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179章 不能总倒霉(保底一)

正文 179章 不能总倒霉(保底一)

    “你就是我生命中的大马猴啊……这下不光小爷的女朋友是真飞了,连一世英名也都完了。”郭阿姨临走时看自己那一眼里满含着鄙视,据说当年她和金月爸爸离婚,就是因为怀疑金月爸爸在外面有www.youfa8.com女人。具体有没有洪涛也不清楚,这些都是从自己父母的交谈中偷听来的。

    她为啥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自己,还用问嘛?受过这种伤害的女人能不当场骂自己一顿已经算很给面子了。至于说还处于茫然状态下的孙丽丽,洪涛也没法埋怨,她啥也不知道,拉着她去喝酒也是自己的主意,要怪只能怪自己命不好,点背不能怪社会啊!

    “你那个警察女朋友来啦?那你还不去追她解释清楚,就算跪地上抱着她腿也得把话说完啊,现在不解释就没机会啊,快去啊!”孙丽丽这时候才明白了过来,手忙脚乱的从屋里把洪涛的裤子和鞋拿出来,推着他让他赶紧追。

    “巧吧?如果不是我了解你和她,肯定以为是你故意叫她来的,这事儿咋就这么巧呢!成了,别忙活了,赶紧回屋吧,一会儿再被别人看见,咱俩就真成奸夫**了。现在追上也没用,你不了解她,她除了会把我这只手再打断之外,不会信我任何一句话的。你看看你的样子,再看看我的样子,如果你换做她,发现咱俩这个摸样躺在一个被窝里,你会相信我的解释吗?这叫捉奸在床懂不?板上钉钉的事儿,改不了了!”

    本来洪涛还想换上鞋去追江竹意,哪怕追到她家或者单位也得把话讲清楚。她能来找自己就说明她心里还有自己,不像她干妈说的那样对自己放弃了。可是在看到郭阿姨的眼神之后,这个念头就打消了。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一个正常人会相信自己和孙丽丽是清白的。

    孟津不是说过江竹意干妈的情况嘛,她也是经历过婚变的人,原因好像也是丈夫有了外遇。这样的女人教育出来的女儿会是什么思维模式,不用使劲儿琢磨就能明白。先不说自己能不能追上江竹意,就算追上了她还会信自己吗?在她眼里,自己已经就是一个道德败坏的流氓了,因为这是她从小就受到的教育。之前她能相信自己并和自己交往,已经是一种自我突破,但自己给她反馈的信息很明确,她的选择错了,现在她估计会比她干妈还仇恨自己这种男人。

    “要不你把她呼机号给我,我去帮你和她解释解释……”孙丽丽一边往身上套衣服,一边做出力所能及的努力,试图帮洪涛挽救一下这段即将完结的恋情。

    “你不是最怕警察的嘛,就不怕她把你抓起来?”孙丽丽的主意很馊,因为她还不知道在江竹意眼中她是个什么地位,再说自己也没有江竹意的新呼机号和电话,她的呼机已经换了,单位都换了。

    “我和她好好说,女人和女人有时候比男人好说话,你把她单位告诉我!”孙丽丽还真够仗义,咬着后槽牙克服着心里本能的畏惧,真的打算豁出去帮洪涛一次。

    “成啦,这件事儿不怪你,别咬牙了,要怪就怪我和她没缘分,造化弄人啊……我先去做点热水,你脸上那些玩意都花了,难看死了。以后少抹点化妆品,那玩意对皮肤没什么好处。”平心而论,洪涛真是不能怪孙丽丽,甚至还得感谢她够朋友。能为了别人而让自己处于危险状态的人不多啊,尤其是她这种和自己不沾亲带故的普通朋友。

    “要不你搬我哪儿去住吧,这里连洗个脸都得自己做水,你一个人整天待着会不会瞎想?”梳洗打扮完,洪涛和孙丽丽连早饭都没吃就一起上了车,一是没胃口,二是起的有点晚,现在都能吃午饭了。本来孙丽丽说要自己打车回去,但洪涛拒绝了,现在身边有没有别的女人已经没区别了,还避啥嫌啊,给谁避?路上孙丽丽还在担心自己会想不开,劝说自己再搬一次家。

    “把心放到肚子里吧,你就算找十个玲子把我强健了,我也不会想不开的。”洪涛才不会去和张媛媛当室友,哪怕是临时的也不想。让自己和她们俩住一起,这不是把狼养在羊群里还不让狼吃肉嘛,对羊不是折磨,对狼才是。每天都让自己去对抗人性当柳下惠,这得受多少精神刺激,太不人道了。

    自打这件事儿之后,洪涛也算是踏实了,除了上班之外,连去娱乐城教徒弟的次数都少了,剩余的时间基本都窝在小屋里和电脑较劲儿,准确的说是在打电脑游戏。原本洪涛就挺喜欢玩游戏的,现在要开电脑屋了,更得把这些游戏都精通精通,顺便也规划规划将来如何配置电脑里的游戏种类。

    魔兽争霸、暗黑破坏神都是他喜欢玩的,前些日子去中关村,又发现了两款新游戏,命令与征服、帝国时代。每天在兽人、亚马逊、坦克和原始战争里拼搏也挺快乐的,几个小时转眼就过去。虽然日子过得很孤独,但这对他而言也不算什么,之前这几年也是这么过来的,习惯了就不会觉得有什么难受的。

    小院的修缮工作已经进行了一大半儿,洪涛隔三差五的会过去看几眼,其实看不看也不吃劲儿,不管是大姨夫还是小姨夫都不会在工程质量上耍什么花活儿,两个院子的设计图也是事先经过大家一致认可的,就算再想起来什么也晚了,房屋主体都起来了,只能在细节上稍做改动,总体结构谁也变不了。

    倒是有件小事儿让洪涛偷偷乐了好几天,算是这些日子里唯一一个好消息。在开挖东侧地基的时候,小姨夫的工程队发现了一条电线管道,里面的电线居然还有电。洪涛和小姨夫让工人顺着管道追根溯源,结果发现这条管道是从隔壁机械研究所的地面以下延伸过来的。

    这个研究所的历史肯定没小院长,它是一座三层楼,就在洪涛家小院的东墙外。不过它这个楼盖的不正,不是正南正北,也不是正东正西,而是略微偏向西南方向。

    这样一来,它就和小院的东墙有点冲突了,楼房的西南角直接突破了院墙,和院子东房的后墙只隔着半米多远。估计当时盖楼的时候就这么一块空地了,斜着盖面积能大点,当时洪涛家的小院已经收归国家所有了,研究所也是国家单位,只要组织上同意了,没人会提出反对,也就这么凑合盖上了。

    现在洪涛想反对都没用,这是历史遗留问题,就和当年把院子南墙拆了盖花坛一个意思,你告都没地方告去。自己家蓝图上虽然有这些面积,但事实上这座楼和花坛也都算合法,哪个法院也不会判人家把楼拆一个角或者把花坛拆一部分来归还你家的面积。这种怪事多了去了,没理可讲,只能是自己想办法。

    花坛好办,洪涛已经和大姨夫说好了,盖房的时候就悄悄往南挪,把花坛占去的部分再偷回来,就算以后有人问起,自己也能拿着蓝图和他们扯皮。自己家的院落,还得偷,每次提到这个事儿洪涛都是愤怒加无奈。可这座楼他就没辙了,花坛能悄悄拆,楼肯定是不成的。不光不能拆,自家小院为了就和这座楼,垒东墙的时候还得特意让着它,凹进来一米多,这让洪涛心里很腻味,但也只能这样忍着。

    不过这根电线倒是给了洪涛一个出气的机会,看它的材质和样式,还是铝线,肯定是有年头了,也就是说这根线很可能是当年盖楼时留下来的,至于是干啥用的洪涛也猜到了个大概。

    当年他刚搬到这里时,东墙和东房顶上都还有高高的铁丝网呢,就和监狱一样。据说这个研究所还是个保密单位,这些铁丝网是电网,一到晚上就会通上电,还有两盏小红灯亮起,提醒人们别去触碰。在往后没几年研究所就改成纯民用的了,自然也就用不上电网,于是就给拆了。

    电网是拆了,这根线埋在地下,估计研究所的人是忘了或者根本不知道还有这根线,所以连同一个闸盒都留在了墙这边。至于说他们的总配电箱里是咋联接的,洪涛也不清楚。这种单位的电工就是混日子,老师傅退休了,下面顶上来的人谁去琢磨那么多线谁是谁,反正能保证研究所正常用电就完了呗,搞明白这么多事儿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有功夫玩几把升级比啥不好。

    “姨夫,让工人把它先甩一边,做好绝缘,留着我有用。”既然有电,洪涛就不打算放过,将来让大姨夫给自己设计一套双路供电系统,直接把这根电缆接上,让它发挥发挥余热吧。

    三百八十伏的动力电啊,功率肯定不会太小,这玩意想申请都不给你装,是个好东西,必须要发挥余热。你不是白占我们家院子嘛,成,我从电费上给你找补回来!五年还不完就还十年、二十年,早晚有还清的那一天。只要你们那边不重新整理电力系统,那就月月帮我交电费吧,反正你们是国家大单位,也不在乎这点小钱。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