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387章 老神仙附体

正文 387章 老神仙附体

    “要不你借我点也成,我给你写借条……”让洪涛这么一问齐睿底气更少了,她恐怕也觉得这种行为是不太符合她所倡导的那种素质。

    “我要是不借呢?”洪涛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您是真不把钱当钱啊,几十万几十万的张嘴就来,还借条,干脆不如说刷脸更干脆。

    “……那、那我就把这张纸给凡凡的哥哥看,上面有好几条我都对上了,你能预测未来,她哥哥肯定感兴趣!”齐睿此时忽然想起自己应该是主动一方,既然已经没素质一次了,那就必须成功,否则就太亏了。于是咬了咬牙,鼓足了勇气打算当一次敲诈者。

    “你还真狠啊!我也没得罪你,下这么狠的手你过意得去吗?”洪涛其实不是想说服齐睿,他费这么多话是在给自己留出一个思考的时间,顺便再探探齐睿的口风,看看她到底知道多少自己的秘密。

    “我、我也没想怎么你……你不是说用两年挣几百万很容易嘛,干嘛就不能带我一个呢,我也不白拿钱,我还干活呢!”齐睿还觉得她自己挺委屈,就好像她想给谁干活谁就得兴高采烈的欢迎,她想要多少工资就得给多少,不给就是不合理。

    “那你告诉我,这张纸上的东西是从哪儿看来的?”洪涛能理解齐睿的想法,她恐怕从小到大也从来没为钱发愁过,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张次嘴,要是被拒绝当然觉得不合理。

    但现在理解不理解先放一边,纸上的东西才是重点,这玩意弄不好就能要了自己小命啊,说不定还得搭上江竹意。反正自己只要被抓紧去,不用上刑就得全招了。

    “没人给我,是那天你睡觉时候说的梦话。我听了半天,觉得你不像在胡说,还有鼻子有眼的,回去之后就给写下来了。”齐睿回答的倒是挺痛快,没和洪涛耍什么心眼。

    “我睡觉还说梦话了!”可是洪涛不太信,自己睡觉从来没说过梦话啊,怎么单和她睡的时候就破戒了呢?

    “可不,一直都在说,有时候还笑,我就是被你吵醒的。”一说起自己和洪涛睡在一起的事儿,齐睿脸上还露出了羞红,有点不好意思。

    “真是邪门了……这些都是你默写下来的?”洪涛不再怀疑齐睿是糊弄自己,她眼神很镇定,不像说瞎话。可是自己新添的说梦话毛病就有点太吓人了,这要是以后老说,那可就不是齐睿一个人会记录了。

    “这算什么,上学的时候几千字的散文我都能背下来!你还没说成不成呢,我就当一个小股东,你说干啥就干啥,只要不做违法乱纪的事儿,我绝不给你添乱。我会打字,还会开车,还会英语和法语。要不我给你当司机吧,你都当老板了,应该有个司机。”

    齐睿很自豪的挺了挺胸脯,刚想吹一吹上学时的成绩,又想起那几十万股份了,马上又把气势收起来一点儿,努力想做出一个求人的姿态,可惜差的还远。

    “你就这么想开舞蹈专场?我虽然不知道你家是干什么的,但应该拿得出这笔钱吧?”真想的出来,当司机两年挣九十万,哪儿有这样的司机我还想去呢!洪涛也没再去嘲笑这位姑娘说话不怕闪了舌头,只是对她的目的还有怀疑。

    “我父母不太愿意让我以后专业搞舞蹈……我要是能开个人专场,就能让他们相信我有能力把舞蹈当做事业了。所以不能要他们的钱,必须得我自己办到!”齐睿还是不愿意多说她的家庭,但是实现理想的决心挺足,一边说还一边挥舞着拳头给自己鼓劲儿。

    “好,有理想!还不光是嘴上说说,是个实干家。那成吧,就算我支持你的理想,借你二十万入股我的公司。记住是借啊,你得给我写借条,而且万一赔了一样得还我钱。”齐睿的这番说辞打动了洪涛,他自己不想折腾奋斗了,但却很想看到别人为了理想拼搏拼搏,人要是没了理想还活个什么劲儿啊。

    即使自己非常不看好她的理想,但力所能及的支持一下也是可以的,而且她也不是陌生人,没用金月的事儿来要挟自己,这说明她还是很有底线的人,就是阅历太不全面了。至于说那张纸上写的东西,她了解的并不多,只是觉得好奇。这就好办,自己可以继续忽悠她,就算花钱买个平安吧。

    “嘻嘻嘻……太谢谢你了,你是个好人……”一听洪涛答应借钱了,齐睿立刻就露出了笑容。这次是真心的笑,两只笑眼都弯成月牙了,还给了洪涛一个很不错的评价。从她嘴里说出谁是好人,那就真不是调侃。

    “这张纸我没收了,这张纸你给我写借条。”好人真是难当啊,不光得有好心眼,还得有钱,这要是不借给她钱,还能是好人吗?洪涛摇了摇头,把茶几上的纸条收了起来,然后又拿出一沓子信纸,连同笔一起推到了齐睿面前。

    “给,写好了,看看成不成?”齐睿的字倒是挺好看,和她的人一样,秀气中还带着一股子英气,大开大合的。

    “恭喜你,你是小蜜蜂公司的第一位股东。但这些股份是暗股,不能体现在公司文件里,因为我的公司是一人公司,不是股份公司,明白吗?”什么借条不借条的,洪涛就当是报答她帮助金月的酬劳了,压根也没打算让她还,只不过换个说法而已。

    “怎么都可以,只要两年后能让我有开专场的钱就成。”洪涛解释了半天,齐睿是一耳朵都没听进去,估计她也不懂这些东西,更懒得听。

    “那是必须的,我保证!”借钱的都那么潇洒,洪涛也能太鸡贼,保证就保证吧,几十万而已,对自己真不算事儿。

    “你是不是会算命啊?那些事儿为什么都能猜中,提前好几个月就知道了?”钱借到了、股东也当上了,齐睿全身都放松了,然后八卦之心就冒了出来,很神秘的凑到洪涛跟前,小声询问着纸条上的秘密。

    “也不算是算命,有时候我会做一些怪梦,冥冥中会有个声音和我讲一些东西,他讲什么我就听什么,内容有的有用、有的没用,也不是每次都准。”齐睿的问题很尖锐,洪涛也想好了应对之策。

    糊弄是糊弄不过去了,她只是阅历少、生活经验少,但并不傻,或者说还挺聪明,有着和自己差不多强烈的好奇心。对付这种人你必须给她一个靠谱的答案,否则她就老惦记着这件事儿,非给搞清楚不可。

    给她什么答案合适呢?这就有点讲究了。说自己会算命不太合适,万一她把这件事儿说了出去,让她家人、朋友知道了,专程来找自己算命咋办?不给算吧,得罪人,给算吧,自己也得会啊。

    这个答案必须无法考证、无法主动复制、无法人为控制,才符合自己的要求。什么玩意这么不靠谱呢?那就只有神神鬼鬼之流了。不管是中国还是外国,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号称能通灵的人,也有人还真信这些东西。而且并不是无知百姓才会信,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会信。那就是它吧,你还别指望我能给你看相、算命什么的,我自己都控制不了,逼死我也没用。

    “那你的梦里有没有说我的事儿?”看,来了不是,听了洪涛的解释,齐睿丝毫没表示怀疑,很认真很小心的问起了她的未来。

    “目前还没有,我梦里很少梦见某个人的具体形象,都是一些事情,就像纸上写的那些,一个具体人物的生活细节都没有。”洪涛怕的就是这个,是个人就非常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什么时候发财、什么时候走背字儿,你只要开了一个口子,再想收就收不住了,所以必须让她死了这条心。

    “也对,你梦见的都是大事儿……以后再做梦能不能和我讲讲,我也想知道知道世界上的大事儿。”齐睿倒不是那种纠缠不清的人,洪涛解释的很合理,纸上确实没有关于个人的事情,连他自己都没有。

    “成,再做梦我就和你说说,但以后别当着人和我聊这些事儿,天机不可泄露,那是要遭天谴的,明白不?”说?说个屁!从今往后老子就不做梦了,你还能逼着我做啊!

    “嗯嗯,这是我们的秘密!”齐睿小脑袋点得和磕头虫一般,美滋滋的扭着小腰走了。

    “秘密你个头,你要能守口如瓶,我跟你的姓儿!”看着那个诱人的背影,洪涛满脑子都是官司。

    保密?指望一个好奇心这么重的女人给自己保这种密?谁这么想谁就是智商不够用。估计她能忍住一周不和欧阳凡凡说就不错了,幸好当时自己多了一个脑子,没顺着她的话说自己会算命。这要是传出去,自己的院子就可以改名叫聪明观了,每年光收香火钱就够自己吃喝一辈子的,洪半仙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