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264章 拼酒(960月票加更)

正文 264章 拼酒(960月票加更)

    “不不不,芳芳这个丫头还是不错滴,你别误会。我是说啊,这么多节目不去试试,光喝酒是不是太煞风景啦。这样吧,房子的事儿咱们先谈,谈完了再吃饭怎么样?我看这件事儿不谈好你们也没什么胃口。裴所,你来给我们当个证人,现在说的话一个唾沫一个钉,事后谁反悔谁就是看不起您!”李主任的动作很逗,一把就搂住了芳芳,好像生怕张媛媛过去抢人一样。

    “那您的意思是?”洪涛还真想过去把芳芳拉过来问问,这个女人到底给老头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他这么猴急,连吃饭这点时间都要省出来,不至于吧!

    “房子呢,底价二十六万,这是教委定的,每个学校的商业房产教委房管处都会给一个指导价,上下浮动空间很小,否则教委不给你房产证明上盖章,你租了也是没用。我给你们交个底吧,这个房子很多人都盯着呢,之所以没租出去,不是价格问题,而是之前小区里的业主去法院把开发商告了,说是这幢商业楼侵占了小区的绿地,所以没法出租。”

    “这个小区有两座楼是回迁楼,就在房子后面。你也知道,回迁户事儿都多。你们来巧了,开学前官司刚结束,判了房子合法,房产证也发下来了。可按照底价租出去的话,教委要拿走差不多十六万,学校就只剩下十万了,还得交税,学校里的人肯定也不太乐意。这不是明摆着我在中间搞了什么猫腻嘛,这个锅我肯定也不能背,人言可畏啊。”

    “小洪啊,你和裴所长关系不错,我和裴所长呢也是老朋友,以后还得共事,所以裴所长都出面了,我必须得来。今天的招待没的说,小洪你用心了,你李哥我也不是傻子,心里明白。可你总得让我在学校里说得过去,我才好在房租问题上帮你说话是不是?”

    看来李主任对芳芳是真挺满意,也不想再和洪涛来回扯皮了,就算租出去一百万,一分钱也落不到他兜里,更不会在职位上让他进半步。他这岁数也不指望再往上爬了,只是不想因为房子给自己添麻烦。实底已经交给洪涛,具体如何办那就得看洪涛的本事了。

    “我能不能这么理解,只要学校里说得过去,价格上不低于二十六万太多,这件事儿就好办?”别看洪涛在迎来送往的问题上不太在行,但是歪脑筋一动就灵。李主任这番话在他耳朵里听着只有两个要点,其它都是虚的。

    “对!就是这个意思。”李主任的眼皮抬了抬,死死的盯着洪涛。

    “芳芳、美华,你们陪裴所长去海鲜池那里挑只龙虾,就算凑合吃,咱也不能一人一碗炒米饭啊。裴所,您说呢?”要是不看到李主任的眼神,洪涛还不确定这件事儿能不能谈成,现在心里踏实了。他眼睛的瞳孔都变成方的了,要是这还不明白,那自己这些年就算白混了。这个老家伙不光色,还贪!

    “对对对,光龙虾我可不够,我还得弄条鱼好好补补,美华这个小妖精太能折腾了,走走走,哈哈哈哈……”裴所长也是明白人,一听洪涛的话就知道下面是什么戏码。有些东西必须外人陪着,有些事儿就是人越少越好,哪怕是朋友也得避嫌,再说了,社会上哪儿有真朋友啊!

    “李主任,您今年有五十一二了吧?”当屋里只剩下自己、张媛媛和李主任的时候,洪涛笑嘻嘻的挪到了李主任身边,递上一根烟,一边点火一边随口问到。

    “没有喽……五十五啦!老喽……如果不是校领导一再挽留,我去年就想退了,工作了一辈子落了一身病,糖尿病,没治。可谁让咱是国家的干部呢,鞠躬尽瘁啊!我再顶两年,等后面的人来接班,然后回家抱孙子去。”李主任一听洪涛的问题,笑了,拍着洪涛的后背,就像一位长者在和小辈聊天。

    “是啊,革命了一辈子,是得安度晚年。房子呢,我出二十三万。您呢,也不能白挨埋怨,三万块钱每年,只要您不退休,我们的公司不散伙,这笔钱年年有。至于校长、副校长那边您怎么打点我就不问了。这件事儿出了这间屋子,我们俩不清楚,您也不知道,您看怎么样?”

    洪涛没继续在李主任的养老问题上多说,他之所以问这个问题,就是想确定一下李主任的胆子。如果他才五十出头,那他的顾虑就会很多,自己付出少了打不动他,付出多了不合算。既然他的年纪都要到站了,那就好办,越是这种快退的人胆子就越大,有点过了这村就没有下个店的意思。

    二十六万房租是最低,那就从最低房租里再拿出一部分给他或者他们,自己一分钱没多掏,他和他们还能赚点。而且不是一年,年年都有,何乐而不为呢。在这件事儿里他和他们没损失,自己也没损失,到底谁损失了,管那么多呢。

    “洪老板好算计啊……成,就这么着了。回去你就来找我,咱们把合同签了……”李主任还真不太贪,没想在总价才几十万的租房项目里一下子就连骨头带肉都吃进去,这也是他能常年待在这个油水充足岗位上的根本原因,知足才能长乐嘛。

    “还有一件事儿,这个房子是不是有物业费啊?”洪涛按住了李主任的手,这老家伙真急,想站起来去通知外面的人可以开饭了。

    “物业费?一年一万多吧,今年的学校已经交了,你还能占几个月便宜呢。”李主任想了想,报出一个大概数字。

    “芳芳年前还能回来一趟,到时候您也放假了,我一定带她来和您多聚几天。您看物业费是不是也含在房租里得了,教委也没说房租里不含物业费,您说呢?”洪涛没继续拉着老头不让他走,而是陪着他一起往外走,然后又提出了一个要求。

    “小洪……你不发财都难,真能算计啊!她春节不回家?”李主任让洪涛给说乐了,大度的摆了摆手,学校的房租里又少了一万多,不是一次性,而是每年。

    “回家之前过来,您不是有寒假嘛。到时候咱们换个更好玩的地方,那里有真野鸡,还有野兔,您是白天打完了晚上接着打,嘿嘿嘿嘿……”此时洪涛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敬意,搂着李主任的肩膀,多了一份融洽。

    “哈哈哈哈哈……小洪你可真能搞,必须去!”李主任的眼镜都快笑掉了,他好钱,但是一想起芳芳那个柔软、丰满的身体,尤其是那张看上去才十几岁的脸蛋和听上去更小的声音,骨头都酥了。

    多几万少几万算个屁啊,什么校领导不乐意,那只是他的一个借口,后勤这点事儿还轮不到别人插嘴。只要洪涛这边嘴巴严,这件事儿就谁都管不着,而有了裴所长的担保,再加上洪涛这幅嘴脸,他基本也就放心了。这么精明的人,不会犯那种损人不利已的错误滴。

    说是简单吃点,其实也简单不到哪儿去,该上的菜还得上,这是个规矩。李主任着急,也不能扔下众人直接离桌走,这是在社会上混的面子,否则会让人笑话。

    唯一简单的就是拼酒环节不那么复杂激烈了,大家谁也不用算计着谁玩命灌酒,一边聊一边吃一边喝,一个多小时之后,三瓶白酒见底,基本也就差不多了。

    “裴哥,您看是先去水疗水疗,还是去球场上抽几拍解解酒?”李主任早就按捺不住了,喝完了杯子底里的酒立马就拉着芳芳去水疗了。现在洪涛就不用跟着他了,但也不能完全省心,还有个裴所长在呢。他虽然不是主客,但那也是客啊,确实也帮了自己不少忙,也得伺候好。

    “解个屁酒啊,你的事儿算完了,我可没喝痛快。要不你就别让我沾酒,要不就得差不多了吧!”没想到的是裴所长不乐意了,因为他被勾起了酒瘾,浑身难受。看来他是真爱酒,身边放着一个美华,照样得先喝痛快。

    “得嘞,美华,再去拿两瓶酒,咱接着陪裴所喝,裴所不说散场那就谁也不许走!”这个意见提得尖锐啊,没有第二条路,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当下,酒席重新开始,有了张媛媛和美华这两个陪酒的行家在,想不喝都不成,还不能都替洪涛挡酒,那样裴所更该不高兴了,合算你们三一起算计我是吧!所以美华还得和裴所站在一边,不管是真的假的,表面上也得把戏份做足,一起对抗洪涛和张媛媛。

    这顿酒喝的真是天昏地暗,裴所身边多了一个美华不光不累赘,还越战越勇了。饶是美华故意在划拳的时候多输给张媛媛几次,也架不住裴所这个大酒缸能灌,后上来的两瓶酒很快也消失了,然后就再两瓶、又两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