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76章 镇压

    “嗯,现在的你确实和梦里的你更像,原来那个天真纯洁的江竹意已经被梦里的江竹意差不多吃光了,满肚子都是奇思怪想,胆子和野心比男人还大,喜欢追逐权利,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你想过没有,我们俩很可能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梦里那些事很可能真是咱俩做的,只是你现在比我想起来的多。我在这些日子里也回忆起来一些事儿,但还是不太够用。你看看吧,这是我写下来的梦境细节,中间还有很多片段没有,你看看能不能给我补上。”

    现在洪涛百分百确定了,江竹意想起来的事情肯定比自己多很多,甚至都已经融合成梦里那个江竹意了,非常非常像。自己要想尽快回忆起更多记忆,必须要靠她帮助。

    “不看,我先吃饭,白天累了一天,晚上回家你还让我看这么厚的东西,真当我是铁人啊!”看到洪涛从包里拿出一沓子打印纸,江竹意又把饭碗端了起来。此时她觉得已经摸清楚了洪涛老底,可以暂时脱离他的控制,那干嘛还要听他的摆布。

    心里有了底也就有了主意,现在的她不缺主意,应该说是非常有主意。目前的洪涛根本限制不住她,她要好好享受享受没有洪涛限制的日子,还得把这个压制了自己一辈子的男人好好蹂躏蹂躏。这个机会很难得,因为等他也回忆起来之后,自己还得乖乖的俯首帖耳。所以不仅不能帮他回忆,还得故意拖时间,拖到自己过足瘾为止。

    “你最好现在就看,你知道的东西我都会知道,而你不知道的我说不定也知道。既然我能带你回来,有没有可能我还去过别的朝代?比如说现在我们生活的时代是。用你的小脑袋好好想想,想清楚之后把碗刷了,我先去洗个澡。今天晚上你就不用再孤孤单单的了,这么安排你不会有什么意见吧?我记得以前我和你说过,千万别尝试和我耍心眼儿,你是不是忘了?”敢和自己炸刺儿!洪涛真不能忍。就算自己没全回忆起来,也够对付这个女人的了。

    和她就不能客气,更不能含蓄,分分钟得抡起大巴掌猛抽,抽的越狠越服帖,给一点好脸她就敢蹬着鼻子往上爬,只要自己露出一点虚弱的意思,她就会磨着牙准备反噬。

    自己的梦境里不光有古代的江竹意,还有很多现代人,显然不是一辈子。如果说古代的自己是一个人,现代的自己也是同一个人,结论就很简单了,自己比她去过的时代多,包括现在这个时代。她除了天生权力欲望大、脑子好使、手腕狠之外,在现在没有任何先知先觉的优势。那还怕个屁,还得接着抽她,抽服了为止。

    “……”洪涛的反应让江竹意瞬间就攥起了拳头,一张小脸憋得红一会儿白一会儿,死死盯着洪涛走向卧室的背影,直到男人消失不见也没有任何行动,甚至半个不字儿也没说、一声都没出。

    他说的对啊,当年他为什么能死死压住自己?不是因为他的御人手腕有多厉害,而是他知道很多别人并不知道的东西。不光自己对付不了他,那么多国家不照样被他折腾得欲仙欲死嘛。

    就连强悍的蒙古掉进他的大坑里之后就再也没爬上来,如果按照现在的历史书看,当年南宋应该被蒙古灭了,可是自己来到这个时代之前,明明是南宋追着蒙古残余势力打。

    南宋也不再是原来的南宋了,被这个男人给改了,改得面目全非。同时也包括自己控制的欧洲,分分钟得防着从大海对面过来的舰队。而操作那些战舰的人,就是这个男人挖出来的另外一个大坑,大到别人都不知道怎么填上。

    而他在当时使用的一切手段、办法都能从现在的书里找到出处。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很简单的问题,他指不定来回来去转悠过多少个朝代呢。

    谁敢说他没去过五百年之后?自己敢惹一个从五百年之后回来的人吗?那不就和当年的蒙古人、欧洲人、东南亚人一个后果了嘛。

    他是个随时随地给人挖坑的人,挖上几十年根本不算事儿。自己和他相认才二年多,谁敢说他在两年前就没给自己挖坑呢?他当时是记不起南宋时期的事儿了,可是不意味着他什么事儿都忘了,更不能认为他没说就是没有。说不定自己现在就在坑里待着呢,只是因为眼光不够远看不到真相,所以还美滋滋的以为在坑上面。

    越想江竹意是心越凉,之前的成就感、报复的喜悦都没了。现在她得琢磨琢磨怎么去讨好这个男人,让他心软一点,别往坑里填土。命啊,这就是命,上辈子被欺负了半辈子,这辈子还得接着受。

    当然了,也不是没想过再去试试他的底线,看看他到底是不是有自己没见过的东西冒出来。可是江竹意不敢,只要一闭眼就能想起他的手段,然后就再也提不起试探的勇气了。老老实实听话自己能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听话,很大可能就是万人之下了,这点帐她还能算清楚。

    算清楚了帐,心结也就没了,原本江竹意也没打算把洪涛当敌人,只是想趁着他还没有完全回忆起来之前过过瘾,然后还是要听他的。

    现在好了,直接听吧,也别等了,无非就是提前了点,也不算完全失败。对于一个已经习惯了被某个人统治的人而言,这点改变并不难接受。

    “看出有什么不同了嘛?”洪涛洗完澡出来时餐桌上已经收拾好了,江竹意正带着眼镜坐在沙发上认认真真拿着自己打印出来的回忆录看呢。

    “你是个妖怪!老妖怪!”此时的江竹意已经没有一丝一毫不甘了,还得庆幸刚才的选择是正确的。

    这些打印纸上的东西真不是自己能对抗的,他确实去过未来,好多年之后的事儿就清清楚楚写在这些纸上。虽然从时间线上看还有很多断层,可就是这点零零碎碎的回忆也够自己喝一壶的了。和他作对的可能性已经不存在了,他就算没有自己照样可以活得风光无比,而自己缺了他,前路漫漫看不清啊。

    “嘿嘿嘿……你这可是连自己一起骂了,如果较真算的话,你脑子里的那个她今年贵庚啊?死了那条心吧,这份东西你拿出去给谁看也没人信,等真的有人信了,恐怕我第一个被抓走,你就是第二个。然后咱俩住隔壁,每天比着赛的互相揭发对方,说不定他们还会让咱俩生几个孩子,生下来之后拿去做各种实验。”

    “你是想当个宝贵怪胎被人养着试验玩呢,还是打算和我继续合作?说句良心话,上辈子我也没亏待你吧?就这么一个名额,我没带老婆、没带儿子,唯独带着你回来了,你还和我耍心眼!如果没有这些梦,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瞒着我?”服了,但不彻底,还得接着抽,把她最后一丝奢望也抽光,再说正事儿。

    “我向天发誓,绝对没打算害你!只是……只是我想尝尝指挥你给我办事儿的滋味。我是被你欺负怕了,就想稍微反抗一小下。”这回算江竹意算是彻底死心了,洪涛说的那些后果有些她想过,有些还真没想过。不愧是去过未来的人,折磨人的招数都比自己多,不服不成啊。

    “然后呢?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说两句就完啦?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做错了事儿就得受罚,这个规矩你不该忘了吧!”洪涛的小眼睛又立起来了,欺负人真过瘾啊,光靠武力制服别人只是暂时的,从精神到肉体全方位的压制才是真欺负,爽到骨子里去了。

    “我这两天来那个了……”给洪涛承认错误的方式江竹意不陌生,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形式几乎都没怎么变,可是今天不是时候。

    “还敷衍我是吧?”看到江竹意把浴袍带子慢慢解开,洪涛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两年多没碰过这具诱人的躯体了,急切的想感受一下它的手感是否还想以前一样、到底有没有退步。但还不能急,必须完全掌握主动权,第一次就是立规矩的时候,不能马虎。

    “我们去卧室吧……”慢慢脱去浴袍自己,再帮男人去掉浴袍,江竹意又看到那具熟悉而又陌生的身体,很想和它抱到一起。可是她潜意识里还有点抵触,自尊心还在努力提醒自己不能太轻易放弃抵抗。

    “就这里挺好,当初我们好像还在城堡顶层平台上亲热过呢,下面全都是人。看来你是忘了,我先帮你回忆回忆,走,我们去窗口,这里就是我们的城堡。”洪涛根本没等女人说完,一把就把她拽到了自己腿上,而她那两条长腿自然而然也缠到自己腰上,就这么挂在一起向阳台走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