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332章 好男不和女斗(400票加更)

正文 332章 好男不和女斗(400票加更)

    此时洪涛刚给费林上完刑,其实打人也是个苦活儿,尤其是这种打重了不成、打轻了没意义的情况,必须用全身肌肉控制力道,十几下下来手腕子和整个大臂都是酸的。

    但累了还不能说,不仅不能说,连一丁点表示都不能有,否则唐晶这头笨熊就更不怕了。几秒钟之前他还冲着被洪涛打得原地蹦高的费林笑呢,一点也没考虑这根钢管落到他自己身上该咋办。

    “我让你自己说,该不该挨打?还有脸笑别人,你是打算让我动手还是让老费动手,自己挑!”趁着说话的功夫,洪涛打算先喘口气歇歇。

    “国家都解放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有冒充恶霸的人,你这叫犯法,别把无知当骄傲。”唐晶还没想明白到底是让老费打合适还是由洪涛亲自动手合适的问题,洪涛身后就响起了一个沙哑的女声。

    洪涛正等着唐晶回答自己的题目呢,他觉得自己这道题出得太有水平了。如果唐晶说让自己打也还罢了,但凡他敢说让老费代替,那他今天就得瘸着腿回家。他不瘸老费就得瘸,反正得瘸一个,这就是和老大斗心眼的后果。

    自己可以原谅他们、体谅他们、欣慰他们的进步,但两万多块钱也不是小数,想一想肋骨就疼。死罪可免,活罪必须要受,这次不打疼点下次他们就记不住。

    “这是谁没看住裤裆不小心把你给露出来了,身上皮肉痒痒了吧,用不用我给你……你谁啊?”猛然听见身后的声音,洪涛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邻居要来管闲事呢,脸当时就耷拉了下来。

    这也太不懂事儿了,合算我改行当了商人你们就以为我好欺负啦!必须不能惯着,否则以后就人人都敢有事没事的站出来教训自己一顿。身体还没转过来,骂街的话就先出来了,然后才这么一转头!好像骂错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街坊二大妈、三婶子,而是一个干净利落的姑娘。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也没必要知道,你这种行为谁都有权利管。请你离开这个地方,最好到别的地方也不要再这么没素质。他们如果犯法了有政府管,你没有动用私刑的权利!”刚一张嘴就被洪涛骂了一句,还骂得那么难听,叫睿睿的姑娘脸冷的都快往下掉冰碴子了。

    面对比自己高半头、宽一圈、手里还提着一根铁棍子的恶霸房东,小姑娘毫不畏惧,把胸脯一挺,义正言辞的对洪涛发出了正义的讨伐。她的嗓音非常特别,低声说话的时候有些沙哑,声音一大就立刻变得清澈透明了,高音部分异常尖利,就像是玻璃碎裂的脆响。

    “涛子,怂了吧?人家小姑娘说得对,你说你没事儿就来一出三娘教子,附近的孩子都不敢从你家门口过了。你们之间打打杀杀的关上门在院子里怎么折腾也没人管,非要摆出来让大家伙儿看就有点不合适啦……”

    洪涛让这个突如其来的剧情弄得有点骑虎难下,看到后面追过了来的欧阳凡凡,他觉得这个烟嗓姑娘可能是盛唐古艺里的客人,就想不去搭理她,再怎么说自己也是房东,和房客把关系搞僵了没必要。

    可是周围看热闹的人不想让他就这么溜过去,以前是没人敢出头指责,现在这位正直的姑娘勇敢的站了出来,他们也就开始跟着起哄,准备看个大热闹。

    如果洪涛怂了,那就是大快人心;要是他把这位姑娘也打了,热闹就更大了。这些人也不是傻子,人家店里整天都是豪车来豪车去的,估计都不是怂人,地头蛇勇斗过江龙,嘿嘿嘿,谁输谁赢都能过过眼瘾。

    “去去去,都在这儿起什么哄啊?我们这是训练呢,管你们什么事,闲的蛋疼我给你们捏捏!”看到老大被问住了,费林立马担负起解围的任务,龇牙咧嘴的驱赶着看热闹的人。唐晶更绝,直接把旁边的自行车举了起来往外平推,你爱躲不躲,反正碰上活该,有本事你和我干啊!

    “对,我们训练呢,训练不犯法吧?”古人言邪不压正,确实是这么回事儿。此时洪涛就是邪,烟嗓姑娘就是正。动手他是真不敢,一点理都不占。认怂吧,也不成,当着这么多人认怂已经不是战术问题了,而是大战略的失败。咋办呢?费林的借口很好,拿来用用先把她糊弄走,自己稍微丢点面子也不算不能接受。

    “房东大哥,她是我的朋友。这事儿也不能全怪她鲁莽,您看我们店里来的都是素质比较高的人,您要不换个地方……训练。大家谁也别受影响比较好,您说呢?”看见洪涛要耍赖,欧阳凡凡不得不站出当和事佬了。她也不想和房东把关系搞得太僵,虽然洪涛不是真正能做主的人,但因为一件小事吵起来也没必要。

    “素质高?哈哈哈哈……别和我扯这个淡了!本来我还不想聊这个事儿,现在你非往前凑合,那我就和你好好唠唠,二奶配说素质这个事儿吗?”这番话说得还算工整,可坏就坏在她说话的口气和表情上了,怎么看怎么像是在打发一个叫花子,不屑和不耐烦的情绪是个人就能看出来。

    这下洪涛可不干了,凭什么受这个气啊,别说是看在张媛媛面子上,就算张媛媛自己来了也不敢和自己这么说话啊,敢说就敢骂回去。

    “你说谁是二奶呢?把话说清楚!”洪涛急了,烟嗓姑娘也急了。当着这么多人被人说是二奶,这和指着鼻子被骂娘没什么区别。

    “是不是二奶自己琢磨去,我也不是瞎子。你们店里那些开车来的女人一般都开什么车?我无意间数了数,五辆雅阁、三辆思域有吧?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想法,开这种车的女人不能说百分百不是自己买的,也得有百分之五十了吧?她们不是二奶是什么你告诉我?如果你觉得我说的不对,来,你问问大家伙儿,什么叫二奶车?你敢打包票她们里面就没有傍着大款的?”

    “二奶就二奶了,我也不歧视二奶,能傍上大款那也是本事,最次爹妈得给生张差不多的脸蛋吧?可咱就别当了二奶还要谈素质了,会点吹吹打打、蹦蹦跳跳,认识几个文艺圈里的人就比别人高一头了。”

    “我这么和你说吧,那几个老师、导演、制作人什么的,百分百就是臭流氓,祸害的姑娘没一百也有五十了。你们和他们混在一起,还有脸说自己素质高?”

    洪涛还真不是信口雌黄、血口喷人,他虽然只进过一次盛唐古艺,但平时出来进去的也没少观察来这里的人都是什么成分。这也是作为房东的责任,总不能说拿了房租就什么也不管了,万一你在我房子弄个窑子,到时候你被抓没事,我还得跟着吃瓜落多冤啊!

    这一观察不要紧,洪涛就看出来点端倪。来这里的人档次确实都不低,可成分就太复杂了,尤其是女人,既有看上去很单纯、像是刚出校门没多久的女孩子,也有满身风尘、比张媛媛玩的还深的交际花。有钱人愿意沾点文化,这一点洪涛能理解,所以才没去多管什么,只要别在这里搞什么乱七八糟的活动就成。

    “开车怎么了?开好车就是二奶啊!你血口喷人!”洪涛的嘴太损了,这番话一出口烟嗓姑娘都快疯了,冲上来就喷了洪涛一脸吐沫星子。动作这么一大,她披着的风衣前襟开了,露出了里面的练功服。

    “我可没说你是,不过您也穿得够暴露的。别人都是露胳膊露大腿,您干脆里面真空啥都露了,真挺豪迈啊!”洪涛眼前一亮,也顾不上继续耍嘴皮了,这件红色的练功服布料真薄,半透明,里面有啥没啥一目了然,不光是上面,下面也看得见。

    说完了这句话,洪涛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就是自己的脸正处于很危险的位置上,哪怕对方真是二奶,也架不住自己这么说、这么看,轮起来给自己一巴掌的可能性非常非常非常大。

    练各种搏击技能带来的并不是身体素质和技术,最关键的是反应速度。此时就能看出来练家子和普通人的区别了,洪涛这个铁板桥做的太是时候了,早一秒钟女人的手还没扇出来,白做;晚一秒钟就扇脸上了,还是白做。

    “臭流氓!无耻!败类!混蛋!”一秒钟就决定了一个人的脸到底还在不在,洪涛保住了自己的脸,却拦不住女人的嘴,一连串区别人类的形容词像连珠炮般从烟嗓姑娘的嘴里喷了出来。

    “好男不和女斗!”如果自己不去偷看人家身体本来是可以占理的,可现在怎么说也没理了,那还等什么,溜吧!趁着周围看热闹的人还没反应过来,迅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才是正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