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480章 又多一个女朋友

正文 480章 又多一个女朋友

    “也不是很多吧……”自己和齐睿之间那点事儿这位母亲肯定知道,可她一直睁只眼闭只眼,到底是图的什么现在自己还不太清楚。让齐睿的母亲当面说出自己身边女人太多的话,洪涛纵使脸皮厚也有点扛不住了。

    “抱歉抱歉,我不是有意取笑您,只是想起一个合适的人选就有点走神了。她叫黛安.克鲁格,别误会,她不是真的外国人,而是齐睿的表姐、她亲姑姑的小女儿,是个中荷混血。”

    “她父亲生于南非,跟着父母移民到澳洲,后来娶了齐睿的姑姑。黛安是三个孩子里最小的,比齐睿还大四岁。她还有个中文名字叫戴安娜,和英国皇妃的中文译名相同,其实她们的英文名确实一样,只是姓不同。”

    “如果要让张家投资,她们不可能放心全部由外人完全运作,毕竟是第一次合作,她们并不熟悉您,。她姑姑倒是很信任改之和我对您的介绍,也准备加入基金会,可总要有一个过程。”

    “所以我觉得让戴安娜来管理这家公司最合适,她不会干预您的决定,只是作为投资方协助您的工作,把这家公司牢牢把握在手中。另外她从小就和齐睿感情很好,由她冒充您的女朋友睿睿也不会有什么情绪。您觉得我这个提议怎么样?”看到洪涛有点尴尬,白女士赶紧收起了笑意,把话题重新拉了回来,继续说人选的事儿。

    “您的建议很合理,我没什么意见。不过这位王妃熟悉中国国情吗?她有管理大公司的经验?”一听到白女士推荐的人选洪涛就有点头疼,好嘛,又来一个女人,还是个混血儿,对自己的诱惑有点大啊。抛开这个因素不谈,就算这位戴安娜已经结婚了,可她真的比张媛媛强多少吗?

    “她对国内的了解应该和睿睿差不多,从小就在香港上的学,大学毕业之后还在上海的一家公司工作过一年多时间,此后一直都在香港帮着张家管理家族产业,能力上丝毫不比她的两个哥哥差。”

    “只是由于她是女孩子,家里并不想让她过多参与经营,所以尽管干得很出色,却得不到应有的待遇和发展空间。为此她和她两个哥哥的关系非常紧张,几乎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

    “睿睿的姑姑一直打算把她送回澳洲,可是她坚决不从,还从家里搬了出来自己去打工,搞得睿睿她姑姑很苦恼。要是能让她来这里帮助您管理公司,我想不仅对她是个机会,睿睿的姑姑家里也是个解脱。”白女士对于洪涛的疑虑给出了完美的回答,于公于私这位王妃好像都注定了要北上京城重新创业。

    “那好吧,您安排一下,不着急,马上就过春节了,出了正月再来也赶趟。”洪涛也没法再挑毛病,王妃就王妃吧。离整体计划启动还剩不到半年时间,没工夫再去琢磨人选问题,必须要赶在七月份之前把讯通公司拿下,不能全部控制至少也得有很大话语权,时间短任务重啊。

    “洪师傅,有件事儿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洪涛觉得这件事儿说完了,可白女士并没有结束的意思,她还有话要说。

    “白主席,几千万美元的生意咱们俩都可以开诚布公的交谈,还有什么当讲不当讲的,您只管说,我仔细听。”对于白女士这种过于谨慎小心、毕恭毕敬的态度洪涛还是无法短时间内适应,尽管这样做对自己并无不利,但不习惯就是不习惯。

    “张家并不像我们几家一样受过洪师傅的恩惠和指点,一下子让她们拿出这么多钱恐怕不会太顺利。我明白洪师傅您的做事方法,肯定不会太喜欢别人过多干预,所以您看能不能也指点指点她们,这样我和她们商量起来也有更多底气了。”白女士用非常非常隐晦、非常非常请求的语气把她所担心的事儿讲完了,鼻尖上憋出不少细密的汗珠,在她看来,对洪涛提出这种要求显然过份了,但不提又有可能耽误高人的事儿,很是为难。

    “……张家可靠吗?”洪涛很想说自己不是算命的,不是什么时候想要就有什么时候有预测。可是看着白女士那张楚楚可怜的脸,心又软了。她说的也对,这可不是百十万的捐款,对于富人来说可以随意扔着玩。几千万美元的投资啊,你不给人家点信心,人家凭什么只听白女士几句话就投呢?就算她们之间的信任度高、投了,可这笔钱会按照自己的想法随意调动吗?显然不太可能,这也正是白女士所担心的,她生怕在这个问题上得罪了自己,所以才想从这里要点硬货。

    “可靠,改之的这位老母亲为人非常谨慎,不会胡乱张扬的,更不会对您有什么非分的要求,这一点我和改之愿意担保。等魏家的院子盖好之后,我打算把她老人家也请回来看看,到时候您亲自和她聊聊就知道了。”听到洪涛的这个问题,白女士脸上露出了笑容,看样子洪涛并没有责怪的意思,那还等什么,加码吧。

    “那就说点小事儿吧,我不太习惯拿师傅赋予我的能力做筹码,这次算是破例,专门为了您破一次例!”其实洪涛的这个问题并不是本意,白女士的行事风格自己多少了解点,她才是非常谨慎、瞻前顾后的人,不靠谱的人不会介绍给自己。可自己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预测拿得出手,趁着这点时间赶紧想了想,矬子里拔将军吧。但话不能这么说,必须强调不是自己不能,而是自己不乐意!

    “是是是,我明白、我明白……”让洪涛这么一吓唬,白女士两鬓的冷汗都下来了,点头如捣蒜,双手又合在了一起,不住向洪涛微微鞠躬。

    “这一届的世界杯冠军最终会在德国队和巴西队之间产生……如果齐睿那位姑父家里有人喜欢赌球,不妨多押点。”洪涛很恨自己为啥没胡子,最好是长胡子。你说这时候要是能手捻长髯、微微沉吟一番,然后说出这番话,气场该多足啊。

    “啊!世界杯?改之是球迷,他有时候也会下点注……最终冠军会是巴西还是德国?”气场足不足洪涛不清楚,但白女士的表情确实是挺可爱的,四十多岁的女人还能做出如此呆萌的表情自己也是头一次见到。她显然被自己这番预测弄迷糊了,太出乎她的意外,以前都是国际大事,怎么今天改足球了,反差太大啊。

    “哦,齐睿的父亲也爱看球?那好吧,我就再破一次例,巴西是冠军,最终比分二比零,罗纳尔多梅开二度。这就差不多了吧,如果齐叔能多押点连环注,也算是一笔小收入呢,不过国家干部允许在境外参与赌博吗?”看在白女士让自己开眼的份儿上,洪涛又来了个买一送二,连比分和进球的球员都说了出来。想来齐家也不会倾家荡产的去博一场比赛,张家应该也不会,只要没有巨额押注款,比赛结果应该不会有什么大变动。

    “不是他押注,是和我父亲一起,男人都喜欢赌个马、赌个球什么的,那边就是这种风气,像我们这种身份只要别玩的太大、太明显就没什么事儿。”白女士不光听,还拿出一个小本把这些比分和人名记了上去,生怕记错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