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266章 不能说和不让说(1040票加更)

正文 266章 不能说和不让说(1040票加更)

    回到房间之后,张媛媛稍微缓过来一点,洪涛也被折腾醒了,迷迷糊糊的四处找水喝。见此情景,张媛媛干脆让吧员帮忙把他衣服脱光放到了温泉池里,用一条浴巾当枕头。自己则回到浴室换上了浴袍,把两个人换下来的衣服交给吧员,让他们帮忙送到洗衣房去清洗清洗。

    “这就是你干的,你也真下得去手!”忙完了这一切,张媛媛也脱掉浴袍钻进了温泉池子,贴在洪涛身边,借着屋里的灯光开始检查身上还有些疼的地方。每找到一处罪证,就捏着洪涛的脸,让他仔细看。

    “恩,这是郑舅舅那里的温泉吧?你还真认识路,带你来一次就认识了。”喝完了一杯水,洪涛好像稍微明白了一点,不过这一张嘴,还是没认清张媛媛是谁。可是看他的样子又不像装的,仿佛是进入了一种恍惚的状态,失去了记忆。

    “当初咱们在这儿都干什么了?”张媛媛现在不怕了,不光不怕,还跨坐到洪涛身上,堵住他的嘴使劲儿亲了一会儿,然后坏笑着套口供。

    “我们去山上打猎,还去滑雪,然后就是这样不停的做爱呗。你可真是个假正经,刚刚第一次没几天就有这么大的战斗力,以后我可怎么喂饱你哦。我肯定比你先死,活活被你累死的。”

    洪涛确实不是醉酒状态了,说话很清楚,表情也不像晕晕乎乎的。可在他面前的明明是张媛媛,他却以为是江竹意,不光说笑无异,还一边说一边轻抚着怀里女人的身体,和当初他与江竹意在温泉里恩爱的动作很像,那么轻、那么柔。

    “累死你是吧?成,我累死你这头倔牛!”张媛媛略微一琢磨,就知道洪涛在想着谁。不过她还真不知道那个女警察的第一次是被洪涛吃掉的,更不知道洪涛和女警察之间这些隐私。

    此时洪涛的语气、抚摸让她觉得很舒服,即使他心里想的不是自己,这种感觉也很好。于是她做出了一个决定,要扮演一次江竹意,让面前这个男人能在幻境里再高兴一次。或者说是自己在幻想可以替代掉他脑子里那个人,哪怕只有几个小时也成。

    准确的说,洪涛断片了,自打第三瓶酒下肚之后他在饭桌上其实就已经神志不清了。这个毛病从上中学第一次给女同学过生日开始落上就一直没痊愈过,也不是每次喝多了都这样,到底什么时候会、什么时候不会,他自己也不清楚。而且这玩意还没先兆,喝着喝着就自然进入状态了。

    一旦进入这种状态,他就和梦游一样,比真正喝醉的人要清醒,什么都不耽误,连算账都会,就好像活在另一个世界里。唯独失去的就是记忆,事后如果没人提醒,会一点都想不起来,只能记得进入这种状态之前的事情和醒来之后的事情,中间那一段全是空白。

    “坏了,我又断片了!”第二天中午洪涛才醒过来,睁开眼之后在床上左看看、右看看,琢磨了好几分钟才想明白自己目前的状况,然后看了一眼手表,爬起来裹着空调被就拉开了屋子中间的隔断。旁边的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就好像没人住过一样。

    “李主任!裴所长……”没找到张媛媛,洪涛赶紧穿上衣服,也没管自己的衣服为什么会整整齐齐叠放在茶几上,冲到院子里开始喊。

    “别喊啦,李主任和裴所长早晨回城了,芳芳和美华跟着他们一起走的,接她们的车不等人,您睡够啦?”就在洪涛打算冲进那两组房子里看看究竟时,院门开了,张媛媛夹着小皮包走了进来,满脸容光焕发。

    “……我还以为睡了两天呢,那你也不该扔下我不管啊!嘶……真香啊,你这是上哪儿美去啦?”听了张媛媛的话,洪涛全完放松了下来。废了这么大的劲儿,如果再不欢而散,那自己这顿罪不是白受了嘛。凑上去闻了闻张媛媛,一股子浓浓的化妆品味道扑鼻而来。

    “当然是去做水疗了,还有保健按摩和美容护肤。你还不知道吧,那些项目是能顺延的,昨晚你不是喊着不能亏本嘛,我早上起来挨个都做了一遍,总算捞回来点成本。”张媛媛拿起一缕头发在洪涛脸上扫了扫,美滋滋的显摆着她这一上午的成绩。

    “那昨天晚上我到底去做了没有?”洪涛是真不记得昨晚还有这套说辞,很是认真的询问着。来这么高级的地方他也是头一次,如果啥都没享受到,就喝了一肚子酒,想想都亏啊。

    “做个屁!你是坏事儿都干全了,好事儿一件没干!我……算了算了,以后你少喝酒啊,再有人来拉着你出去喝酒,我一高跟鞋踢死他!”一提到昨天晚上,张媛媛的表情就很不自然,想说又不说,最后干脆拿洪涛喝酒的事儿发起火来,一边说还一边抬起脚要去踩洪涛。

    “废话!我要是不为了你的房子,吃饱了撑的去和他们俩喝酒啊?你看看我家里什么时候准备过酒,那破玩意有什么可喝的?赶紧把房卡给我,我也得去享受享受,来一趟不能白来!”洪涛平时一个人还真不喝酒,除非是有朋友一起聚聚,那也是为了聊天,并不为了酒。现在让别人指责自己酒品不成,真是觉得冤枉。

    “……享受个屁,这都几点啦!房我都退了,赶紧拿上你的包,人家这里马上就来打扫卫生。”张媛媛一看洪涛还敢和自己急,更是觉得委屈,可是张了几次嘴,还是把话忍住了。

    “你怎么不叫我早点起来呢,网球我也没打过,水疗我也没做过!对了,按摩的是女技师还是男技师?”都上车往回走了,洪涛还念念不忘那些项目,一个劲儿的打听。

    “女的,比我还漂亮!”张媛媛自打上了车就噘着嘴一个人生闷气,对洪涛的问题基本都是敷衍。

    “比你漂亮的街上一抓一大把,看来这个地方档次也不咋高嘛。这么一说我倒是心里平衡多了,不做就不做吧,回家你和丽丽帮我按按。我昨天睡觉可能是招风了,浑身这个酸疼,你有事儿没事儿?对了,昨天晚上我没倒在火线上吧?是谁把我弄回来的?衣服还给洗了,这地方还有醉酒服务?”

    张媛媛看上去不太高兴,但洪涛不太在意。这个女人的脾气没谱儿,指不定那句话就不爱听了,要不怎么说是更年期呢。现在他一边开车一边活动这身体,这一觉睡得腰酸腿疼胳膊抽筋儿,还没有了任何记忆,必须问清楚。不是为了别的,主要是怕自己在酒桌上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再不知不觉的得罪人,那这次客就真白请了。

    “你是自己爬回来的,傻子才给你服务。你一边爬我还在后面一边踢着,可解恨了!”张媛媛的指甲都快掐到肉里去了,真想让这个没心没肺的玩意看看自己身上那些淤青,然后让他知道知道昨天晚上他都干了什么。

    不过这些话真不能讲,他心里还有个江竹意的影子,要是再加上一个自己,他和金月就得不欢而散,和自己也不会继续下去,说不定连朋友都没得做了。为了新生活、为了能让这个心眼不坏的男人减少点麻烦,她才忍住不把昨晚的实情说出来。

    “嘿嘿嘿……你就瞎掰吧,哥哥我不是吹啊,虽然酒量谈不上太高,但从来也没撒过酒疯。就算吐,我也吐自己衣服上,这就叫酒品明白不?倒是有时候我会断片,断片你知道吧?就是人和好人一样,但啥也记不起来了,和梦游差不多。”

    “有一次我在大学里和同学喝酒喝断片了,你猜怎么着?我愣是和他们打了半场篮球,然后一个人趴在球馆的厕所里睡着了。那次有点悬,辛亏是夏天,否则我得被冻死,那地方一关门就没人去了,死了估计也得两天之后才能发现。”

    “刚才你说的也对,以后你盯着我点,能不喝酒就别喝了。不光是你,丽丽和金月我也说说,你们一起盯着我,实在躲不过去你们三个就多受累帮我喝点。”

    “你说丽丽也是,怕什么警察啊!如果她要是能来,这点酒还算事儿?至少能帮我分担一瓶多。她的酒量我可见过,一瓶打底,那叫一个……”可能是这一觉睡足了,此时洪涛的动力十足,虽然身上有点酸疼,但嘴愈发利落,说起来就没完没了。

    “那叫一个刺激是不是?你还有脸提呢,上次你们俩喝多了,然后呢?让谁抓了奸?好了疮疤忘了疼是吧?你还有酒品?你就是只猪!”如果放在平时,张媛媛还不太烦洪涛这张破嘴,你只要适时的插句话,他能和你聊一天都不累,绝对不让你感到无聊。可是现在她心里有事儿,本来就很矛盾,洪涛这通唠叨就很烦人了。

    “……咱聊天不带这么刺激人的吧。好吧,我不说了。”这个事儿是洪涛的逆鳞,孙丽丽都从来不提,金月更是不知道,现在从张媛媛嘴里蹦了出来,洪涛的脸色立马就暗了,嘴也闭上了。车上的两个人一个看着窗外,一个盯着前方,除了发动机和轮胎碾压路面的噪声,再也没有一句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