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296章 小舅舅受挫

正文 296章 小舅舅受挫

    洪涛觉得自己的档次还达不到把吃穿用全套升级的程度,所以为了不被别人背后笑话,他不想打肿脸充胖子,花了钱专门给别人看。什么东西合适、什么东西不合适,只有自己心里最清楚,超出自己消费水平的事儿坚决不干。

    回到家里,一场小型家庭会议召开了,讨论议题就是到底买什么车。结果从吃晚饭开始讨论,都快吃夜宵了还没讨论出来一个定论,意见分歧太大。

    张媛媛和孙丽丽坚持要买一辆档次不太低的车,这样她们以后出去谈生意才腰杆硬,当然了,女人那点虚荣心也得考虑进去。洪涛觉得她们说的也很有道理,生意场上还就看这个玩意。小舅舅他们出去蒙事儿有时候还得去借一辆大奔撑门面呢,没有这个气派有些人就真不正眼看你。

    “你们俩有钱,要不自己买一辆好车,用我的名字上牌照,以后撞死人你们俩跑路了就算我倒霉,谁让我交友不慎呢。我和金月还是凑合买辆便宜的吧,十万来俩捷达或者富康我觉得就很不错了。非逼我买辆几十万的车开,到时候我都不敢出门了,不是我开车,而是我在前面弄个缰绳拉着车走,舍不得啊!”既然在这个问题上谈不拢,洪涛觉得也别强行统一了,干脆就各买各的吧。

    “看你说的,我们俩有那么不是东西嘛,贼心眼真多,还没买车呢就想着那么远的事儿!”孙丽丽觉得洪涛的建议挺好,各买各的呗。之前非要合着买车主要是她们俩没户口,无法上牌照,现在洪涛愿意用他名字上户了,一切不就解决了嘛。

    “别人开车我都放心,我说的就是你!还那么远的事情,就您这双比猪还笨的手脚,不出一个月新车就得进修理厂!这还是往好里说呢,谁敢坐你开的车,谁就是视死如归的烈士!”别人看不上自己洪涛都能忍,唯独孙丽丽不成,她就不是当司机的料。有时候真想去交管所问问,到底是哪个考官这么瞎,连孙磊这种人居然也敢发驾照,这是对广大市民生命安全的严重不负责!

    “丽丽,别理他,到时候我坐你的车,他想坐还不让他上呢。你也别老出口伤人,买车的事儿你懂吗?”张媛媛已经快成消防队员了,每次一起聊天她都得坐在孙丽丽和洪涛中间,一边谈事儿还得时刻准备救火。不过她拉偏手是出了名的,总是在关键时刻给洪涛使绊子。

    “我必须……不懂!”这个牛皮不能吹,让洪涛开车还成,买车就有点费劲了。原因很简单,这个年月大家的工资高点的也就千来块,把脖子系上不吃不喝,十年的工资才够买一辆捷达的。所以车这玩意很金贵,饶是洪涛喜欢动手研究,没事儿也不敢拆单位的车玩。

    而且京城刚刚颁布了一个机动车尾气排放标准,不符合这个排放标准的车以后就不能在京城里开,可具体什么车符合标准,这个标准到底是个什么玩意,自己也是一无所知啊。

    “呦,原来你也有不知道的事儿啊……我还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呢!”做人真难啊,吹牛吧,吹破了有人笑话;不吹牛说实话吧,还是有人笑话。

    “我只是说我不懂,但没说我不知道!不就是买车嘛,准备好钱,明天一早咱就去!”被人鄙视的滋味不好受,洪涛虽然不想吹牛了,但还是想维护一下男人的尊严,所以他又得去求人了。

    这次洪涛没再去麻烦孟津,他是刑警不是自己的管家,更不是汽车销售商。要论社会交际面广,处理日常问题能力强,还得找自己那个时而靠谱时而又不太靠谱的小舅舅。

    “买车?!看来是赚钱了啊……你那个游戏厅买卖不错?”小舅舅这次很给脸,日理万机的他居然在家,还不是在开蒙人股东大会,而是一个人在家。当洪涛说明了来意之后,他的脸上先是露出一丝喜色,但瞬间就消失了,又变成那种懒洋洋、波澜不惊的德性。

    “不是游戏厅,是电脑屋!”洪涛很反感别人说自己是开游戏厅的,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是混黑道的一样。

    “有区别吗?”小舅舅有点心不在焉,一边和洪涛聊天、一边随手在纸上写着字。这也是他的一种思考习惯,每当在想什么重要问题时,他就会不由自主的拿起笔乱写,根本不过脑子。

    “前者档次太低,后者是高科技……说了你也不懂。我去过金月家见过她爸了,春节她爸就过来和姥姥见面,聊聊我们俩结婚的事儿。”和小舅舅聊电脑那才叫对牛弹琴呢,他对本行很敬业,但对别的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连听都不会多听一耳朵。

    “成啊,看来你得走到你舅舅前面去了,好好混。金月这孩子也不错,赶紧生个孩子给你姥姥抱抱,免得她老盯着我。等你们俩的事儿定了,我送你一个大电视。”这么爆炸性的消息到了小舅舅这里居然没什么大反应,他好像对什么都不太上心,还在纸上写写画画。

    “你这个社会主义物资调配中心主任看来是遇到难题了,是不是缺钱了?和你外甥张嘴啊,多了不敢说,拿个万八千的眼睛都不眨。”看到小舅舅这个半死不活的德性,洪涛就知道他又走麦城了,或者说遇到了大挫折,否则也不会老老实实待在家里,精神还这么颓废。

    “万八千肯定是不够,后面再加三个零都不够用。你醋舅舅他们玩现了,检察院正在找他们几个,前天我刚把他们送走,以后恐怕连长江以北都不敢来了,一露面就得被检察院抓走。”小舅舅虽然比洪涛大很多,也不在一起混,但他和洪涛的交流算是比较多的,有些话连姥姥、大舅、小姨都不会告诉,却会和洪涛念叨念叨。

    这可能和两个人从小就狼狈为奸有关,也可能和洪涛有张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的嘴有关。小舅舅和他说的一切,他基本不会向外人透露,不管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把他当做一个倾诉对象还是不错的,但仅限于小舅舅,别人的废话洪涛根本没耐心听。

    “和你有关系没有?”洪涛早就知道醋舅舅他们的下场会是什么样的,其中也包括小舅舅。他们做这一行早晚会有露馅的一天,上帝还有失手的时候,更何况人乎。

    可惜这是小舅舅自己选的生活,他是个思维健康的成年人,还是自己舅舅,当外甥的能指导舅舅该如何生活吗?很显然不能,既然做不到,索性就别去招他讨厌了,与其指责他的不智,不如看看能帮他点什么。

    “关系不大,检察院可能会找我问问。我已经和胡同口的老杨说了,如果哪天有人把我带走,他就会给你打电话,到时候你过来陪你姥姥待几天,别让她疑神疑鬼的,顶多三五天我就能回来。”这时候小舅舅把笔放下了,点上一根烟开始给洪涛做安排,就和他要上战场一样,还有点像电影里地下党交通员出去完成任务。

    “真没事儿?”看来这次的事情不小,连小舅舅这么鸡贼的人都完全撇不干净,洪涛还是头一次碰见。

    “有事儿我还不早就跑了,在家里等着被抓啊!成了,说说你买车的事儿吧,打算买什么车?”合算刚才小舅舅发愁的就是这个事儿,他一直在犹豫该不该和洪涛说。说了吧,会让他这个舅舅在洪涛眼里威严降低,虽然本来也没有什么威严,但毕竟是个长辈,得有点长辈的样子。不说吧,又担心老太太受惊吓。最终他还是选择说了,说完之后也就不发愁了。

    “一辆捷达、一辆本田雅阁或者丰田佳美。”小舅舅说的也是,他在这方面太贼了,身边的战友都进去好几拨了,他却一直屹立不倒。诀窍洪涛也知道,就是不贪,风险太大的钱不管多少他都能做到过眼烟云,一分钱不拿。既然他说没事儿了,那基本就是真没事儿,被带走问话别说他不在乎,洪涛都快疲沓了。

    “小子你是真发财啦!还买两辆?烧的吧!”合算刚才洪涛说的话他基本没怎么听,现在才真的过脑子了。

    “要全是我买不就好啦,捷达是我的,鬼子车是我邻居的。对了,就是我去年带回来假装你对象的那个,她有时候还问你呢,保不齐对你真有点意思,要不你和她再接触接触,她可是个小富婆,手里怎么也得有百十个吧。不过你可别害她啊,我们相处的不错,她人也不错。”

    一说起车主的事儿,洪涛突然想起了孙丽丽。她确实问过小舅舅的事儿,她自己可能觉得问得挺隐蔽,但是在自己眼里一点都不正常。就见了一面的人,时隔好几个月居然还能主动问起对方,这本身就不太正常。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