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356章 内线消息

正文 356章 内线消息

    这也就是看在郑舅舅的面子上小舅舅没下黑手,否则现在的婚礼就是一个天然的局,借着郑大发的引荐和孟津的衬托,小舅舅分分钟能把他自己描述成一个带着红色背景的神秘商人,然后手里攥着几个亿的大投资等着这些位官员乖乖送上门挨宰。

    要是他们脑子还够用,顶多就是被骗吃骗喝几顿,如果真有利益熏心的主儿,搞不好县财政就得又出现一个大窟窿,然后小舅舅就再也不敢到沙城附近转悠了。

    对于这种场面,齐睿和欧阳凡凡显然不太适应,就算碗筷都是新的她们也极少去碰,和桌上的人也没什么共同语言,除了看一些新鲜的生活细节之外,也就只能和张媛媛、孙丽丽以及保**聊天。

    保罗在这方面确实有过人之处,他属于狗皮膏药的,去哪儿都能贴上。有一嘴中文的帮助,不管口音对不对吧,至少能交流,再加上一张利落的嘴皮子、一副仅次于洪涛的二皮脸和事事好奇的性格,在酒席上称得上如鱼得水。现在他正用洪涛教给他的缺德招数,举着一杯只在杯子边上抹了白酒的凉白开水,逮着谁和谁干杯、挨着桌子的敬酒呢,还免费给大家演唱德文版的婚礼赞歌。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新郎新娘也敬天敬地敬父母礼成之后,高帝的歌舞表演上场了,他自己充当主持人,把他带来的人说得就差赶上春节联欢晚会的档次了。还别说,现场气氛让他这么一忽悠确实热烈了起来,叫好声震耳欲聋,有几个喝得有点多的还跑到门廊下面跟着一起跳了起来。

    “你小子真不是东西,比你舅舅还操蛋!”当音乐声一变,一排穿着泳装的大姑娘踩着猫步缓缓走出来冲着下面的人群开始搔首弄姿时,孟津终于明白洪涛拉来的一车模特是个什么章程了。为了在同为官员的几个人面前表示他的正义性,洪涛的脑袋上又挨了一巴掌。

    “哎,我看就很好嘛,小地方文化生活匮乏,但广大群众也是需要业余文化生活的。现在政策放开了,思想也要随之放开,电视电影里也有这些节目,现场演一演应该不算过分。老孟啊,这里不比城里,一年到头也就过节才能看上几眼庙会,乡亲们苦啊!”和孟津比起来,那位副县长显然更关怀群众的疾苦,为洪涛平了反。

    “就是就是,你平时有歌厅夜总会可逛,我们这儿的歌厅里都是四十多岁的大姐,你要不嫌弃,晚上我请请你?”孟津也就和洪涛装装大尾巴狼,到了小舅舅和郑大发嘴里,他的尾巴就装不出来了。

    “老高、老高!停停停,这个节目不能这么演。我带个头啊,就这个杯子了,咱们挨着桌子轮,一桌派一个人出来干一杯。但这个酒不能白喝,咱是有说道滴,一是感谢各级领导屈尊寒舍为犬子的婚事添彩;二是为了感谢各位远道而来的亲朋好友看得起我们郑家;三呢,也是祝愿今年的日子越过越火红。既然有说道,助兴的节目就不能少!我是个俗人,吃饭就是大鱼大肉、喝酒就是大碗大杯、看节目就是大**大腿。来来来,一杯酒外加一万块钱换姑娘们一件衣服,咱们讨个彩头好不好啊!”郑大发高兴,觉得是时候再把气氛烘托一下了,时间也不早了,总不能老耗着贵客,大家都忙啊。

    “好……”就算有说不好的,比如齐睿和欧阳凡凡,可她们的意见真没人听,也听不见,此时院子里吼声震天。

    高帝带着来的模特队真彪悍,大冷天穿着泳装出来,即便是有大棚也冻得浑身通红,但这还不算啥,当郑大发一仰脖代替洪涛这一桌把一茶杯小三两白酒一饮而尽之后,身后立马有个小弟把一沓子百元大钞扔上了舞台。

    再然后就少儿不宜了,台上台下就和互相打架一样,你扔上来一沓子,我扔下去一件,不光扔,扔完了还得继续跟着音乐节奏扭着身体转圈走,双手还得插着腰不许遮掩,玩的就是规矩!

    模特表演一结束,以副县长为代表的县政府官员就该撤了,这也是规矩,你这么大官老坐在这里不走,让别人怎么尽兴啊。跟着副县长一行人,洪涛几个也辞行了。郑大发也没使劲儿挽留,他也知道城里人不太适应这种过于粗放的场面,留下来是白白受罪。大家不是外人,也就不用那么客套。

    “唉,有钱就是腰杆硬啊!看着那些钱我都有心上去脱两件了。”去取车的路上,孟津又开始感叹了,别看他平时吃喝玩乐一样不缺,可那都是用权利换的,真正到手的现钱没几个。有他也不敢拿,他家老爷子死板的很,帮朋友忙可以,但歪门邪道绝对不许有,敢有就敢大义灭亲。

    “孟哥,您就要点脸吧。您说就您这一身打扮,秋裤套棉裤、秋衣带毛衣的,光裤衩就穿两条。我郑舅舅傻啊,花一万块钱买你条破裤子,还是单位发的!”刚才白白让他打了自己脑袋一下,洪涛还记着呢,找到机会必须挤兑几句过过瘾。

    “咱当着女士说话能不能文明点?你没事穿两条裤衩啊!我听说你小子这一年多发了笔小财,要不我也斗一次地主,分点粮食回家过年?你舅舅要去包饭店了,我不参与经营,但入点股份不为过吧?”孟津看了看前后左右,觉得和洪涛斗嘴有损自己的正面形象,干脆提钱吧,形象再重要也得吃饭不是。

    “没钱!地主家还吃窝窝头呢。想借也成,总不能空口白牙的借吧,拿出点诚意来!”对于孟津的态度洪涛基本和小舅舅一样,他真张嘴自己真得借,还不能指望还。可话不能这么说,总得拿着点糖,否则就太跌份了。

    “你还别说,我真有诚意,和你电脑屋息息相关。想听,乖乖把股份送来,不听就拉到,到时候可别说我没告诉你。”孟津也属于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他百年不遇张一次嘴,早就做好了应付洪涛耍赖的准备,留着后手呢。

    “和电脑屋有关……丽丽,回去你开车……算了,凡凡,还是你开吧,你丽丽姐有青光眼,今天太阳太毒,她看不清路。”这句话算是捅到洪涛软肋上了,不光是他的软肋,张媛媛闻声之后也用外人不易觉察的方式给他使了个眼色,意思就是赶紧打听打听。

    “你才青光眼!”孙丽丽就烦别人诋毁她的驾驶技术,可是怕啥说啥,洪涛非要往她软肋上捅,不急眼才怪。可是没等她把话说完,张媛媛就拉住了她的胳膊,几个女人先走了。

    “没事儿说吧,我是保罗的媒婆,他此时就是一个不懂中文的德国人,对吧保罗?”女人们走了,孟津还不打算揭底,又把眼光盯到了保罗身上。体制内的人干事儿就是谨慎,洪涛总不能把保罗也扔下,只能为他打了包票。

    “……”保罗和洪涛这个中国师傅混了几个月,已经有点中国通的感觉了,若无其事的把脸转到了另一边,还举起手中的相机,放慢了脚步落在后面。

    “开春市局要调整、新设一部分职能部门,和你没关系的我就不说了,但有一个新部门肯定和你有关系。原来的信通处现在要分开了,一部分还是信通,和技侦混编,还干原来的差事。新分出来一个二级处叫网络安全监管处,专门负责和互联网安全有关的工作。”

    “这个部门不光市局有,各分局也要新成立,你的电脑屋东城、西城、海淀都有,以后光跑分局就太麻烦了,得提早去市局活动活动。”

    “另外我还听到一个传闻,是区文委的人说的,估计也不是空穴来风。近半年多电脑屋、网络培训之类的场所越开越多,社会反响越来越大,负面新闻也越来越多,市里已经要着手抓这一块的工作了。目前这种经营模式还是个新事物,不管是工商局还是文委或者公安,都没有直管权利,但又都担责任。”

    “现在以文委牵头,三家职能部门正在研究到底该由谁具体管理的问题,这件事儿吧应该不会太快,主要是责任和利益不匹配。一个电脑屋才上几块钱税?有多少油水?可出了事责任可不小。前段时间邪教不就是利用网络互相联系嘛,这个黑锅谁也背不起,所以谁也不乐意直管,但又都想有点权力,具体倒时候怎么分配,估计要扯皮很久。”

    “不过也不能轻视,公安这块成立网监处就是一个信号,你还得多扫听扫听,只要出来什么新规定,但凡能往公安这边靠的你就赶紧靠上,就算以后归别的部门管了,也没亏吃。”孟津这一说起来就和做工作报告似的,方方面面一应俱全,前因后果讲得清清楚楚,由不得你不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