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183章 不幸的她

正文 183章 不幸的她

    “……我不想和他结婚,他是个混蛋,这都是他逼我的!可是我又不敢说不,他手里有我的……照片,当时他把我灌醉了拍的。如果我不和他在一起,他就会把照片给我的同事、父母看。你知道我爸的脾气,他肯定会气死,而我妈妈也不会管我。当时他们离婚时,是我自己选择跟着父亲过的,她恨死我了,到现在也不让我进家门,我去找我姐姐都是偷偷的……”

    不知道是洪涛这番说辞起作用了,还是这一搂起作用了,金月终于把她心底的秘密说了出来,一边说一边把脸埋在洪涛胸口,不肯抬头。

    这些事儿太丢人了,她连父母和姐姐都没告诉过,今天不知为什么会和洪涛说。大概是想起小时候洪涛可以带着她钻防空洞、坐车去王府井百货大楼、到地坛公园里偷池子里的金鱼,好像有点无所不能的感觉,一时冲动了。

    “这事儿不怪你,别自责,你没有太多责任,唯一不对的地方就是没第一时间告诉金叔叔。他脾气是不好,但你是他女儿,他就算发再大的火儿、骂你再难听的话,最终也不会不帮你的。以前我上学的时候惹了好多祸,很多次都以为我父母不会管我了,因为事儿太大,结果我就不敢回家。”

    “可每次我被找回来他们都会帮我把事儿解决掉,不管多难,去求人、去四处借钱也会帮我。这就是父母,千万别用普通思维去理解他们。好了,先别哭,你爸就在下面呢,万一让他看见你这个样子,肯定以为是我欺负你了呢。你说我便宜没占到,还得替那个孙子背黑锅,我冤不冤啊。先把眼泪擦干了,然后和我详细说说事情经过,我再决定怎么帮你。”

    洪涛现在真有点返回童年的感觉了,那时候每次金月被附近的孩子欺负了,就会哭一个大花脸来找自己。之后的程序就是先让她不哭了,再问清楚是谁这么大胆子。自己能打过的立马杀上门去替金月出气,自己打不过的就去找小舅舅,用五分钱收买他出手相助。

    “其实我也知道他不是啥好鸟儿,不过一直没敢和你提这个事儿。他在外面还有女人,搞不好连孩子都有了,你和他结婚啊,十有八九得倒霉。”金月也和小时候差不多,乖乖把她这些年的委屈挑主要的和洪涛讲了讲,然后期盼着洪涛给她拿主意。不过洪涛并没说怎么帮忙,而是把卫建华的罪行又揭露了一番,说得金月都有点无地自容了。其实这些事儿对于金月来说并不算太意外,她那个男朋友也没刻意瞒着她。

    金月的这个男朋友并不是她自己找的,而是被逼的。当初她在大专里学的是建筑设计专业,毕业后就到了园林局的公园管理处,也不能说专业完全不对口。按照金叔叔的意思,她先在这里多了解了解古建筑的基础知识,然后再系统的接触古建筑修缮工作。

    当时金叔叔正在主持修缮劳动人民文化宫,工作很忙,也顾不上金月。金月呢,刚到了一个新单位里也是比较孤独,结果就被卫建华给盯上了。

    要说单亲家庭的孩子最渴望的是啥?那就是能得到关爱。金叔叔是军人出身,神经比较大条,就算疼爱金月也不会有过多表示。让他这么一个大老爷们带着一个女儿过日子,肯定也没多少家庭温暖可以给金月的。

    卫建华平心而论是比洪涛更容易讨女孩子欢心,主要是他有一副好皮囊外加嘴也甜,又有个当官的爹,对于金月这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来讲吸引力蛮大的。

    一来二去的金月对他就有了点好感,接触的也多了起来,金叔叔知道以后虽然不太同意,但也没强烈反对。这个卫建华在单位里名声不太好,主要是老仗着他父亲的权利弄些邪门歪道,但毕竟也是一个系统里的,如果金月乐意,闺女也大了,他这个当爹的没法强行介入。

    刚开始的时候卫建华还挺规矩,无非就是和金月找机会聊聊天,半年之后才发展到吃吃饭、看看电影,顶多也就是拉拉手啥的。可是这家伙的耐心不太够,等不及按部就班的正常和金月谈下去,去年年初的时候伙同单位里另外一个女同事忽悠金月一起去上海旅游,结果在当地的酒店里把金月灌醉,当晚就给祸害了,事后还拍了照片。那个女同事虽然结婚了,暗地里却和卫建华有一腿,算是帮凶。

    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又身处陌生的城市,金月醒过来之后就完全落入了卫建华的圈套。哀求、恐吓、威逼利诱,卫建华把能用的招数全用了一遍,孤立无援的金月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回来之后,双方家长一见面,两个人的事儿就算定了。

    如果真是这样金月也就认了,找个副局长的公子当丈夫,人也长得又不错,工作、学历什么的也挺好,不亏。可两个人接触一多,尤其是有时候住在一起,金月才算知道自己的这个未婚夫是个啥玩意。

    他连半年都没忍住,就又开始去外面找别的女人了,光是被金月撞见的就不止一个,而且还经常半夜喝醉了回来,说多了就骂人,甚至还有动手打人的时候。金月无数次想离开他,可是每次提出这个事儿,卫建华就把那些照片拿出来威胁,声称要让园林局每个办公室里都有一套。

    “傻丫头啊,是一生的幸福重要,还是名声重要啊?”听完金月的叙述,洪涛觉得自己和卫建华比真是太挫了。你看看人家,用这么老套的招数就能祸害不止一个女孩子,还能逼着被祸害的对象和他结婚。自己磨破了嘴皮子、想破了脑袋好不容易忽悠到江竹意这么一个看得上眼的,结果说跑就跑了,人比人得死啊!

    “都重要!要是真让人看到了那些东西,我还怎么活啊,我爸还不得气死!”金月觉得洪涛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意思,说的轻松,可这事儿放到谁身上谁能看得开?

    “我就这么说吧,你就算真离开他,他也不一定敢用那些照片。那玩意只能私下威胁你,让你不能也不敢离开他,可你一旦豁出去了,害怕的首先是他。虽然因为时间长了你不能再去告他强健,但这件事儿闹起来他脸上也无光,尤其是他那个当副局长的爹。金叔叔也不是默默无闻的普通员工,到时候这件事儿能打到局常委会上去,他爹也得弄得灰头土脸。你大不了换个单位,还非得吊在一颗树上啊!”

    洪涛还真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件事儿在他看来就是一个局。局这个东西玩的就是骗和逼,一旦局内人明白过来,这个局就算败了。

    “……我可没你这么厉害,想干嘛就干嘛,还敢拿刀捅人。你是男人,我是女人……你看我姐,比我还惨,为了一个没良心的家伙,都快成神经病了。女人命苦,下辈子我要当男人,你当女人,专门给我欺负!”听了洪涛这番分析,金月心里稍微踏实了点,人也从刚才那种半死不活的状态中恢复了不少,这才觉得靠在洪涛怀里不太合适,可这个责任还得怪在洪涛头上。另外还无意中透了出来另一个秘密,她姐姐这些日子之所以变得神神叨叨,整天信教信佛的,也是因为在感情上受到了挫折和刺激。

    “你别倒打一耙啊,欺负你的不是我,我是帮你报仇的,你得分清楚好赖人。说说吧,到底想好了没有,这件事儿想怎么解决。你先划出一个道道来,然后我才好帮你想办法,不同的选择有不同的手段,你得先让我知道你的选择。”近距离看着金月侧脸,那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子、略厚但很精巧的嘴唇,看着就那么可人疼。

    洪涛恨啊,那个叫卫建华的孙子真不是东西!你说用手段逼这人家姑娘就范也就算了,你还公然去外面瞎搞,还骂人打人,这尼玛都属于没人性了,弄死他的心都有。现在金月需要帮助,自己责无旁贷,至于她最终属于不属于自己并不重要。喜欢一个东西就该去保护,至少不能看着别人祸害。说实话,自己还没忘了江竹意,就算金月现在没男朋友,主动来找自己表白,自己心里想的也还是江竹意。

    “我想离开他,可是又怕那些照片……”金月正好转头,看到洪涛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两个人的脸就距离不到一拳远,赶紧低下头,小声说出了愿望。

    “齐了,公主殿下你就等我消息吧,小矮人过几天就给你回话。现在先给大爷笑一个,你爸和我大姨夫进院了,咱们得下去,我还有正经事儿没办呢。”小时候的金月最喜欢当白雪公主,那自己就是小矮人了,由于自己太高,所以她法外开恩,批准自己一个人代替七个小矮人。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