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375章 她变了

正文 375章 她变了

    小姑娘般的齐睿生气快,消气也快,没过几天又乐呵呵的来找洪涛了,还强行坐在洪涛的怀里享受了一下温存,让洪涛好好夸了夸她新买的内衣,才心满意足的拿出一张纸条。

    江竹意的家庭住址找到了,果然已经不是原来的房子,而是换到了京城北面的回龙观小区里。另外纸条上还注明了她的车牌号码、门牌号码和大致家庭情况,一辆黑色桑塔纳2000,好像是一个人住。

    “我陪你一起去吧,用不用化个妆?我有帽子和大墨镜,保证不让她认出来!”齐睿知道洪涛要去找江竹意,她对盯梢的事儿很好奇,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玩的游戏。

    “又不是去当特务,我要和她谈正事儿,带着你这么漂亮的姑娘她还不嫉妒死,能和我好好谈吗?”洪涛现在把齐睿当做一个小妹妹看待,她也确实像个小妹妹,平时甜言蜜语哄哄就会很高兴,尤其是当面夸她漂亮。

    但不管她怎么暗示,顶多是抱抱、亲亲,更加深入的情节洪涛一概想辙避开。再诱人也得忍着,那种感觉太有负罪感,她越纯真这种感觉就越浓。不能欺负老实人啊,等她逐渐成熟起来之后,就知道自己现在是为什么躲着她了。

    “哼,这还差不多。”洪涛的评价让齐睿很受用,在她看来,什么张媛媛、孙丽丽、金月、江竹意都是庸脂俗粉,只要洪涛不瞎,必然能看出自己的优势。男人和女人在她眼里就是数学题,1+1必然等于2,没有其它可能。

    再次见到江竹意时京城已经进入了盛夏,洪涛也过完了他的二十八岁生日。

    为了怕被江竹意的干妈发现,洪涛溜溜儿盯了两周的梢,还好几次整天把车停在她家楼下,一待就是一天一夜,才最终确认江竹意真是一个人住,她干妈确实不在这里。于是他找了一个周末,提前到江竹意家的楼下就位,等着她下班回来。

    要说这个女人可真能干,这么多天洪涛就没见她休息过,也没见到她按时按点下班回来过,最短的加班时间也得一小时左右。之所以选择周末来,就是因为她在周末的加班时间好像短点,不至于半夜才回来让自己等太久。

    “……洪涛!你怎么来了?”猛然在停车场看到洪涛,江竹意的表情很精彩,错愕、迷惑,还有点小小的恐惧。

    “你别紧张,我不是来私下报复的,今天我来是想找你谈谈。你还没吃饭吧,我看小区外面就有个饭馆,要不咱们过去一边吃一边聊?”洪涛尽量让自己显得很心平气和,现在他还不确定江竹意是否也做过那些梦,所以还不能说得太直接,以免让她产生什么其它的想法。

    自己这些天看到江竹意每天起早贪黑忙个不停,为的就是把工作干好,确实也是个值得敬佩的人。另一方面也不该怨她带队去检查自己的电脑屋,那件事儿自己也问过分局网监处的袁科长,确实不是她特意来的,就是一次普查,与消防处的检查纯属偶遇。

    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让自己对她恨不起来,梦里、或者说记忆里的她对自己很忠心,一生也没对不起自己,这辈子她的第一次还是被自己拿走的,怎么说也不该对她有怨恨。

    “我很累,不想再出去了,要不去我家里谈吧。如果你愿意,还可以给我做顿饭,以前你不是经常给我做?”江竹意站在原地想了一小会儿,提出了一个不同的建议,语速很慢,还有种期待的意味。

    “走吧,我帮你拿。”忽然间洪涛感觉面前这个女警察好像又回到了两年前,身上那种让自己厌恶的东西突然没了。

    江竹意的家不小,三居室,一看就是新房子。可屋里很空旷,家具都没配齐,有两间屋直接都空着,一点儿过日子的感觉都没有,更像是饭店的标准间,无非是多了个厨房。

    “你就这么过日子?”相对客厅和卧室,江竹意的厨房还算整齐一点,至少锅碗瓢勺、冰箱、微波炉、灶台什么的都有,看样子也不怎么用。

    “单位新给换的房子,我就一个人没时间收拾,先凑合凑合。我去洗个澡,做饭的事儿就交给你了啊。”江竹意一点没有把洪涛当客人的觉悟,连杯水都没给倒,随手向厨房一指,就径直走进了卧室,还没关门。

    “那你干妈呢?”洪涛进来之后眼珠子就没闲着,四处踅摸她干妈的踪迹,就算没发现第二个人的生活痕迹,也还不死心,冲着卧室的方向问了一句。

    “她去年退休了,在这里生活不太方便,回老家去了。”江竹意的回答彻底打消了洪涛的顾虑,很合理也很合情。

    她干妈那种工作确实不适合退休之后留在当地生活,反扒民警一旦出了名,就等于多了成千上万个敌人,任何打算在公交车上施展身手的贼偷们,都得把她们或者他们的照片牢牢记在心里。不光是为了躲避,有机会他们也会报复报复,比如你退休了。

    晚饭很简单,可乐鸡翅、爆腌黄瓜条、鸡蛋炒青蒜、一人再来一个咸鸭蛋。江家的厨房里也就这么几样菜,土豆都长芽了,要不还能多加一个酸辣土豆丝。

    “别扯了,再扯衣服领子就从肩膀上掉下来啦,要不干脆脱了吧!”洗完澡的江竹意换上了便装,只是领口开得很大,面对面坐在一起让洪涛都没法夹菜,一抬眼皮就是一片白花花。

    但洪涛明白江竹意不是在让自己看她的身体,是在向自己展示她脖子上挂的那根金项链。这件首饰就是当年自己给她买的,现在看上去已经不太时髦、不太贵重了。

    “我知道你看到了,只是成心不说。这两年我一直都戴着,它也是我唯一的首饰。你可能又给别的女孩子买过更贵、更漂亮的首饰,不过在我眼里它最值得纪念。”对于洪涛的说话方式江竹意应该是最了解的,不仅是现在的她,更多来源于梦里那个她。

    “你怎么变得这么牙尖嘴利了,还是以前的你更可爱。权利真有这么神奇,能彻底改变一个人的性格?”而她的说话方式洪涛就不那么熟悉了,梦里那个她自己刚记起来没多久,也不连贯,了解得还没那么深。

    “……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难道我本来就不该这样?”江竹意放下饭碗,眯起眼睛凑到近前,盯着洪涛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好像是有点失望。

    “我今天来就是想问你这个问题的,你走了之后我的怪梦也停了。大年三十的夜里怪梦突然就来了,当时我觉得可能是你回来了,可是出来找了一圈没发现。没想到你还真回来了,那天夜里你去过我家附近吧?”

    洪涛知道江竹意问得是谁,从这点上讲她好像比自己知道的要多一些。原因就出在那些梦上,她没有自己也能做梦,自己却必须有她在身边才成,真是被动啊,这种被人看透的感觉很不好受。

    “嘻嘻嘻……你还挺聪明的,当时我就坐在你家外面的一辆车里,足足坐了好几个小时,腿都冻麻了。看到你出来东张西望的时候,以为你又是在作怪。本来我想出来和你见见的,可是还没想清楚你就回去了。原来是你梦到了我?和我说说,在你的梦里我是什么样子的?”

    现在江竹意心里全明白了,合算这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男人,没有了自己就不会想起过去的事儿。这种感觉太好了,很有成就感,就好像自己可以控制他一样。哪怕只是暂时的,也比永远被他控制强啊,舒服一会儿是一会儿嘛。

    “这是谁给你出的主意把头发剪这么短,难道就没人和你说过这样子看上去你那份纯真的感觉就没了,像个深谙世事的老油条,还是脾气秉性怪异的那种。”近距离直视江竹意的脸,这种感觉有点陌生,不过还能记起当时的感受,和现在完全不同。

    那时候的她是个浑身阳光的透明姑娘,现在却有点妖怪的感觉,并不是说不好看,正相反,短头发的江竹意甚至比长发的还漂亮,只是感觉不同了,是一种妖气的美。

    “哼,你以为我一个人在国外好过啊!同去的一共只有三个女人,另外两个还都是结过婚的,我要是不把自己搞得怪异点,早就被我干妈和局领导嫁出去了。这些事儿你应该很明白,警察和别的单位不同,领导不光要管工作,还得关心下属的私生活。要想拿到一定权利,私生活问题上就得符合规矩。要不是为了回来找你,我早找个副局长的候选人嫁了。”

    对于洪涛的评价江竹意有点气愤,用筷子点着洪涛鼻尖,把她这两年里受到的委屈发泄出一点,但看她的表情不像很悲愤倒像是在炫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