虾是不是就能变大了?”凡事就怕没谱,现在洪涛给出了一个大致方向,即便不太容易实现,为了自己一生的幸福,齐睿还是鼓足了勇气打算拼一把。

    但在上阵之前她还得和洪涛再把细节敲定一下,这个男人忽悠人向来是成系列的,而且脸皮厚的没边,万一到时候又推三阻四,自己就亏大发了。

    “嗯,差不多吧,代理游戏只是第一步,后面还得运营成功。不过以公司目前的实力,运营起来不会太难。”身边的女人现在是一个比一个难对付,连一向大大咧咧的齐睿都开始和自己讨价还价了,洪涛觉得自己的优势越来越小。

    “早说不就完了,成心逗我哭!哼,讨厌!”听到洪涛给出了肯定的回答,齐睿立马就变脸了,爬起来就往房子里走。

    “你干嘛去!不用这么着急通知凡凡吧,她早知道一天晚知道一天有什么关系?”黛安昨天和冯女士一起飞到纽约去处理螳螂虾公司上市的事宜,齐睿又要走,自己总不能一个人傻乎乎的躺在院子里晒太阳吧。

    “我去准备谈判用的材料,你不是说成功要靠自己努力嘛,我努力去!”齐睿嘴上回答着,脚底下却半步也没迟疑,像一头小鹿似的蹦蹦跳跳的就钻进了房子。

    “早知道你的动力在这儿,我还费那么大力气干嘛!”洪涛对齐睿的突然转变很沮丧,不是不想让她主动学习,而是这种改变不是自己推动的,也就没什么成就感。

    我要学和要我学真不是一种状态,相差十万八千里。从这天开始齐睿除了早上去跑跑步、打打球,下午再做半个小时瑜伽之外,基本就不参加任何与学习无关的事情了。

    还从镇上的图书馆里借来了一大堆有关法律、商业方面的书籍,窝在屋子里发愤图强。不会的地方也不用发愁,随便找个邻居家进去问问,基本就全解决了,还都是很美国式的答案,都不用转化就能立马用上。

    如果时间凑巧一些,赶上那些成功人士也闲着没事儿,还能再言传身教给她更多有关的经验,这可都是经过无数次实践的精华,比上专业大学还好用。

    齐睿有了正事儿干,洪涛也就彻底解放了,一个人爱干嘛干嘛,再也不用考虑适合不适合带着齐睿、留她一个人孤单不孤单的问题。转眼又是半个月过去了,这一天洪涛突然接到了张媛媛的电话,除了聊了聊小洪琪之外,还给了自己一个生日祝福。

    “妈的,又长了一岁!”放下电话,洪涛跑到卫生间里对着镜子仔细看了看,自己的面容确实、好像、没准、很可能是和前几年不太一样了,用一个词儿形容,就是见老!不再是那个整天精力充沛的小伙子,已经开始步入中年。

    吃中午饭的时候洪涛还在想这个问题。做为中年人的自己该干点什么来庆祝庆祝这个生日呢?开聚会舞会太俗,隔三差五就来一次,什么类型的都有,早就不新鲜了。

    而且这帮不靠谱的邻居指不定会搞出什么整人的节目来呢,到时候吃亏的肯定是自己,高兴的是他们,太亏,不干!

    忽然间洪涛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和自己同岁的女人,金月。

    已经四年多没见面了,视频聊天啥的不算,她到年底也将步入三十三岁,早就过了一个女人的黄金期,可依旧还是自己的未婚妻,这好像有点残酷。

    现在自己正好在美国,干嘛不去东海岸看看她呢?其实早就该想到这个事儿,可是说实话,这几年自己真是忽略了她,就差把她忘掉了。

    “黛安,我要离开几天,手机会一直开着,有事儿直接给我打电话。”那还等什么,三口两口吃完了饭把盘子一推,一边走一边随口交代了一声,然后头也不回的上了楼。现在如果去机场的话还来得及在天黑之前抵达波士顿,不过得稍微带点行礼,再洗个澡换身衣服。

    “他这是要去哪儿?”啥叫迫不及待?洪涛这种就是,不到五分钟又从楼上下来了,提着一个中号的旅行包,穿着衬衫和休闲裤,大步流星的就走了出去。齐睿还在和午饭作斗争,对洪涛的表现很诧异,根本没反应过来。

    “应该是去波士顿了吧,我还以为他真的忘了呢。”黛安看着洪涛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把手里的刀叉一放,对盘子里的饭菜失去了胃口。

    “可我小姨在圣地亚哥,我早上才和她……难道说他是去找那个……”齐睿估计也把金月这个人给忘了,以为洪涛有事去找冯女士,话说了半截才突然想起了什么,本能的捂住了嘴,还向提亚戈和格洛丽亚望去,生怕别人会听到。

    这个习惯是在洪涛家里养成的,小院里的人基本都达成了默契,从来不提这个名字。因为提了之后大家都会很尴尬,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一种默契。

    “除了她还有谁会在波士顿?”黛安的脸色不太好看,她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视。虽然洪涛和金月的事儿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但那种怪怪的感觉还是会有。

    “可他怎么突然又想起来了,吃早饭的时候不是还说要带你去海边转转的嘛?”齐睿倒是没黛安这种反应,她和洪涛的关系异于常人,既是情人又像兄妹,有时候还像父女。

    “我怎么知道……今天是几号?”黛安有点烦躁,起身想离开餐厅,但又突然转过头问了一句。

    “是……三十号,怎么了?”齐睿看了看腕上的手表,给出一个准确答案,又指了指黛安的手腕,示意可以自己看。

    “后天是他生日……难怪,可能是我们都没提这件事儿,他心里不舒服,才想着去找她。你是什么脑子,整天就会看那些破书,正事儿一点都想不起来,有个屁用!”

    别看黛安风风火火很强势,比齐睿还像个假小子,其实她的心思很细密,尤其是对某些人某些事,叫敏感都不为过。这下齐睿又倒霉了,洪涛出走的罪责全都扣到了她脑袋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