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590章 被逼供

正文 590章 被逼供

    “你大爷的,狗鼻子啊!”这是洪涛的心里话,没敢说出来。

    江竹意从来不喷香水,黛安闻到的也不是香水味儿,而是花露水。但这也很厉害了,和缉毒犬有一拼,比张媛媛还厉害。合算是个女人就会这门技术,她们是怎么练的?

    事实证明黛安不光鼻子好用,全身各个部位都非常不错,合在一起就更厉害了。

    论柔韧性她不输于齐睿,不管什么体位都能来;论耐久度她能赛过江竹意,就像一只永动机,动作幅度甚至比江竹意还大;论技术她比张媛媛稍逊,但架不住奔放热情还特别投入,给洪涛带来的是另一种新鲜的感受。

    不仅仅是淋漓尽致,还是双方在强对抗下的淋漓尽致,根本就意识不到谁主谁次,一切那么自然、那么随性。

    “你腰上有个马达吧……”面对一个齐睿、江竹意、张媛媛的合体,洪涛连一点取胜的欲望都没了,事实上他很快就忘掉了谁胜谁负的念头。

    黛安也没让自己觉得胜负有那么重要,一切都是在双方尽情享受中度过的。可随着那股劲儿一消退,洪涛马上又想起来了。

    “你也不错,我很久没这么疯狂了,如果你之前没和江警官在一起,我们说不定还可以再享受一次。”黛安当然也不是轻松获胜的,她正赤果果的躺在坑上大口的喘着气,身上全是细密的汗珠。不过她有心里准备,早就从齐睿哪儿获得了洪涛的参数,然后马上得出一个正确结论。

    “能让你满意我可太荣幸了,必须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该中场休息还得有,你渴不渴?我去拿点饮料喝。”洪涛倒是不介意再享受一次,虽然体力上是有点亏欠,但努努力还是能凑合的。

    “我不喝饮料,这时候应该喝酒,我去拿!”很明显,黛安的恢复速度比洪涛快,气还没喘匀就从炕上弹了起来,直接从洪涛身上飞了过去,轻盈的落在地板上,声音很小。

    然后光着身子一溜烟跑了出去,很快就举着一瓶红酒和两个杯子又跳了回来。这次她没再上炕,而是坐在洪涛身边,全然不顾身体会被洪涛看光,当然也不管洪涛怕不怕看。

    “上帝给了你一副完美的身体,还给了你一张漂亮的脸。其实你一点都不应该抱怨,比起大多数女人你已经算很幸福的了。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有所得必有所失,你不能要求什么都可心、满意,那样想本身就是错的。”

    洪涛自然是不怕看,当然也不能不看,越看就越觉得自己占了便宜。穿着衣服的黛安就很诱人,脱了之后不仅没减分,还加分了。这就说明她是真诱人,不需要衣服的修饰。

    “我宁愿用身体和相貌去换一个平平常常的家庭。”黛安丝毫没因为刚和洪涛亲热过就放弃自己的想法,这一点也和绝大多数中国女人不同。她把性这个东西区分的更纯粹,尽量不牵扯太多别的东西。

    “缺什么想什么,这也是古人云过的……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合算古人早就把人都琢磨透了,该云的也都云过了,基本没给我剩什么发挥的空间。”

    洪涛倒是不反感黛安的习惯,比她还果断的女人自己也亲密接触过,甚至一边激战一边在今后抚养问题上讨价还价的都有。

    但他对黛安的执着很是头疼,不愉快的事儿能忘就忘了吧,就算忘不了也别天天拿出来琢磨一遍,这么做只能是越来越想不通、越来越记仇,时间长了,人是会被仇恨把理智全吞噬掉的。

    可惜黛安不是能一句两句话就劝过来的人,她认准的事儿轻易不会改变,想要让她忘记那些童年的伤痛,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给她更多关怀,这个艰苦卓绝的工作看来又落到自己身上了。

    “那你缺什么?又最想什么?”一杯酒喝完,黛安伏在了洪涛肚子上,开始做下一次的准备工作,同时也没忘了交流。

    “我什么都不缺,最想死,可我又怕疼……嘶……”洪涛说的是实话,可每次他说实话的时候都会遭到不同程度的打击,这次也不例外,话一出口立刻就被黛安咬了一下,位置还特别敏感,确实疼。

    “难道你就这么讨厌我,看到我就想死,那我干脆就成全了你!”光咬一口还不算完事儿,黛安觉得洪涛这句话有其它意思,准备再咬第二口。

    “别别别!一点都没讨厌,你看我像讨厌你的样子吗?”洪涛真不敢再胡说了,即便知道黛安不会伤害自己,但没事就咬一口也受不了。更不争气的是挨了咬的地方是个贱骨头,还摇头晃脑的挺美。

    “……我想知道你以后的计划,你会告诉我吗?就像你告诉江警官一样。”黛安觉得洪涛这次没撒谎,嘴巴能骗人,但有其它部位招供了。

    不过这并不能说明洪涛真的信任自己,是个男人这时候估计都会这种反应。怎么才能证明他确实信任自己了呢?于是黛安又想起了江竹意。

    “我和她哪儿有那么多计划啊,这次只不过是碰巧了……对了,我记得上次你说你家在历峰集团有股份,是香港利丰集团还是瑞士历峰集团?”

    一说起江竹意,洪涛脑子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但又不确定,本来是想去问白女士的,现在也别绕圈子了,直接问黛安吧。

    “是瑞士历峰集团,他的创始人和我父亲在南非的时候就是朋友。你问他干什么,还想着你的烟具呢?”黛安倒是很痛快,丝毫没有为父亲掩饰的意思,只是对洪涛这个问题有点迷惑。

    “如果我去请你父亲帮忙在瑞士置办点产业,你说他会答应吗?”一听黛安的回答洪涛忍不住乐了,真是刚打瞌睡就有人递枕头啊,有了黛安父亲的这条线,江竹意去瑞士和自己搞蒸汽烟的事儿就都有着落了。

    “你先得说服我,然后我再帮你去说服他。他可不会喜欢我和你搞在一起,如果我告诉他我和你睡了,他不光不会帮你,还会想尽一切办法打击你!”

    洪涛这么一笑,坏事儿了,黛安立刻就觉察到这个满肚子花花肠子的家伙又在计划什么,然后不光不帮忙,还要借机讹诈。

    “我觉得我们可以开始第二次享受了……”说不说实话洪涛没想好,怎么拖时间倒是想好了。有这么一个美女在自己身上又是动手又是动嘴的,战斗早就该准备好了。

    万一战事结束时她把这件事儿给忘了呢,那自己不就不用和她解释了嘛。事关江竹意和自己的未来,能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个人知道,底牌全露了还混个屁啊。

    可惜黛安没忘,反倒是让洪涛爽的不成,然后就招供了。古人说的真对啊,男人很多时候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洪涛活了好几辈子也没能克服这个毛病,还是被美人计打倒了。

    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洪涛爽是真爽,可也真累,眼看黛安还没有睡觉的意思,生怕她再来第三次,还是找个话题聊聊天比较安全。

    “蒸汽烟……可以代替烟草!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哪怕有千分之一的吸烟者愿意用蒸汽烟,那你就是世界首富了……真有这种东西!”

    这次洪涛又失算了,黛安听完有关江竹意去瑞士的事之后啥反应都没有,但是一听到蒸汽烟的细节,立马一翻身又骑到了自己身上。眼睛里还冒着光芒,合算能让她快速进入状态的不是什么爱抚、前戏,而是商机,真是什么怪人都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