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304章 伺候月子

正文 304章 伺候月子

    “合算我就是个创可贴,属于临时用用,伤口好了立马扔掉啊!”尽管洪涛对张媛媛这个回答感觉到精神上压力小了好多,可是他又觉得自己受到了人格侮辱。女人愿意听瞎话,其实男人也一个德性,谁不想听www.youfa8.com女人说一见面就要死要活的爱上了自己,那种成就感也是人性,从野兽祖先那儿就传下来的。

    “你比创可贴强多了,创可贴是一次性的,你可以重复使用。好了,乖啊,别像小孩似的。看在你今天表现不错的份儿上,我给你点奖励……”在如何哄男人高兴的问题上,张媛媛都不用提前设计就能分分钟教洪涛做人。

    一个动作、一个笑脸、一点点撒娇,再加上把头慢慢缩进被子下面,洪涛马上就把嘴闭上了。到底是创可贴还是好得快喷雾剂也没心思再去讨论,专心致志感受着被子里传来的那些快感。

    这时他才发现原来在医院病房里玩这个调调也挺带劲儿的,听着外面值班护士来回走动、说话的声音,再看着被子里不断起伏的轮廓,你就想吧,怎么想怎么刺激。

    孙丽丽真是张媛媛不可多得的闺蜜,即便她心里疑心重重,很是怀疑洪涛有关张媛媛把腰摔伤的说辞,但自打昨天晚上接到张媛媛的电话之后,就立场坚定的跟着洪涛一起骗金月了,还以增强管理为由,故意带着金月一起去了京诚一号店接替张媛媛的工作,目的很简单,就是防止金月起疑。

    “你如果还有良心的话就对她好点,她发脾气的时候你少顶嘴,在她面前装得笨一点没亏吃。”金月比较好糊弄,可是孙丽丽就很难缠了,她是那种大智若愚型的人,看上去傻乎乎、直愣愣的,其实心里比谁都明白。

    “她和你说了?”洪涛很是纳闷,张媛媛也说要瞒着孙丽丽,可她显然已经知道了。

    “别忘了,她的内衣内裤都是我买的,每个月那几天不得扔两条,这两个月居然没有,我傻啊?她每天接触谁我能不知道?这几个月里她唯一接触过的男人就是你。我就纳闷了,你一头拉着金月,一头还招惹她,就不嫌累啊!她是那么好惹的?这下老实了吧,该!活该!男人就没好东西。滚远点,我懒得理你!”平时没事儿的时候孙丽丽也不会给洪涛好脸,现在就更没有了,一顿数落之后,赶苍蝇一样把洪涛从办公室赶了出来。

    不过孙丽丽和洪涛都是属鸭子的,就嘴硬,说是说骂是骂,结果还是最操心的那个。转天就把张媛媛的换洗衣服准备了一大包,还叮嘱洪涛该给她买什么饭、零食、水果吃,最后还不忘了提醒洪涛如何应对张媛媛那种说变脸就变脸的更年期综合症,基本上算是把张媛媛卖了个通透。

    有了孙丽丽这个最大的内奸提醒,洪涛伺候张媛媛坐月子的过程好歹算是稍微顺溜了点。要说张媛媛骨子里可真不是个持家过日子的女人,懒得出奇。之所以大家都觉得她光鲜亮丽、精明能干,一方面是她太能装,一方面也是孙丽丽这个大管家当的好。这次由洪涛临时充当大管家的职务,算是领教到了一个女人要是真懒起来是件多么可怕的事儿。

    内衣裤洪涛肯定不管洗,医院里也没洗衣机,换下来就扔呗。可是洗澡她都懒,就差和瘫痪病人一样床上吃床上拉了。每天蓬头垢面的缩在被窝里,要不就是让洪涛抱着她聊天,要不就和仓鼠一样在被窝里吃零食。

    看书她说眼睛花,让洪涛念,除了琼瑶类的小说,其它书籍一概与特效催眠药等同,不超过两页就睡了。下床走走她说累,病人要好好休养,除非洪涛抱着她或者背着她才愿意出屋。问题是洪涛多少还要点脸,如果不是张媛媛发飙非要出去,他是坚决不乐意这么干的。

    度日如年,这是洪涛的切身感受。现在他后悔带张媛媛来太熟悉的医院了,更后悔第一天就陪她在病房里过夜。这要是个普通医院,人家有规定探视时间段,自己反倒可以名正言顺的偷懒了。可惜没有后悔药吃,自己嘬死谁也拦不住,报应啊!

    张媛媛比较懂得如何调教比较各色的男人,该紧的时候紧、该松的时候松,每当洪涛心烦气躁就要爆发时,她就变得通情达理起来,使劲儿劝洪涛回去休息休息。越是这样洪涛越不能走啊,还得更卖力气的赎罪,即便心里知道这是个套儿,那也得伸着脖子往里钻。

    好在这种日子只有四天,享受够了正宫娘娘的待遇,经过方主任的检查张媛媛终于可以回家养着去了,一个月之后再来照b超复查。不过事情还没算完,张媛媛并没马上出院,而是从妇产科病房换到了月坛医院的骨科病房,还特意去照了一张腰椎的x光片。然后才让洪涛回家把孙丽丽和金月接上,再返回月坛医院,煞有介事的把她接回了家。

    这样一来瞎话就编完美了,月坛医院是孟津的关系,诊断证明写了一大堆,说是腰部肌肉拉伤伴随左侧肋骨轻微骨裂,住院观察几天之后回家卧床静养。

    洪涛自然而然又成了三手的赤脚医生,每天上午一次、下午一次去一号店给张媛媛进行肌肉注射,其实她不用打针,这都是糊弄金月和孙丽丽的。张媛媛一个人在楼上的密室里躺着闷得慌,特意叫洪涛来陪陪她。用她的话讲这叫补偿,因为以后洪涛和金月一结婚,她就不能再这么明目张胆的和洪涛来往了,所以现在必须多霸占洪涛一会儿。

    “我连媳妇都没有呢,先多了一个二奶,这是不是太急了?”回到家里之后,有了孙丽丽这个管家婆照顾,张媛媛又恢复了原来的光彩,不再整天邋里邋遢的,精神上也没那么赖了。但只要孙丽丽不在跟前她立马就现原形,整天赖在洪涛身上,比小女生还小女生,弄得洪涛是没辙没辙的。

    “你说反了,是我包养你,来,给老娘捏捏腿,你说我是不是胖了?”张媛媛丝毫不觉得二奶难听,但她更喜欢反过来说,即便是这个时候控制欲依旧那么强。

    “这还用问啊,以前你比丽丽稍微胖点,比金月要瘦,现在你再去照照镜子,就算看不出来,穿衣服的时候没感觉啊?你以前的衣服除了运动服还有能穿的吗?”每天给张媛媛按摩全身是洪涛必须承担的工作,她活动量太少,还不能老坐着,身上的肌肉很僵。

    “……那不成,我要比她们俩身材都好。女人啊,就是命苦,整天没臭男人欺负还得上赶着去巴结。他们喜欢瘦的,我们就得减肥;他们喜欢胸大,我们就得去丰胸;有些人更不好伺候,专门喜欢健美的……唉,我们就得去健身!好累啊!我能不能就这么胖下去,你会不会讨厌我?”

    听了洪涛的评价,张媛媛立马不淡定了,光着身子跑到镜子前面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一通照,又找出来两条裤子套了套,一头又栽回床上,痛心疾首的诉说着老天爷的不公。

    “你还是老实点吧,胖点也不错,肉乎乎的有手感。”如何对付一个有可能是产后综合症外加更年期提前综合症的女人,洪涛真是没心得。她就和精神病一样,说话都没啥逻辑,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说风就是雨。

    “你骗人!别人不清楚,但你骗不了我!那天晚上你都和我说了为什么会喜欢女警,就因为她身材好,腰细、腿长!还有就是不要脸,能陪着你瞎折腾……真看不出来啊,平时你也不像那么变态的人,原来骨子里全是那些恶心玩意!”可惜洪涛的回答不光没让张媛媛满意,反倒成了导火索,又给自己招来了一顿数落。

    “我连这些事儿都说了?不是我自己说的吧……是不是你故意勾着我说的?你觉得这么对待一个喝醉了酒的人,是不是也不太人道啊!”这些天洪涛已经让张媛媛把逆鳞都快抠光了,而她最主要的武器就是重复在九华山庄那天晚上自己说过的话和做过的事儿,然后让自己在羞愧、内疚和惊讶中失去防抗能力。

    “你折磨我那么多次,就不许我问你点事儿?不成,我得马上健身,明天你去给我买器材,就放在屋里。你不是上过体校吗,就由你来给我当教练,过完春节我必须瘦十斤下来!”在这个问题上张媛媛手里有大把底牌可以用,随便拿出一张洪涛就得服软。

    “别别别,健身可以,但不能玩命。你的身体还没恢复利落呢,太大的运动量会留下后遗症的。器材什么的先不急,咱先做做简单的瑜伽操一样可以保持身材。”

    有女人愿意为了自己吃苦本来是件很值得骄傲的事儿,可洪涛一点骄傲的感觉都没体味出来,全是心惊肉跳。健身教练必须当,否则让她自己瞎练,她又是那种对能对自己狠下心来的性格,真练出毛病还得自己倒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