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189章 美元怎么办

正文 189章 美元怎么办

    “洪扒皮,你给我站住,今天老娘不把你脸抓花了我就不姓孙!”听到洪涛的评价,孙丽丽立马就从白痴少女变成了母夜叉,张牙舞爪的追着洪涛拼命,旁边一起散场的人都被她吓了一跳,像躲瘟疫一样向两边闪开,好奇的看着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是如何高速奔跑还能不崴脚的。

    既然有了专业人士来帮着解决金月的麻烦,洪涛也就暂时放心了,其实有麻烦的还不止金月,自己还一屁股呢。江竹意就像人间蒸发了,不管怎么打听也没一丝一毫消息,就连孟津都不知道她被调的哪儿去了,反正既不在派出所也不在分局,甚至连市局里都找不到她的身影。

    这下洪涛算是彻底死心了,也进一步认清了江干妈的能力。这个母老虎真是狠啊,也真是看不上自己,为了不让自己去继续影响江竹意,居然把她弄没影了。

    没有女朋友了并不会影响洪涛的生活,但没了充足的资金,洪涛有生以来的第一个买卖肯定做不成。此时就算他脸皮再厚,也不会去求张媛媛了,人家有钱是人家的,合伙买个院子借给自己一部分钱还说的过去,好歹这个院子是自己找到的。但平白无故的再让她借给自己钱开电脑屋,凭啥啊?

    人情这个东西有来有往才会越处越厚,要是总去索取没有足够的回报,就会成为一种精神负担。现在洪涛每次见到张媛媛都会感觉自己低半头,这种感觉比没钱难受多了,所以他宁可不干这个电脑屋也不会再去张嘴借钱。不光不会和张媛媛借,也不会去麻烦小舅舅,他现在也是自己的债主,前债还没还呢,后债张不开嘴。

    古人言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其实这句话也能再引申一下,变成情场失意生意场得意。当一个人老碰上倒霉事儿的时候,别急,忍着,说不定下一件就是好事儿了呢。从科学理论上讲,好事儿和坏事是平均分布的,不能总是坏运气。这一点古人也通过很长时间总结证实过了,还把经验总结成一个词,叫否极泰来。

    现在洪涛就否极泰来了,四月底的时候,报纸上的一则消息就是他的泰来,那名飞贼果然被冠上了一串儿各种极大,然后崩了。

    人家死了,洪涛反而乐了。这倒不是幸灾乐祸,正相反,严格上说起来,飞贼还是他和江竹意的介绍人呢。他从心里也一直感谢这位梯子李三,因为飞贼不光让自己和江竹意直接进入了恋爱模式,还给自己留下了一笔充足的资金。

    没错,就是那十万美元,之前洪涛分毫不敢动,就是因为这个案子还没结,只要一天没结,这笔钱就还是悬着的一把利刃。

    现在好了,人都崩了,不结案也不会处决。结案了,也就意味着这笔钱和这个案子完全断绝了关系,就算自己拿着钱去自首都不会受理。人都崩了,自己说啥都没法对证了?也就成为不了证据。你说是就是啊,这么多公安干警折腾了小半年,就因为你一句话全白费了?

    不过现在还存在着一个大问题,就是如何把美元变成人民币。拿着美元去买东西肯定是不成的,去银行兑换也是不可以的。因为大额外币都是要有出处的,不管是亲属给的、还是做买卖挣的,你都需要出示外币入境的证明。否则银行不光不会给你兑换钱,还会把你扣下,说不明白钱就归国家了。

    在这个问题上洪涛倒是不太担心,正规途径换不出去,不还有个黑市嘛。外币黑市自打对外开放之后就有了,最初是收购侨汇券、外汇券的,很快就演变成了一个可以兑换各种主要外币的自由市场。在京城里主要有两个外币黑市,一个在安定门桥头,一个位于朝外的雅宝路。

    安定门桥头是对外经济贸易部和出国人员服务部所在地,这时候出国是不能随便买个电视之类的电器带回来的,得先有一个国家规定的配额,人回国之后拿着这个配额再来服务部提货。

    因为工作原因,很多人经常会出国,手里的配额自然就比较多。他们自己用不了,过期还作废,所以就有脑子灵活的人在这方面打主意了。

    他们会掏钱把你的配额买下来,然后再把这些电器提出来,转手就可以卖高价,或者干脆直接倒卖配额。久而久之,私下兑换外汇券、外币也成了他们的业务。因为按照国家规定,出国的人只有几百美元外币,多了银行不给你换,只能来找这些倒汇的贩子。

    雅宝路的情况和安定门还不太一样,最开始外汇贩子只是在日坛一代活动,因为这里大使馆、外交公寓比较集中。想倒汇你得有货源,也就是外币,啥地方能换到外币呢?只有从驻京的外国人手里私下兑换这么一条路。

    那些老外刚来中国的时候并不明白这些,老老实实的按照国家规定的外汇牌价兑换手里的外币,可待上一段时间之后就门清了,因为他们也得生活。一美元到银行里换最高也就能换到七块多钱,而私下换给这些倒汇的贩子可以得到九块钱甚至更多。外国人也不傻,谁高换给谁呗,反正银行给的也是人民币、贩子给的也是人民币,一样花,都能买东西。

    后来雅宝路有了市场,各种摊位云集,贩子们就开始往这边移动,原因也很简单,干这个买卖是违法的,时常会有便衣来抓,越是人员流动大、成分复杂的地方九越安全,大隐隐于市嘛。

    再往后,随着苏联解体,雅宝路突然变成了专门针对前苏联客户的外贸商业街,来这里的大毛子、小毛子、白毛子、小毛子手里也有美元,于是这里就成了倒汇的另一个大本营,势头远超安定门。每天的资金流量都是以百万元为单位的,你说你拿着十万八万的就想入这行,门儿都没有。先不说同行排斥的问题,光是占用的资金量就能让你自己不玩了,冒了很大风险挣不到钱谁干啊。

    洪涛之所以对这个行业知道的如此清楚,无它,还是拜他那个小舅舅所赐。当年小舅舅和几个人就玩过这玩意,不过玩的很小,顶多算是业余选手。随着倒汇大户逐渐进入此地,竞争白热化,他们就不玩了。主要还是太不安全,每年都有倒汇贩子横尸街头,不是因为同行竞争被人做了,就是钱漏了白被人黑了。

    用小舅舅的话讲,咱城里人真玩不动这个买卖,全是尼玛一群亡命徒,挣多少钱也得有命花啊!

    实际情况确实和小舅舅说的差不多,从洪涛高三开始,雅宝路倒汇贩子的组成成分就起了巨大的变化。很多从石河子、团河劳改农场毕业的同志回城之后就盯上了这个来钱多、来钱快的行业,以前那些倒汇贩子哪儿竞争的过这些亡命徒啊,不出两年就被清扫得差不多了。

    洪涛没有选择安定门,那里离家太近,难免会碰上熟脸,如果自己是换个千八百美元也无所谓,但想一次性出手几万美元,还是得找离家更远、人员结构更复杂的雅宝路比较合适。

    当他开着车来到这条布满了商铺的小街道里时,仿佛又回到了跟着小舅舅一起在这里蹲守肥肉的年代,心中不禁感慨万分。那时候小舅舅他们三个人经常被人追得满街跑,有警察、有外国人还有本地人。

    每当一笔钱没切好被人发现时,他们唯一的选择就只有撒腿跑,自己则在后面盯着谁追得比较快,谁快就上去把谁绊倒、推倒,反正是不能让他们追上小舅舅。你还别埋怨我,我是帮你一起追坏人呢,谁让你不长眼拌到我腿上了。警察来了也没用,我是来街边商铺捡便宜货的中学生,见义勇为不成啊!

    虽然那时候经常和兔子一样被人追得四处逃窜,但那些日子是洪涛最高兴的。每次小舅舅他们得手了,就会分给自己一点小油水,如果利润大,还会带着自己去一个叫大笨象的俄罗斯餐厅里吃一顿烤牛肉和红菜汤。那里的服务员多一半都是白毛子姑娘,每次看到她们自己都会忍不住想去摸摸,真尼玛白啊。

    不过他们晚上是绝对不带自己来这里的,总是找借口把自己支走。这让当时的洪涛很纳闷,于是就盯了他们一次稍,结果才发现,原来大笨象餐厅晚上就变成酒吧了,来玩的三分之二是中国人,三分之一是外国人。除了花钱的人之外,还有赚钱的,清一水的都是女人。

    这些女人没一个中国人,她们全来自东欧和前苏联的加盟国和国。最受欢迎的那种连睫毛都是金色的纯种白人,中国人把她们叫做大白俄。次一等的就是长得像欧洲人但头发和眼睛都是黑色的中亚混血种,叫做大毛子。最便宜的就是长得和新疆人差不多的,被称作二混子。(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