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454章 外事活动

正文 454章 外事活动

    十月底,螳螂虾公司的网站正式上线了,一进去就是一只张牙舞爪还不停弹动着击锤的彩色皮皮虾,几下锤击动作之后,海蓝色的海底背景被击碎,网页才展现出来。不过进去之后并没有太多有关游戏的内容,只是一些预告动画和齐睿她们拍的游戏人物照片,还有就是公司和游戏的简介。

    这玩意也不全是曲小川他们做出来的,公司里还没有专业的美工和动画师,只能再找江竹意让她从新浪网借来了几个外援,才算把这一关对付过去。

    于是洪涛又给江竹意加了一条任务,让她在不太明显的情况下尽量帮自己从别的公司寻找合适的美工和动画师,挖也好骗也成,不怕工作经验少,就怕没想法。在看人这方面江竹意和张媛媛有一拼,她帮着选的人洪涛基本可以放心使用。

    十一月中,洪涛的小院门口突然热闹了起来,从大奔到考斯特停了一大堆车,一侧的大杨树上还挂着横幅,几个戴红箍的街道积极分子天不亮就拿着扫帚簸箕满街打扫开了,连花坛里那些烟头什么的都捡的干干净净,顺手还把盛唐古艺和网吧的玻璃窗都给擦了。

    能搞这么大动静只说明了一个问题,有领导要来。没错,那两辆黑色奥迪100里下来的就是区统战部部长和致公党的高层。

    他们不是来视察盛唐古艺和网吧的,这种事儿也不该由他们做。他们今天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陪着美籍华人魏女士一家回家乡看看老朋友。

    这个魏女士又是谁呢?她看老朋友干嘛折腾洪涛门口呢?说来话长,魏女士就是齐睿的姥姥、白女士的妈妈。她二十多年前就走了,一直都住在小女儿家里,也就是白女士的那位表妹家里。

    月初的时候洪涛突然接到了白女士的电话,说是她表妹一家人要专程来看望看望他这位通灵大师,对他的救命之恩当面表示感谢。

    来就来吧,洪涛倒也想和这家子玩银行的大款认识认识,顺便也得感谢感谢人家对金月的照顾。不过接到白女士电话之后没几天,办事处主任就亲自登门拜访了,还是同一个事情。

    他是叮嘱洪涛做好接待工作,要是能黄土铺地、清水净街更好。这时洪涛就有点纳闷了,这个姓魏的老太太又不是摩根大通的姨姥姥,犯得着搞这么大排场嘛,还尼玛要布置安保工作,谁没事刺杀一个老太太啊。

    怀着诸多疑问洪涛给白女士打了一个电话这才问明白,合算这位魏老太太和后面胡同里住着的那位徐老太太是发小,两家人也是世交,父辈还都是致公党里数得上号的人物,现在她们也是致公党成员。

    嗡嗡嗡那几年里,两家都遭到了打击,当时大家连命都顾不上了也就断了联系,后来魏老太太去了美国,干脆就没了音讯。

    这次回来其实也不是专门找发小叙旧的,她们一家人是奔着洪涛来的,但就这么直接来还不太合适,总得找个说法吧。还得说白女士比较专业,她立马就想起母亲这位发小了,一打听真的还住在原来的老房子里,这不就是最好的借口嘛。人老了就想念家乡、想念老朋友,回国看看谁也说不出什么来,更不会怀疑和洪涛有直接联系。

    那位徐老太太一听说小时候的朋友要回来,自然也是万分高兴,和党里的熟人一说,这件事儿就不再是她们两个人的私事儿了,必须纳入统战部的工作里好好安排,还得拍照、摄像什么的。好让老百姓看看国家是多么招人待见,跑到美国去的老太太都上赶着回来了,要是魏老太太再能哭诉一下她在美国的悲惨遭遇就更完美了。

    她们俩家是高兴了,就没想想她们是什么身份。老少两代都是人大代表、还是致公党里的人,再加上美籍华人和银行家外甥女陪同,洪涛就成了那个吃瓜落的。

    谁让他的房子租给了魏老太太的外孙女呢,老太太点了两个必须去的地方,一个是徐家的院子,一个就是盛唐古艺。得,做为房东,您就支持一下政府的工作,把院子也腾出来准备招待外宾吧。敢说一个不字,让你小子吃不了兜着走。

    “你怎么不去和你姥姥亲热亲热?”洪涛当着这么多外人必须装作不认识白女士一家,自然也不能往前凑,就站在网吧门口看着领导们轮流上前和那个瘦小枯干的老太太握手。可是让他意外的是,齐睿也没上去亲热亲热,而是和自己这个旁观者站到了一起。

    “少和我提她,我爷爷一家人就是因为她们家才被斗死了!”齐睿的脸又变成冷冰冰的了,说得比较夸张,能看出来,她和她姥姥不仅仅是不亲,还有矛盾。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那是什么年代?你姥姥家肯定也没少挨斗,她也不乐意牵扯别人啊。别把时代的错误强行放到自己家人身上,那是自寻烦恼。”齐睿的怨恨洪涛能理解,在那个年头能不断绝关系就是精神坚韧的了,不能奢求太多。

    “你说的到轻巧,感情你们家没遭遇过这种事儿。我还有个哥哥嫂子就是因为受不了折腾打开煤气罐自己把自己熏死了,我连自己哥哥的面儿都没见过,更没有爷爷和奶奶,你说该不该恨!”齐睿还真不是想洪涛想的那么矫情,原来她有更惨的家庭悲剧,说起来眼圈都红了。

    “别别别,千万忍住!这日子口一哭,你姥姥以为你是感动的呢。白姨今年多大岁数了,照你这么说她最小也得五十多了吧?还得是生孩子特别早的,否则你哪儿来一个那么大的哥哥呢?”

    对于齐睿哥哥的遭遇洪涛心里没有半点感触,他这颗心早就冰冷生硬了,就算江竹意死在自己面前,洪涛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掉泪。

    他现在好奇的是白女士到底有多大了,远看吧像三十出头的少妇,近看鱼尾纹什么的也有,但也不像四十多岁的。可按照齐睿哥哥都已经结婚的岁数推算,还是不对啊,总不能十岁就生孩子吧!

    “你管呢!就不告诉你,别想再蒙我一次!”齐睿让洪涛这么一搅合也顾不上悲伤了,又想起当初被洪涛连忽悠带骗暴露了自己岁数的事儿,抬起脚照着洪涛脚面上就是一下。

    “嗨,别闹!我新换的鞋,家里家外就这么一双能上台面的了。”洪涛肯定不能让她踩上,今天他又把那套西服穿上了,脚上是一双锃亮的羊皮鞋。

    “你真是流氓成性了,好衣服穿在你身上都带着匪气。我怎么看着这身衣服眼熟啊,你以前是不是穿过?”洪涛穿西服还是挺有样的,尤其是从后面和侧面看。不过他里面的衬衫领子敞着,大衣也不穿,就披在肩膀上,这样一来确实看着不像好人。

    “你当然眼熟了,咱俩第一次在长富宫饭店吃饭的时候我就穿的它啊,就是鞋不一样了。我去你们家见你妈的时候也是这身衣服。怎么样,挺帅的吧?”洪涛从来没觉得自己身上有匪气,但自己的气质和西服不太搭调倒是真的,他不喜欢这种过于拘束的服装。

    “……你不至于这么省吧!要不我帮你买两套去,只要张姐乐意。”齐睿退后了两步,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洪涛一番,估计也想起这身衣服来了,然后就开始用话挤兑,试图激起洪涛的虚荣心,自己去买两套穿。

    “省省吧,我一年到头出席外事活动的次数屈指可数,这套衣服够我穿一辈子的都不会旧。你要是想讨好我,不如去给我买两根鱼竿什么的。放心,你张姐不在意有女人给我买鱼竿,越多越好。”

    什么叫烂泥扶不上墙?洪涛就是。在穿衣吃饭的问题上想激起他虚荣心基本不可能,他宁可拿着上千块钱的鱼竿粘蜻蜓玩,也不舍得买件别人认为好的衣服穿身上。但是鞋除外,他在服装里唯独重视内裤和鞋的质量。

    “嘘,别废话,她们过来了,你不许和她笑,否则我晚上就溜你屋里去!”齐睿突然在下面捅了洪涛一下,然后冲洪涛身后使了个眼色,脸上刚刚露出来的笑容又收回去了。

    洪涛到底还是没听齐睿的话,凭什么不笑啊,老太太一见面就给洪大师供上一尊羊脂玉的小佛,估计不是假的,洪涛乐得后槽牙都快出来了。如果这尊玉佛再能大两圈,洪涛就打算认她为干姥姥了,谁尼玛和钱有仇呢。

    再说了,也不光是一个魏老太太,后院那位常年看不到人影的徐老太太也坐在轮椅上露面了,就手牵手的拉着魏老太太,两个人要多亲热有多亲热。

    徐老太太家的实力洪涛已经见过了,他打算把这两个老太太全纳入大师的圈子,有了她们俩撑腰不敢说可以欺男霸女,但自保肯定没啥问题。局级以下的人根本别想动自己,位置更高的人也得掂量掂量是否值得,只要自己不嘬死,这辈子就算拿下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