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394章 传承有序

正文 394章 传承有序

    “对对对,这些东西是不能随便说的,我很理解。看我这个脑子,聊了这么半天都忘了介绍自己。我姓白,这是我和我先生的名片,以后洪先生如果对外国货物有需求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或者让睿睿转告我们也成。”

    齐睿妈妈对洪涛的推辞之言非但没有不快,还表示极为认同。这倒不是洪涛装神棍的手段有多高,和欧阳清比起来他就是个棒槌,身上一点仙风道骨的感觉都没有,甚至连约瑟夫都比不上,人家好歹也是接受过神父教诲的,洪涛连一整句经文都念不出来,在这方面真没天赋。

    不过齐睿妈妈是自己把自己忽悠了,她是先入为主的认为洪涛是通灵大师,现在洪涛承认了她觉得最合理,不承认反倒很难了。而且越是不明说,她就觉得越可信,神秘感嘛。

    “恒通公司……您和叔叔常驻香港?”洪涛随意看了一眼手中的两张名片,原来齐睿的妈妈叫白灵,爸爸叫齐改之。

    名字没啥特别的,可是一看他们的工作单位,洪涛的头皮就有点发麻。他原本以为齐睿的父母就是档次比较高的外交官,现在终于知道她家是个什么身份了,这玩意一点不比大斧子怂啊!

    恒通贸易公司,是一家隶属于外交部的海外公司,规模不太大,名气更没有,缩在香港不知道哪座写字楼里不显山不漏水的,每年的交易额也中规中矩,大部分业务都是进口,除了军工、矿产资源、大规模成套机械之外几乎什么产品都涉及。

    但这是外人的看法,其实这家贸易公司从解放前就已经有了,当时属于周总理直接管理,算半个情报机关、半个后勤机关。

    为什么这么说呢?这就和它设立的目的有关了。这家公司设立的目的最初是为了帮我党在香港采购一些紧俏物资,从药品到针头线脑,反正根据地需要啥它就买啥,顺便也做点倒手生意、打听打听消息、帮着解决一下经费问题。

    抗日战争胜利之后,我党的势力日益强大,可以通过各种手段获取物资了,这么一家小公司也提供不了太多货物。但它在香港经营了那么多年,人脉上有了一定基础,撤销了又有点可惜。

    咋办呢?于是它摇身一变,成了一家专门给高层采购日用品的后勤公司,尤其是奢侈品之类的。解放后新中国受到西方社会的经济封锁,这种需求不降反升,这家公司的规模也有所扩大。

    为了掩人耳目,干脆就划到了新成立的外交部名下,成了一家明明白白的红色企业,不用再偷偷摸摸去搞走私,可以正大光明的采购。功能还是一样,为高层购买国外的奢侈品,再通过各种渠道运回来。

    就算在国家最困难的时期,高层家里也少不了进口的烟酒、营养品、化妆品、服装手表什么的,甚至包括电器、汽车也一样能弄进来。

    这样一个公司必然会接触到很多高层隐私,比如谁家喜欢用什么牌子的电器、谁的夫人喜欢什么化妆品、谁平时要吃什么进口药。

    这些日常生活的信息放到平民百姓家里无所谓,但放在国家层面就是绝密啊。于是这家公司的负责人也就必须忠实可靠,从而也必须地位超然。

    明面上这家公司的负责人在外交部里挂着司长的头衔,但这个司长可不是普通的司长,他基本可以和中国驻美国大使一个待遇了。驻美大使待遇高在了仕途上,都是副部长甚至部长的候选人;恒通公司负责人的待遇则高在实惠和与高层的私人关系上。

    只要不出原则性的大问题,这辈子就算拿下了,这个位置不像外交官一样三四年一任,需要轮换。恒通公司的老总职位基本坐上就不用下来了,除非你自己乐意,否则就算外交部长想换人,也得问问你同意不同意,不同意就换不了。

    再说得明白一点,这家公司就是高层的司务长,还是私人性质的,不公开。首长家里的保姆放到地方上去县长、市长都惹不起,更何况一个司务长了。

    他和高层家里都是随时电话联系、逢年过节必须提着东西上门的主儿,搞不好缺人的时候还得陪着搓几把麻将呢,你说这个玩意咋惹?

    洪涛为什么会知道这么秘密的部门?其实这个部门只是对外神秘,在外交部里人尽皆知。但凡问任何一个外交部的职工:你以后想怎么规划发展方向?

    他们的回答都会是两方面,一方面是努力往上爬,争取当个司长啥的;另一方面就会说,要是能去恒通公司任职就好了,哪怕不是高层职位,当个普通职员也成啊。

    在洪涛的记忆力,不知道哪辈子自己有个担挑就是外交官,他的理想也是去恒通公司任职,不知道念叨多少遍了,最终好像也没混进去。但每次说起这个公司嘴角都会流出哈喇子,向往之情不言而喻。

    “哦?您也知道恒通公司!”齐睿的妈妈很意外,洪涛在她眼里算是有特异功能的高人,天赋秉异但档次并不高,也不是外交部的员工,不应该知道恒通公司这个比较冷门的单位。

    “白阿姨,我是您小辈儿,您这么称呼,我很别扭,还是按照睿睿的辈分论吧。”恒通公司是自己脱口而出的,洪涛没法回答,编瞎话来不及了,干脆把话题岔开。

    “那可不成,你和睿睿按照你们自己的辈分交往,我们另外单论。你称呼我白女士,我称呼你洪先生,这样在任何场合都不失礼,你看怎么样?”不愧是干外交工作的,齐睿妈妈在双方的地位、身份、称呼对等的问题上非常较真儿。

    “您是长辈,听您的。”具体该叫啥洪涛也不太清楚,他本身就不是一个特别严谨的人,平时都是爱叫啥叫啥。

    “刚才听你说还有个师傅,不知道可不可以让我见一见?没有别的意思,在香港那边我也喜欢拜访隐士高人,假如方便的话能不能帮我安排安排,礼数我是不会少的。”

    洪涛说的每句话、每个字估计都让齐睿妈妈记住了,她交往外人还是很谨慎的,表面上热情不见得心里就真这么想,在没摸清对方真正底细之前绝对不会放心,这不,又一个试探来了。

    “我师父去年就圆寂了。”别试了,小爷编的瞎话只要不动刑,神仙来了也问不清楚,凡是能证明的人不是死了就是根本找不到,否则也不会编进来。

    “哦?你师父还是位高僧!不知大师在何处修行?”洪涛是玩命闪转腾挪,齐睿妈妈是步步紧逼,不问出个结果誓不罢休。

    “广化寺的主持,就在我家边上,其实我也不是他记名的弟子。十多岁的时候我在后海边上钓鱼,他看到之后批评我杀生太多,还给我讲了一些当时我也听不太懂的道理。”

    “我上学的时候性子很野,经常惹事,老师和家长都管不了我,也没法交流。但我师父和我聊天我就能听进去,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心里感觉挺舒服的。当时年纪小不太明白,后来才知道他是换了一种方式来说服我。”

    “一来二去的我没事就去找他,下下棋、喝喝茶、聊聊天,他也没教我什么佛法。可是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做怪梦了,问我师傅,他说是我自己心里的声音,别和他说,也不要和别人说。”

    “后来我也习惯了,没把这个当回事儿,如果不是睿睿有心记录还一条一条对照,我自己都想不起这件事儿。”圆,太尼玛圆了,瞎话编到这个份儿上基本也就不是瞎话了。

    说着说着洪涛眼睛里居然浮现出了水气,能把自己都说感动的瞎话,谁要是再不信,那他就是没心的人。而且这还真算不上纯瞎话,除了回忆这个情节之外,其它都是真的。

    不管谁去问,洪涛确实和钱和尚交往了十多年,钱和尚也确实对洪涛另眼看待。唯一能在寺里蹭饭吃的外人就是他,别无分号,不去打听还好,越打听这个段子就越真!

    “这就是缘分呀,当初睿睿能化险为夷也是缘分,现在她和你又有了缘分,看来她这辈子一直都有高人相助,这样我们当爹妈的也放心了。这是我和睿睿她爸给你挑的一件礼物,时间有点匆忙,千万别见笑,也千万别推辞。这次的事儿让睿睿的爸爸受益良多,再贵重的礼物也是应该的,如果你不收,以后我们都不好见你面了。”

    老和尚的故事齐睿妈妈不再追问了,都说出有名有姓的人和地址了,再追问也没什么意义,只能显得小家子气。是真是假光听是没用的,想搞清楚必须亲自去调查。

    不过她此时已经基本相信了洪涛的说辞,这种假话分分钟会露馅,说起来没有意义。基本完成了考察任务,齐睿妈妈伸手从茶几底下拿出一个小纸袋,放到了洪涛面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