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58章 阵营

    人的气场是由他的见识、经历和能力决定的,其中前两项更重要,后一项是锦上添花。

    此时的洪涛一点都没有晚辈征求长辈意见的姿态,更像是一个老师给一群学生讲课。每说一句话就随机看向一个人,好像在询问你同意不同意他的观点,敢表露出半个不字,立马就要让你站起来回答问题。

    “是洛克菲勒,约翰.d.洛克菲勒。”洪涛的话刚一停顿,胡常健就接茬了,他只说了一个名字。

    “……”洪涛没太弄明白他的意思,难道说他和洛克菲勒家族还有联系?那自己还真得提起十二分精神应付,这尼玛是来者不善啊!现在的世界首富听到这个家族的名字也得哆嗦一下,自己好像还没那么厉害呢。

    “刚才您说的话是他讲的,我深表认同。”胡常健看到洪涛用一种犀利的眼神盯着自己,稍微有点诧异。

    这个看着像二十多岁,实际也就刚刚年满三十岁的小伙子和他的年龄很不相符,也和白女士之前的介绍大相径庭。

    就这幅做派、这份沉稳、说话的语气,一点没有年轻人的感觉。而且他看人的眼神很古怪,既像盯着自己,又像是在看自己身后,让人很不舒服。

    “哦,这个我倒是真忘了。既然胡先生表示认同,那我想问您一个问题。就我们基金会目前的状况,您认为怎么做才会对社会有最大的贡献呢?”在座的只有胡常健一个男士,洪涛干脆就拿他开刀吧,谁让你多嘴来着。

    “洪师傅的意思是搞慈善事业吧?”胡常健还真不是简简单单就能镇住的人,即便他知道洪涛有某种特异功能,但是在亲眼所见之前依旧还是不卑不亢。能和洪涛平辈相谈,已经是他目前最大的尊重和让步了。

    “差不多就是这意思,可慈善事业涵盖的范畴太广了,我们不可能面面俱到,需要在其中选择一个主要方向。”洪涛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把问题原封不动的送了回去。

    “通常的做法都是组织捐款,或者搞个义卖活动什么的,得到的款项再交给相关部门,由他们去决定具体的使用方向。”胡常健没想到洪涛这么滑头,非把这个问题扔给自己回答。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其实很复杂,很难说得面面俱到。在这种场合里,大家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一旦说错了很尴尬。可不说还不成,球扔到自己怀里两次了,再推出去谁会接?于是他就找了一个最普通、最常见、也是最保险的答案。

    “这恐怕不太好吧……据我所知您说的这些部门效率极低,能否达到预期效果我抱怀疑态度。”胡常健的回答洪涛还没说对错呢,康莉就提出了异议,而且是一针见血,毫不客气的指出了其中的弊端。

    “要不我们联合这些部门,用它们的名义自己搞得再具体一点,这样方便监控实际执行情况。”康莉一说话,白女士也活了。她的意见等于是把刚才两个人的提议中和了一下,既照顾到了胡常健的面子,也没否定康莉的意思。

    “那会需要庞大的执行机构,靠几个人是无法完成的。”看到前面三个人都发言了,一直莫默不作声的冯女士不得不张嘴。

    她的态度很明确,出钱没问题,但出人很困难。这也好理解,她家的产业都在北美,国内除了和螳螂虾公司沾点边之外,至今还没有什么实体呢,上哪儿找人去啊。

    “只要是做善事我就不反对,可是具体操作还得靠洪师傅,我老了,真跑不动了。”和冯女士相比她这个老母亲魏老太太更滑头,一个老字,就一推六二五,准备当甩手掌柜的了。

    更有意思的是,黛安的母亲和白女士的嫂子一直没吱声,就坐在那里静静的听着,好像屋子说的事儿和她们无关一样,倒是那两双眼睛时不时的会扫向洪涛一下。

    按照洪涛的理解,她们俩这次来很可能不是奔着什么基金会来的,而是专门来看自己的,搞不好这两个女人都想把她们家里打发不出去的老姑娘扔给自己呢。

    这可这不是洪涛自以为是,很有这种可能性。至于说白女士嫂子家里有没有老姑娘,洪涛认为很可能!否则她何必跑这么远来刻意看自己?还从上到下看的这么仔细。

    让胡常健回答自己的问题并不是要难为他,而是在摸底呢。摸谁的底呢?不是一个人的,而是在座的这五个人,或者说是这五家人。

    别以为大家都是亲戚就会和一团和气,能混到这个份儿上的人就没一个是老好人,各自都有各自的利益诉求和脾气秉性。只要一涉及到各自的利益,那必须会有不同意见,然后就会牵扯到阵营问题。

    这个问题是必然的的,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派别,现在洪涛想要知道的就是他们五家人到底谁和谁比较近、谁和谁经常对着干。不摸清这件事儿,以后的麻烦就会非常多,说不定一句话、一个决定,就会把双方都得罪了。

    自己是大师不假,可这个大师仅仅是白女士宣传出来的,真正的受益者只有冯女士一个,连魏老太太也是间接的。这群人都是人精,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让他们每家拿出一二百万捐了很容易,光是白女士的面子就够用,但真想让他们和白女士一样百分百信任自己,还得慢慢来,不能急。

    现在洪涛的目的基本达到了,这五家人分成了三派,魏女士和她女儿算是一派、胡常健和张家各成一派、白女士和黛安的母亲属于墙头草,那边都不想得罪又那边都不太放心。这还粗略的分,如果细分指不定会有几派呢!

    “大家的意思我都听了,各有各的优势、也各有各的不足。我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现在提出来请大家帮我分析分析,如果可行最好,要是不可行那就再研究新的。反正做善事也没有期限,只要我们有这份心愿总会找到机会的。”既然大致分清楚了这几家的相互关系,洪涛心里就有底了,下面的话也能接着说了。

    “这次我们就是来听洪师傅安排的,基金会的事情还是您说了算!”白女士真适合干外交工作,她察言观色的水平比洪涛想象的还高,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她就已经觉出来自己大概在想什么。

    不过要说这间屋子里有谁是真信自己的,既不是自己曾经救过的冯女士,也不是帮着盖了一个院子的魏女士,她才是真信。而且不光心里信,行动上也信。

    这不,自己刚起了个头,她就迫不及待的站出来帮自己定基调了,至于别人会怎么想她完全不顾,这已经违反了她的处事原则,从墙头草变成了防风林。

    “对,洪师傅的话我是肯定遵从的!”白女士这句话一出口,在座的人脸上立马就露出了细微的表情变化,到底是什么含义洪涛也看不懂,她们还没这么幼稚,会把喜怒哀乐全放到脸上来。

    倒是冯女士比较激进,立刻就先表态了,算是对洪涛救命之恩的又一次回报吧。在这及家人了里受益最大的就她家,光是一个九一一,她们家肯定没少捞,所以对于出钱给洪涛做善事也是最不在乎的。出点就出点,权当是给洪涛的分成了。

    “我闺女说的没错,洪师傅的修行我还是了解的,还有一个德高望重的师傅,做善事多听听他的准没错。”魏老太太也不慢,一看女儿都表态了,那就赶紧跟着吧,反正就是嘴上说说,真正掏钱的时候指不定是她掏还是女儿掏呢。

    剩下的几个人可就没这么大方了,包括白女士的嫂子和黛安的母亲。现在她们俩也没功夫仔细打量着洪涛玩了,这就是要掏钱的前奏啊,万一洪涛说每家都拿一个亿,她们胡乱点过头,难道再反悔?

    可是说不同意好像也不太合适,至少不能带头第一个说,于是都把目光不由自主的转向了康莉。看样子实力最强的就应该是她所代表的张家,这几家人准备和张家共进退。

    “您请说,我们洗耳恭听……”康莉也感受到了www.youfa8.com人的目光,胖脸上还是带着笑容,不过这次她用的是英语,估计是真说不好普通话,直接说粤语又怕洪涛听不懂。

    “我先给大家讲个小故事吧……后海边上,也就是我家门前这个湖边,经常有善男信女来放生,这也是种善因结善果的办法。可是吧,他们做起来就有点敷衍了。”

    “怎么叫敷衍呢?很简单,他们把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小鱼、小龟统统都倒了进去,也不管这些小动物到底适合不适合在这里生长,反正他们自己心安理得就成。”

    “但事实上这些小动物绝大部分都成了沿岸居民的盘中餐,甚至他们还没放完,旁边就已经有人家在剥皮开膛准备下锅了。如果这也叫种善因的话,做善事就太简单了,也不会成为千百年来人人追求的一种境界。”

    洪涛并没有直接说要去如何做善事,而是先讲起了他亲眼所见的一个事儿,也是他非常讨厌的一个事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