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302章 彻底软了(被迫加更)

正文 302章 彻底软了(被迫加更)

    “那你为什么说愿意娶我?你要不就是敷衍我,要不就是蒙我对吧?”听了洪涛的回答,张媛媛的脸上瞬间就挂上了冰霜。

    “孙子说瞎话!必要的时候我也能吃辣的,估计适应几次也就无所谓了。你到底什么意思,要是非让我说一直暗恋着你,巴不得赶紧娶了你才舒服,我也能说,可是咱俩之间还这么虚情假意就没意义了吧?”洪涛真恨不得上去给这张脸上来一拳,都什么时候了还试探来试探去的,自己有她想的那么不堪吗?这种事还能忽悠着玩?

    “那你以前就一点都没喜欢过我?”又来了,活生生的变脸,还是不带道具的,一秒钟之前还是冷若冰霜的脸,现在居然带上几丝羞涩。

    “你总问这种怎么说都不对的问题,非得说实话吗?”洪涛让张媛媛搞得已经有点神经质了,一边问一边把床头柜上的另一个暖壶拿了下来,又看了看她手能摸到的地方,确定没有能伤害自己的东西才罢休。

    “其实你身上也有不少优点,比如说你很大气,比金月和丽丽都优雅很多,想事情也比她们想得周到。漂亮就不用我说了,估计你都听烦了,还有一点我最喜欢,就是那个的时候,你比她们都厉害,棒极了!嘿嘿嘿……”洪涛有时候很有神经病的潜质,再正经的事儿到了他嘴里也会变味儿,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大脑好像都不受控。

    “她们?除了金月还有谁?你连丽丽也碰了!!!”这句话又捅了马蜂窝,不过不是有关于功夫厉害不厉害的叙述,而是她们这个词儿。

    “没有!绝对没有!我们俩就喝醉过一次,裤子都穿着呢!”张媛媛这个问题吓得洪涛魂飞魄散,好嘛,一个张媛媛就快把自己折腾神经了,要是再惹上一个孙丽丽,自己就只能找个高楼自绝于人民了。现在洪涛也明白张媛媛为什么不惜和自己吵架也不让自己喝酒了,她是怕自己喝多了谁也拦不住。

    “还有脸说呢,知道自己有这个毛病,平时就注意点吧,不让你喝酒你还和我撂脸子。我真纳闷金月看上你那点了!”这时候张媛媛脸又变了,成了长辈对晚辈的谆谆教导。

    “……你批评够了吧?咱能先把正事儿说说,然后再聊这些没用的吗?”变脸演得再精彩,架不住没心情看。洪涛现在只想自己静一静,好好考虑考虑怎么去和金月张嘴,可张媛媛在这里东拉西扯,久久得不到明确回答。

    “你去拿电话上来,我给丽丽打,让她们俩在家老实待着,把店看好。你回去该玩玩,该上班上班,别让她们看出来。她们要问就说是摔着腰了,随便编个医院就成。我可提醒你,说话的时候动点脑子,丽丽没你想的那么傻,让她看出来什么,倒霉的是你!”张媛媛还是没正面回答洪涛的问题,而是开始安排家里的事儿。

    “那我们俩的事儿呢?这马上就要到春节了,我和我姥姥说了要带女朋友回去,到时候老太太肯定不会说什么。我小舅当面也不会说,但私下里肯定要找你聊。他说话也不太好听,你到时候忍一忍,一闭眼就过去了。我们家里别的人都挺好相处的,我大姨夫和小姨夫你也见过……”

    张媛媛不说,洪涛只能按照自己的安排来了。现在不光要去和金月说,还得去金叔叔家挨顿骂,估计过节前自己这张脸都得肿起来,再厚的脸皮也禁不住这么来回抽啊。

    “我可忍不了……能忍的那是以前的我,你不是说了嘛,让我和以前一刀两断,我凭什么还忍着!”张媛媛真没金月省心,你怎么说她非不怎么干,脸上还得意洋洋的,故意斗气。

    “那你说怎么办?他是我舅舅,不是我儿子,我能管得了他的嘴吗!”洪涛也有点压不住火了,你说我都服软了,也答应负责了,咱不能骑在脖子上拉屎,然后还闹肚子吧。

    “又急?你怎么和女警察在一起就没这么大脾气,金月说你也不愣愣眼,唯独对我老这样!合算让我受这么多罪,你就不能对我好点!”张媛媛对付洪涛的办法真是绝了,他一急她就诉苦,他刚平复她立马压制,一张一弛、一松一紧,火候掌握得非常精准。洪涛这块牛皮糖碰上她这个多功能刀具,不管怎么变形,总是处处受制。

    “咱能不能就说眼前的事儿,别扯那么远啊?怎么女警察都出来了,这事儿和她有关系嘛!”不过这次洪涛觉得张媛媛把江竹意抬出来镇压自己是个大失误,两个人之间有过约定,不许揭短,这是明显的犯规啊。

    “呦,连提都不能提啊!可是那天晚上你可是喊着她的名字折腾我的,我不光得让你折腾,还得冒充别的女人,过后还不能说,你觉得我委屈不委屈?”谁承想张媛媛这是故意卖了一个破绽,就等着洪涛上套呢。

    “……我有那么不是东西吗?”这下洪涛真没法反抗了,确实啊,酒后无德就已经很操蛋了,还能认错人,这事儿想一想自己都忍不住要给自己一巴掌,更何况受害一方的感受。

    “你有多不是东西我都不好意思说,反正我觉得那个女警官也不是什么好鸟!好人谁会和你玩那么多想想都脸红的花样,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多一半连小姐都不会!”见到洪涛的气焰消下去了,张媛媛重新又掌握了主动权,开始对洪涛口诛笔伐外加挤兑,甚至连一直不能提的江竹意都给饶上了。

    “……你知道这么清楚,说明你也会呗……”这时的洪涛才算真软了,耷拉着脑袋一副任人宰割的怂德性,反击是没弹药了,只能时不时扔块石头恶心恶心人。

    “再废话我给金月打电话,告诉她你强健我然后还逼着我不让说你信不信?滚下去给我买点女孩子用的东西,多买点,还有零食我也要,顺便把手机拿上来!”这会儿张媛媛也不哭了,刚才那种萎靡的样子也没了,两只眼里全是精光,一点不像刚做完手术的样子。

    “强健罪……哪天我真得去试试,看来这个罪名我必须犯一次,否则是个人就拿它威胁我!和江竹意的姿势都和她用了?到底是啥滋味呢?真尼玛冤啊!惹这么大麻烦愣是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如果按照法理来讲,这件事应该不算我做的吧?”乖乖离开了病房去给张媛媛采购东西,洪涛脑子里还在胡思乱想,一点有用的都想不起来。

    开车跑到簋街找了两个昼夜经营的杂货铺,杂七杂八的零食买了一大堆,还要了两包最厚的那种女人卫生用品,再次开车回到医院时已经过了午夜,张媛媛躺在病床上很安详,看着像是睡着了。

    但洪涛百分百确定她没睡,今天这一晚上自己也别想睡了,现在自己身上所有的把柄、弱点都在她手里攥着,想怎么捏就怎么捏。自己能做的只有装孙子服软,任她折磨任她鞭笞,还不能装的太敷衍,得让她解恨、过瘾、舒服喽。这件事才算刚开头,后面怎么继续还得看造化。

    “我想洗澡……身上都是粘的,躺着不舒服。”给孙丽丽打了电话报完平安,张媛媛喝了一罐八宝粥又吃了点水果,攒足了一身精力,开始出招了。

    “医生说这两天不能下地活动,也不能让冷水冲洗,更不能招风。卫生间里温度不够,你再忍忍吧。”张媛媛吃得挺香,同样没吃晚饭的洪涛却一点都吃不下去,站在窗口玩了命的抽烟。

    “那你给我擦擦,用热水擦,屋里的暖风挺足。”洪涛说的理由挺充足,张媛媛也没蛮不讲理,只是变通了一下,把洗澡变成擦洗身体了。

    这个要求很合理,洪涛也没法再找理由推脱,擦就擦吧,反正两个人之间也没啥距离了,孩子都有了你再说男女授受不亲,张媛媛还得拿暖壶扔自己。

    和八月份那次地下室的意外时相比,张媛媛确实胖了,腰、小肚子、大腿都肉乎乎的,尤其是胸前变化最大,比那时候软了很多、大了不少。

    这倒不是为了养胎吃出来的脂肪,而是内分泌造成的。说白了就是有奶了,方主任特意嘱咐过,会有点胀痛感但千万不能挤,如果过一个多月还有,那就得吃药了。

    “还疼不疼?”不管张媛媛是出于什么目的,反正效果是有了。把她全身用热水擦一遍,看到手术备皮后的地方还有血迹,洪涛可能仅剩的那么一点点硬骨头也软了。

    先不说自己是否喜欢她,至少是不讨厌,结果自己舒服了,她还得遭罪。这种肉体上的折磨和精神上的摧残洪涛见过很多,别说让她挤兑几句、指使指使,就算每天骂自己一顿,再抽两耳光,也得忍着,报应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