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16章 贪心

    “我最多只能在这儿待三天,还得回去上班呢……舅,要不咱去试试?”洪涛听了醋舅舅的诉说之后也有点含糊,可是人就这样,一旦有了贪心,觉得有大便宜可占,往往会忽视掉一部分安全问题。

    “嘿!搞不好咱们是遇上同行了。傻小子,要我说啊,干脆玩三天回家,就当是你请你舅舅旅游了,这不也是应该的嘛!”贪心是小舅舅他们这种人的大忌,尤其像小舅舅这样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的,靠的就是知进退不贪心。他连去试试的想法都没有,干脆就要直接放弃。

    “不试试就回去多亏啊!要不约约他们,找个安全的地方碰面,先听听他们怎么说吧?”洪涛还是不死心,如果就这么回去,自己不就成失败者了嘛,小舅舅还得把自己当小孩看待。风险是有,但可以想办法避免,洪涛不相信在羊城繁华地段还敢有人生抢,不去见见那些人心不甘。

    “你就是个犟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货。成,这回我就让你看见棺材一次。李哥,你这个舅舅也别白当,明天先给我们弄两张下午回去的票,只要去了不管成不成,这地方我们俩都没法待了,你也别出面,免得以后有麻烦,我和他一起去。”小舅舅一看洪涛的样子就知道还心存侥幸,而且光靠说服很难改变,他也不是个善于说服的人,干脆就用实战代替授课吧。

    “没说的,还敢骗到咱们爷们头上来了,我倒要看看他们是个什么路数。不过啊,咱们还得好好合计合计,千万别在阴沟是翻了船。小刘,你带小涛先去荔湾公园里转转,我和胡总出去一趟。”醋舅舅已经以地主自居了,好朋友来了,当然不能被骗子骗,不管是真仗义还是假仗义,他都得出力。

    虽然刚刚四月份,在京城还得穿着长衣长裤呢,可羊城的气温已经接近三十度左右了,不光气温高,还有点闷,刚在酒店房间里洗完澡没两个小时,出了酒店没走十分钟身上就又黏糊糊的了。这时候洪涛才明白香港电影里为啥总喊着冲凉,那根本就不是洗澡,只是为了冲掉身上的这种感觉。

    由于心里有事儿,洪涛也没心思跟着这个陌生女人乱逛,随便在公园里转了转就借口累了返回酒店房间。小舅舅和醋舅舅还没回来,也不知道他们干什么去了,自己的发财计划到底能不能成心里也没底,按说应该睡不着。可是洪涛在火车上熬了一天一宿基本没合眼,往床上一躺困意立马就来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天色正好蒙蒙亮,洪涛都不用看表就知道是早上五点。这是他的生物钟,每到这个点儿,只要没喝多肯定会自然醒。

    醒了干嘛呢?如果是夏天,他就会不刷牙不洗脸,先去后海里游一圈,把身子骨活动开之后,再刷牙冲澡吃早点。这个毛病是从姥爷哪儿落下来的,一旦习惯了,早上起来不活动活动,一天身上都不舒服,不用别人逼,自己就想去。

    身在外地,就算有水洪涛也不敢下去,不知深浅心里就会打鼓,所以游泳是别想了,干脆就跑跑吧。说实话洪涛非常不爱跑步,因为他天生膝盖就不太好,一累就酸疼,跑步、走远路、爬山都是他从心眼里抵触的活动。不愿意逛商场有一部分是习惯,有一部分也是因为身体。但不运动运动就不舒服,所以还得跑,远了也不去,就在酒店附近转两圈完事。

    “舅,六点多了,起来吃早饭去吧!不对,应该是喝早茶!”其实真没跑多远,两公里不到,可是身上的汗都顺着腿往下流,天气真心不适应,不用跑,走着洪涛都出汗。回到房间的时候小舅舅还睡呢,他的作息时间可就没谱了,有事半夜起夜没问题,但没事的时候一觉能睡到吃午饭。

    “大早上你就折腾吧,跑一身汗不是闲的嘛!”懒蛋总是看不惯勤快的,小舅舅对精力充沛的洪涛非常讨厌,睁着一只眼先伸手拿了一根烟,靠在枕头上抽上了。

    这也是他的生活习惯,被洪涛总结为起床三部曲。第一步就是迷迷瞪瞪的抽根烟,再就是拿着手纸去厕所蹲至少十分钟,回来之后啥也不干,先来一杯滚热的茶水,然后才算真正起床了。这三个步骤缺了一步,他也是整天浑身不舒服。

    等他的起床三部曲唱完了,再去叫醋舅舅,然后又是一顿等,等得洪涛直在屋里走溜儿,很不耐烦。你说起个床就这么麻烦,还干不干点正事儿了!

    “耐住性子,等本身就是一种功夫,心里就是再急也得坐得住。那张报纸把每个字的笔画数一遍,抽烟不许使劲儿嘬,喝茶不能大口。什么时候你能数清楚一百个字,你就能出来混了!”小舅舅尽管肚子里咕噜咕噜直叫,却一点都不着急,坐在椅子上拿着一张不知道哪天的报纸看得津津有味。看到洪涛晃过来晃过去太碍眼,这才又教了自己外甥一个技能。

    “你还真疼我,这是打算让我接你的班吧?来个百年家族企业?我就别学了,再学我爹就得从院子里蹦出来天天晚上给我托梦。”小舅舅确实比自己耐得住性子,可洪涛不觉得这是必须的技能,自己也用不着这项技能,更不想去学。

    “对了,你在院子里住着真没做梦?”小舅舅就是那么一说,他还真没有让洪涛也和他一起干这一行的打算,既然外甥不乐意听也就不说了,可是洪涛话里有一个信息很让他感兴趣。

    “没做过,你又做噩梦了?”小舅舅这么问是有缘故的,因为他有时候会梦到姥爷,然后就会惴惴不安,甚至都不敢在家里住。

    “要说你姥爷走的时候我没少伺候他啊,他干嘛只找我不去找你大舅、你大姨和你小姨呢?”洪涛猜对了,小舅舅这些日子又梦到姥爷了,要不怎么会这么痛快和自己出来,合算还有这个缘故。

    “我姥爷疼你呗,回来看看他老儿子混得咋样了。结果一看不咋地,就更不放心了,也就回来的更频繁了。”洪涛根本不信这些玩意,与其说他是在帮小舅舅分析梦境,不如说是借机调侃。

    “也有点道理……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少回来几次?”再聪明的人也有犯糊涂的时候,小舅舅此时就钻进了牛角尖,连洪涛的调侃都没听出来,还不住点头呢。

    “你赶紧娶个媳妇生个孩子,我姥爷肯定就不回来盯着你了。”洪涛想都没想,脱口就是一个答案。

    “走吧,吃早点去。”不管这个话题是如何发起的,也不管参与这个话题的人是谁,反正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从来也没变过。

    醋舅舅没带着洪涛去喝早茶,而是选了一家茶餐厅,他说早茶在京城就有地方品尝,但是正宗茶餐厅京城没有,所以必须尝尝。尽管味道还是一如既往的甜、淡,但好歹也是尝过当地特色了,就和去京城旅游可以吃烤鸭、喝面茶、包子油条,但最有京城特色的食物是豆汁一个道理。

    洪涛要了一杯港式鸳鸯,还是冻的,味道不错,可惜不管是蛋挞、菠萝包还是三文治、多士都不和他这个吃惯了油条包子的口味,一样咬了几口就再也不动了。

    “成了,地方在天河体育场附近,离这儿不近,那边是新开发的城区,有点像京城的亚运村,治安还算不错。他们选了一个茶楼见面,看样子不会动手,不过你们还是小心点,把这个带上。我就在外面车里等着,能跑出来咱们上车就走,这里上不去火车我送你们去韶关。小胡,你身子骨还跑得动吗?小涛,到时候别光顾着自己,拉着点你舅舅。”

    早饭还没吃完,醋舅舅就联系上了对方,也定好了见面地点,然后从裤兜里掏出一个东西放到洪涛手上,又和小舅舅絮絮叨叨交代了好多话。

    “当年我满街打架的时候他还在幼儿园里丢手绢呢!结账,走着!”小舅舅看清楚了,醋舅舅递给洪涛的是一把侧跳弹簧刀。他也不是什么老实孩子,虽然早就不干打架斗殴的事儿了,但也不太惧怕这种场合,反倒还有点意气风发的感觉。

    “要不我自己进去吧,他们要是来的人多我就出来,来的人少指不定谁抢谁呢。”坐上醋舅舅那辆八成新的富康车,洪涛看了看小舅舅微微鼓起的小肚子,不太放心。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谁也不知道这边是什么路数,万一真动起手来,自己这位小舅舅就是自己的累赘,本来有九成战斗力,为了护着他只剩五成了。

    “别啊,来都来了,我也想见识见识他们的手段呢。如果真厉害,我也好学着点。”小舅舅还不太听劝,估计他比洪涛好奇心还重,因为对方是同行,同行见面分外眼红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