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475章 世事洞明皆学问

正文 475章 世事洞明皆学问

    江竹意的身材确实不是盖的,尤其是穿着比基尼出场,更让把她浑身的优势都展现了出来。当洪涛带着江竹意走到温泉池边,把外面的浴袍脱掉时,立刻就感觉到现场温度有点诡异,一会儿热一会儿冷的。热烈全部来自在场的男士,冰冷自然是那些女性家属了。

    不过也不光是羡慕嫉妒恨,那位花总对江竹意就很亲热,一口一个妹妹的拉着江竹意坐在身边,不多会让就熟络了起来。

    聪明女人!这是洪涛对花总的第一个直观评价。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她也看出来江竹意不是自己的正牌女朋友,所以才会这么出于本能的回护。说白了吧,就是她觉得江竹意和她自己是同病相怜,她是马总的情儿,江竹意是直接的情儿,在郭总和吴导两家好几位正宫面前,她有点抬不起头,现在好了,来了个同盟军,还不赶紧抱团儿等什么呢。

    女人们如何勾心斗角并不是洪涛所关心的,怎么和马总迅速拉近私人关系才是重中之重。泡温泉并没什么用,当着郭总和吴导的面儿,洪涛也说不出啥花样来,只是泛泛的聊。

    泡完温泉、吃完午饭,洪涛的机会来了。郭总和吴导带着家人山上去打猎了,不知道是不是有意,马总和花总并没有去,而是拉着洪涛去室内鱼池钓鱼。这个建议正中洪涛下怀,既然花总不去,那江竹意也留下吧,自己陪着马总钓鱼、江竹意陪着花总聊天,双管齐下!保罗也没去打猎,他就爱干嘛干嘛吧,现在他还排不上用场。

    “洪总,看看哥哥这根杆子还看得过去不?”刚到鱼池边上,马总的老毛病就犯了,钓鱼不说钓鱼,先显摆上渔具了。

    鱼竿倒是真货,不过洪涛觉得这根杆子不是小日本本土产的,很大可能是东南亚的代工厂产品。

    原因很简单,小日本不喜欢钓鲤鱼,所以他们本土工厂里基本不产鲤鱼竿,有数的那么几款都是交由代工厂生产。而且这些产品不会返销到日本,大部分都是贴上日本厂商牌子直接销往中国,这里才是鲤鱼竿的大市场。

    和日本电器一样,日本鱼竿也分大概几个档次,本土产的质量最好、款式最新;东南亚厂的产品质量稍次、款式稍旧;放到中国国内的产品,基本就已经是淘汰产品了,质量上只符合国内标准。说白了吧,就是挂上一个日本牌子,其它都和国内产品差不多,但价格上必须和进口货一样,甚至更高。

    “哦,伽马鲤,还成,应该是真货。马总,咱俩开一局吧,我是头一次在这里钓,您也是头一次来,谁都没有地利,就当是次遭遇战怎么样?”但现在洪涛不想和马总就这根鱼竿的品质多聊,因为说了他也不会信服,现在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个光有理论没实操的口贩子,不会心服口服,所以先比划比划之后再打击他,他就更容易接受了。

    “好啊,那我就先不等你了啊,马工你来计时,二个小时吧。”要说马总的钓品可真不高,一说比赛他就有点耍赖的意思,仗着他的渔具都已经组装好,洪涛的还都没打开,打算胜之不武了。

    “成,二个小时就二个小时,我先开饵,您先钓着,一会儿我再追。”面对马总这种不仗义的举动,洪涛显得非常大度,不光不和他掰扯,还慢悠悠的从钓箱里拿出两代鱼饵,准备现场制作。

    这可真不是装逼,而是心里有谱。自打马总把鱼竿、鱼钩、鱼饵拿出来之后,洪涛心里就有谱了,别说两个小时,用不了一个小时他就得认输。鱼竿是鲤鱼竿,这里是鲫鱼池,这倒不是大毛病,用根竹竿都能钓。可您拿鲤鱼钩钓鲫鱼就有点不对了,更何况这里是练杆坑,也就是说里面绝大部分都是被人钓滑了的老鱼,那么大鱼钩上鱼率可想而知。最让洪涛放心的还是马总事先开好的一团拉饵,在这里用拉饵,不是高手就是棒槌啊,而马总显然更像后者。

    “洪总,要不咱俩换换杆子吧,我这根杆子有点长,年轻人用合适。”果不其然,两个人的比赛刚开始了不到四十分钟,马总就开始找辙了。洪涛这边隔三差五就得提上来一条鱼,有时候还是双飞,可他钓了这么半天,鱼护里的鱼屈指可数。

    “成,您让着我我就占您点便宜!”对马总这种赖皮到极致的要求洪涛依旧没拒绝,痛痛快快的把自己的鱼竿送了出去,然后拿起马总那根三米九的鲤鱼竿接着钓,不过在抛竿之前,鱼竿上的线组和鱼钩都换了。

    “马总,不光要换鱼竿,还得换换钓位,这是规矩。”保罗也拿着一根鱼竿在钓鱼,他的钓鱼技术其实比马总强多了,跟着洪涛一起住,钓鱼是免不了的,只要没风没雨,夏日的傍晚两个人都会坐在后海边上钓一会儿,权当是一种休息。看到马总换完鱼竿之后上鱼率依旧不高,保罗开始敲锣边了,即便他知道洪涛输的可能性不大,那也想尽尽力。

    “对啊,正规比赛都分上下半场,来来来,洪总,该对换场地了。”为了钓鱼这位马总可算是一点脸都不要了,借着保罗的提议,也不等洪涛同意,直接搬着钓具就过来了。

    “马哥,江小姐说了,洪总的鱼饵是特制的,他光靠钓技赢不了您,还得换鱼饵!”花总和江竹意自打进了室内钓鱼池,就坐在后面窃窃私语,没参加比赛。但架不住她们在一边起哄,看到交换完钓位之后依旧是洪涛上鱼多、马总上鱼少,馊主意又来了。

    “洪总,你看,这是群众的呼声,对不住了啊,你用哥哥我这块吧,荒食、丸九,连拉丝粉都是日本进口的,真不亏!”要说马总可真是位商人,脸皮真厚啊,明知道这是女人们的调侃,可他还当真了,又把洪涛的鱼饵抢了过去。

    这下洪涛是真没招儿了,鱼竿、钓位、鱼饵都换了,如果自己还能保持比较高的上鱼率,那就真是鱼神了。钓鱼没有什么技术一说,靠的就是经验和渔具,全换了那还钓个屁啊。剩下这半个多小时里马总可算扬眉吐气了一番,虽然他拿着洪涛的全套渔具上鱼率依旧不太高,可只要比洪涛高就成,笑得后槽牙都露了出来。

    “哗啦……马哥啊,这场就算平局吧。”随着保罗一个扬手的动作,二个小时的钓鱼比赛算是结束了,洪涛没去数鱼护里的尾数,这还用数嘛,再给马总一个小时,他鱼护里的鱼还是没自己多。

    “哎呀,洪老弟,哥哥我真服了,你确实是高手。不过我就不太明白了,我这一套家伙都是好东西,怎么就钓不过你呢?今天你也给老哥我解解惑怎么样,免得以后哥哥一出去钓鱼就让人家挤兑。”洪涛不打算计较比赛的输赢,马总当然也不会纠缠,他心里很清楚,这场比赛是输惨了,洪涛这样做是给自己留面子呢。可脸皮厚就是占便宜,他不光认输,还把称呼也改了,亲热的给洪涛点上一根烟,然后做出一个不耻下问的态度。

    “马哥,其实这点道理一捅就破,没什么可高深的。您看啊,您的这根杆子是鲤鱼竿,钓组和鱼钩也是钓鲤鱼的,这里一池子都是鲫鱼,肯定不合适。再有呢,您用的是拉饵。钓鲫鱼用拉饵是没错,但要分场合、分鱼情和水情。这里是练杆坑,里面的鱼钓上来放下去、放下去又钓上来,就算它们再没记性,警惕性也高了很多。吃饵的时候它们会非常小心,用嘴吹、用尾巴扫一样都不会少,最终才会去吃饵。拉饵这时候就没优势了,让鱼扫几下就都脱钩了,上鱼率自然低。我用的是撮饵,虽然上饵慢了点,可不怕鱼试探,只要它吃,就能钓上来。另外您的饵料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味型,太商业化了,这里的鱼太熟悉了,这时就得反其道行之,饵料味道越清淡越好,我用的就是淡味颗粒加了点白薯粉,它的味道不会让鱼太警惕。”抽着烟,洪涛开始给马总上课,一点一点给他分析每个环节的对错,很是耐心。

    “就这么简单?”马总并没完全听懂洪涛所说的道理,或者说一时半会理解不透,觉得太简单了。

    “简单可一点都不简单,这些道理都是死的,但鱼和水是活的。您每到一个新地方,就要用经验先去判断此地到底适用何种杆子、钓组、饵料,再能找到一个鱼巡游的必经之地,如果能把这几样都用对,那您就是顶尖高手了。”马总的反应很正常,当年自己钓鱼时也是一样,关注的往往都是表面,并没认识到其中的奥妙,这玩意靠说没用,得慢慢磨。

    “那你看我的渔具还用不用再加强加强了?”马总还在关注表象呢,对他而言,最简单的就是加强渔具优势,经验得慢慢攒,可渔具来得快,只要花钱就来了。

    “真不用了我的哥啊,您以后别再听那些人忽悠去买什么渔具了,他们大多都是和渔具店老板勾着的,说不定还有提成呢,您犯不着给他们送业绩去。要是真想买好东西,我有朋友和日本公司有业务往来,直接从日本带岂不更好?说到这儿我还想起一件事,这根杆子是江户川的鲫鱼竿,去年我刚从日本带回来的,当个见面礼吧。您可别推辞,我家里还有,就是个玩意,没那么多说法。”一听渔具,洪涛伸手从竿包里拿出一个长方形的木头盒子递给了马总,这确实是他从日本买回来的,价格嘛,这么说吧,能买马总手里那根伽马鲤五根还拐弯。

    “你这也是在钓鱼吧?”马总稍微客套了两句,就拿着新鱼竿去后面比划去了,这时候保罗凑了过来,冲着身后努了努嘴,又打算显摆显摆他对中国文化的理解。

    “钓鱼?还早呢,我这是在打窝子,鱼钩和鱼饵还没露面呢。对了,一会儿你找机会无意中和马总透露透露我手里有一大笔资金和一个政府大项目的事儿。记住啊,别主动透露,要等他来问你。这才是鱼饵,我就是鱼钩,看我怎么把他给钓上来的!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事事洞察皆学问。学着点吧我的马工,钓鱼和钓人一个道理。”和马总装了两个小时孙子,洪涛必须要找人平衡平衡,保罗就是很好的对象嘛,不光要教育他,还得拍着他的脑袋和教育小孙子一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