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371章 女医生

正文 371章 女医生

    “你身上的肉不是自己的吧?流这么多血一点都不疼?”看着洪涛四处乱摸乱看才能找到伤口,齐睿真是无法理解。自己手指上有个倒刺都会疼得咧嘴,怎么到了房东身上伤口都一扎长了他楞不知道呢?还能活蹦乱跳折腾这么半天。即便是现在发现了,也没看到他有什么疼的表情,就和在说别人身体一样。

    “肾上腺素会减弱疼痛感,精神一紧张也会忽略疼痛感。刚才你差点挂了,我这点小伤不算事儿。对了,我这里好像还有破伤风针,不用麻烦救护车了,但得麻烦你给我帮个忙。脚上的伤口我能够到,可是胳膊后面这个够不到,你能成不?”

    一提起去医院,洪涛也不太乐意,主要是这点小伤跑一趟不值,只要有破伤风针,自己就能处理。但需要一个帮手,最好别去惊动张媛媛,否则她又该疑神疑鬼自己和齐睿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了。

    “我没学过医……”齐睿倒是不晕血,多看几眼也没事儿,但是让她处理伤口就有点勉强了,从小到大这是第一次。

    “你看我像学过的吗?这玩意不用刻意学,我简单教教你就成。看见了吧,拿着棉花蘸上酒精,然后把伤口擦干净就成,你就当是买的猪肉掉地上了,捡起来把它擦干净,越干净越好,别怕手重,我身上没长疼痛神经,不怕疼。来来来,试试看,挺好玩的,你会有一种手掌生杀大权的感觉。”

    一看齐睿并不是看到血就吓得手足无措的女人,洪涛放心了。这玩意还学个屁啊,擦一擦消消毒纱布一缠就完事,只要能让伤口合拢,十多个小时之后肌体就会开始愈合,根本不用缝针。从小到大自己受伤次数太多,这点伤还真不算啥。

    “你后背上怎么这么多伤疤?”让洪涛一忽悠,齐睿也觉得处理伤口还真不是什么难事儿,可是当她端着铁盒子走到炕边,看到光着膀子趴着的洪涛时,注意力又从胳膊伤口上挪开了,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男人后背上那些疤痕,挺好玩,和一条条小蚯蚓似的。

    “流氓嘛,都是挨打的时候多、吃肉的时候少。风光一次就能说一辈子,但天天挨揍从来不说,我这就是天天挨揍的证据。你老觉得我是流氓看不起我,哪儿知道流氓也是个高危工作,想干好不容易啊,全身都是职业病。”冰凉凉的小手在自己后背上轻轻滑动,瞬间就让洪涛原本就没瘪的小帐篷又鼓了几分。不过现在他不怕了,因为趴着呢,把裤子撑破也没人能看见。

    “你觉得当流氓挺风光?”让洪涛这么一搅合,齐睿的紧张情绪基本没了,甚至嘴角还露出笑容。什么事儿到自己这位房东嘴里都变味儿,让世人不耻的流氓居然也能说得这么煽情。

    “风光不风光一会儿再聊,齐大夫,你要是再不给我治疗,我这个流氓就该失血而死啦!”具体当流氓是个什么感觉,洪涛觉得光靠说是无法让齐睿这样的女孩子理解的,她的生活环境和自己差距太远,虽然岁数差不多,可代沟依旧有,还很宽。

    “那你就闭嘴,比大夫话还多,讨厌!”被洪涛称作医生,齐睿觉得挺受用。现在的情景让她想起了儿时的过家家游戏,那时候自己就喜欢当医生,还缠着妈妈给自己买过一身玩具医生装备呢,从白大褂、白帽子到听诊器一应俱全。

    “得嘞,齐医生您就开工吧,叫一声疼我就跟你的姓!”感觉到齐睿也爬上了炕,双腿分开坐到了自己后腰上,洪涛不禁又想起刚才看到的画面,然后就觉得炕面恐怕要被自己顶漏了。但想略微抬起一点臀部留出点空间都不成,上面还压着百十斤呢。

    “疼不疼?我再轻一点啊……”再男性化的女人也有其母性的一面儿,只是表达得不那么频繁罢了。现在的齐睿就浑身散发着母性光辉,不光轻手轻脚,还一边擦一边用嘴吹气,每擦一下就小声询问一句洪涛的感受。

    “这样就完啦?看来当医生也没什么嘛!我再帮你把脚上的伤也一样清理了吧,你自己不好弄。”在洪涛的指挥下,胳膊上的伤口很快就处理完了,纱布最后还系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让齐睿很有成就感。于是她坐在洪涛腰上直接转了半圈,改成脸冲后坐大腿了,搬起洪涛的左脚打算接着当医生。

    “别别别,不合适,还是我自己弄吧。”自己的脚虽然不脏,但让一个女人这么摆弄也有点尴尬,可是洪涛只能口头反对,他没法起身,更不能挣扎。

    “这有什么,我们上学的时候也要互相帮同学往脚上贴胶布、换药,也有男同学。呀,伤口里有好多沙子,怎么办?”齐睿非但没停手,还更来劲儿了,拿起棉花就擦,先把脚底板全都擦了一遍,这才小心的分开伤口,然后就遇到难题了。

    “卫生间的柜子里有新牙刷,你拿一个用酒精洗洗,然后蘸着酒精把脏东西都刷出来。这回真得轻点,有点小疼。”还能怎么办啊,到医院去也是这个待遇,无非就是换一种专用的刷子,其实和鞋刷子也没什么不同的。

    很快屋里就响起了一种非常怪异的声音,如果不看光听很容易误会,不仔细看也很容易误会。一男一女全都衣衫不整,男的趴着,女的坐在他大腿上,抱着男人翘起的一只脚,拿着一把小牙刷刷脚心。每刷两下男人就会从捂在枕头里的嘴中发出一种类似哼哼的声音,另一只脚还忍不住怕打着炕面,不知道是疼还是别的什么感觉。

    其实是真疼,用牙刷刷伤口,还得蘸着酒精,这尼玛就是上刑呢。齐睿还不太敢下手,可越是慢洪涛罪受的就越大,本来几下就能刷干净,这下好了,一点一点慢慢刷吧,痛感延长了。洪涛还没法埋怨,让人家小姑娘干这个活儿本身就不合适,还挑啥毛病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