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99章 蛋疼

    这双女鞋可有年头了,以前是母亲穿的,当时自己一家三口在冬天会一起在冰面上跑一会,父母平时很少运动,这也算是他们唯一的大运动量了。

    和父母相比,洪涛的水冰技术只能排在第二。第一不是父亲,他水平最次,跑大圈还成,也只能玩跑刀。自己比老爹稍强一些,和前海的几个人打过几天冰球,滑的是球刀。母亲是第一,她年轻的时候酷爱滑冰,跑刀、球刀都滑过,最喜欢滑花样刀,还能在冰上玩几种错步、倒滑之类的花样。

    欧阳凡凡的脚也比较小,穿母亲的冰鞋还算凑合,大点没关系,塞进去一只袜子就不哐当了,冰鞋必须穿大,小了会把脚磨破。

    两个人换完鞋就下了冰,刚开始洪涛没敢往远处滑,怕欧阳凡凡不太会老摔跟头。可是看了一会儿发现她的滑冰技术一点不比自己次,经过短暂的适应之后,就已经可以在冰面上画八字了。

    “不要去那边,也不要滑太快,冰面上有冻住的石头拌人。这里不是正规冰场,要是把脸上磕出一个口子你可就惨了。”洪涛家门口正是后海比较窄的地方,冰面不够宽阔,为了能滑得更爽,洪涛带着欧阳凡凡向西滑,来到了宋庆龄故居门前,这里是后海最宽阔的水域和冰面。

    不过冰面宽了,带来的也不光是便利,还有危险。每年后海都会采冰,就是用电锯把冰面锯开,然后切割成一块一块的,装上大卡车运走,应该是水产公司冷冻用的。

    采冰的区域在湖面中心点东南的地方,附近熟悉的人都不会去那边滑冰,但生人来了根本发现不了,只要半天功夫,冰面就会重新冻住,目视看不出来。

    那两个作为警示用的小砖头堆也起不到什么作用,知道的人没有砖头堆也不会去,不熟悉的人有了砖头堆也不清楚是什么意思。

    “放心吧,我自己会小心的。”欧阳凡凡也看出来了,洪涛带着她滑不痛快,她和洪涛也滑不痛快。两个人是两个路子,一个大开大合追求速度和急停急转,一个飘逸灵动要的是舞蹈般的动作,根本玩不到一起。

    今天天气不错,湖面上除了四五个滑冰的还有一些小孩坐着自制的冰车玩耍,湖中间的位置有两个老人正享受着冬日里的垂钓之乐。洪涛没在这些人中间搅合,他向东边稍微挪了挪,那里人更少,更适合自己撒欢。

    就在洪涛离开之后不久,一辆香槟色的奔驰车停在了宋庆龄故居门口,从车上下来三男一女四个年轻人,也提着冰鞋向后海边走去。

    “老三,你要是不说我还真不知道这里有一大片冰面,比前海冰场好多了,人少清静。对了,听说你和建华要在这边开个酒吧,找好地方了吗?”四个人坐在岸边换冰鞋的时候,其中个子高高、相貌堂堂的人先说话了,从口气上听他应该在这四个人里地位最高。

    “二哥,这些日子我和建华转了转,看好了一个合适的房子。位置挺好,房子质量也不错,基本不用怎么大改动就能用。不过房子里好像已经有人用了,一层是个什么沙龙,地下室开了个游戏厅。我去看过几次,沙龙里好像是教孩子跳舞的地方,没什么客人。”接话的是个矮个子,长相很普通,但一身打扮很不普通,看上去很专业,尤其是他的冰鞋,jackson专业球刀,估计国内都没有卖的。

    “哦,我说你们今天干嘛非拉着我来滑冰呢,合算不是白来,打算让我去当恶人是吧?”高个男人嘴上在埋怨,可脸上的神情并没什么变化,语气也很轻松。

    “二哥,那个房子我找人打听过了,后面还有两个院子,质量都很不错,私产。您不是说过想在城里置办个合适的地方嘛,我和三哥觉得那儿就挺合适。不管冬天还是夏天景色都不错,主要是这边清静,没什么车来车往的。”这次说话的人洪涛应该认识,不应该叫认识,准确的讲叫见过,他就是金月以前的那个男朋友,卫建华。

    “佩佩,你说哥哥我在这边买个院子怎么样,你喜欢这里吗?”高个男人动作最麻利,率先换好了冰鞋,一边在岸边做了几个热身动作,一边询问那位姑娘的意见。

    “房子还没看到呢我怎么知道啊,不过湖边的风景确实比咱住的小区强多了,离城里也近,逛街都方便。”如果说洪涛眯起眼一笑有点像狐狸,那这个女孩子不用笑就有点像。不过她的眼睛比洪涛大多了,之所以像狐狸,主要不是眼睛细长,而是那股子媚劲儿。

    “成,先玩会儿,玩累了就过去看看。老三,你多照顾佩佩啊,我好久没滑了,先适应适应。”高个子答应的挺爽快,就像是要去买白菜一样。说完之后一转身向大冰面滑去,动作虽然有点生疏,但一看就是会滑的。

    很快四个人都换好鞋下了冰,看样子都会滑,尤其是老三滑的最好。他也穿着一双花样刀,滑着滑着就发现了欧阳凡凡的身影,然后就有意靠了过去,故意做出一样的动作,两个人在冰面上翩翩起舞,很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

    “哥,你看那个女的像不像欧阳家的丫头?”冰面上人不多,这两个人的动作很快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被称为佩佩的姑娘越看眉头皱的越紧,拉住高个男人指着欧阳凡凡询问着。

    “她怎么跑这儿来了?你不过去打个招呼,好歹也同学过好几年呢。”高个男人听了妹妹的话,特意用手遮住阳光仔细看了看,确认没错,又向四周岸边看了看,没发现欧阳凡凡的同伴,有点纳闷。

    “你又惦记那个男人婆呢吧?让人家拒绝了还不死心,她有什么好的!建华,帮我去报仇,当年她和那个男人婆可没少欺负我,你管不管?”看到自己哥哥的模样,佩佩姑娘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火气,指着欧阳凡凡向一直跟在她身边的卫建华提出了要求。

    “管,你等着,看我给你出气去。”卫建华看了高个男人一眼,没察觉到有制止的意思,一转身就冲着欧阳凡凡的方向滑去。

    欧阳凡凡玩的挺高兴,已经很久没感受过这种随心所欲的感觉了,如果不是看到洪涛换鞋,她就算天天守着这片冰面也没想起来要下来滑一滑。

    她的水冰还是在美国留学时学会的,那边没有什么娱乐,一到冬天她就和齐睿跑到学校的冰球馆里滑冰。那段日子才是她最喜欢的,平淡、平凡、平静。

    身后跟着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自己做什么动作他就做什么动作,欧阳凡凡早就注意到了,但是装没看见。玩嘛,有人陪着自己一起玩也没什么不好的,相反还是一种促进,可以互相比比谁的技术更好、动作更舒展优美。

    要说老三的滑冰技术在业余爱好者里也算很不错的,主要是花样多,和欧阳凡凡同属于那种飘逸的路子。洪涛也是野路子,但他追求的是竞赛对抗,没什么花样,去打冰球可以,平时滑起来感受不到什么美感。

    一个陌生男人凑过来和欧阳凡凡一起玩起双人滑他也看到了,也没有过来干涉的意思,只要欧阳凡凡不反对那就玩呗。什么认识不认识的,出来玩哪儿可能全认识。

    可是很快他就发现情况不太对了,欧阳凡凡身边又多了一个男人,还不是要三人滑,两个男人开始对欧阳凡凡进行骚扰,时不时的撞一下她,或者高速从她面前滑过,迫使欧阳凡凡转向或者急停。

    这一套招数都是当年前海冰场上拍婆子的常用手段,主题就是骚扰,还不让你随便靠岸,迫使你不得不和他们搭话,只要肯说话就好办了。如果不想搭理他们,那就站住别动,或者干脆往冰面上一坐,对方也就明白了。

    但欧阳凡凡显然不懂这一套,她想逃开。这下坏了,那两个男人就像是抓捕的猎手,欧阳凡凡成了逃跑的猎物,更激起了他们的兴趣。

    “看来丽丽说的对啊,我就是个惹祸精,干点啥都不会一帆风顺。”如果光是追着玩洪涛也不打算管,大家都是年轻人,碰见漂亮姑娘招猫递狗的也难免,当年这种事自己也没少干。可现在不得不管了,因为欧阳凡凡好像是忘了自己的叮嘱,慌不择路一头滑向了南岸,后面那两个二逼还紧追不放。

    “回去!回去!别往南滑!”洪涛所处的位置距离南岸那片薄冰区要比欧阳凡凡远,只能一边加速一边喊。可他是从东往西滑,一张嘴就是满满的西北风,嗓音再凄厉也没用,那三个人根本就没发现他,还互相追逐着奔南而去。

    “傻逼!一会儿你们俩就知道什么叫透心凉了。”这下洪涛没辙了,只能祈祷欧阳凡凡能转向,否则她肯定会比自己先一步抵达薄冰区。后面那两位估计也刹不住,三个人全得下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