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149章 失身综合征(保底二)

正文 149章 失身综合征(保底二)

    “你真的以为如果你不是第一次,我就会不高兴或者不要你吗?”等江竹意重新钻进被窝,又吸附在自己身体上时,洪涛才开始与她正式聊起了这个话题。

    “你不用安慰我了,这种事儿又不是很少见,我就亲自处理过两次了,都是男方因为这个理由嫌弃女方,结果女方不同意分手,两个人就动手打了起来。我可不想以后咱们俩也变成那个样子,你得相信我,我真的是第一次……”江竹意觉得自己很幸运,碰上了洪涛这个外表看起来很混蛋,其实还很通情达理的男人。不过她也没指望洪涛能在这方面有什么过人之处,从她受到的教育、社会传达的信息、工作中亲身体会综合来看,好像大部分男人都很在意这个。

    “男女平等这件事儿国家倡导了几十年,看来效果并不好,连你这样受过高等教育的国家工作人员都还认为贞洁如此重要,悲哀啊。刚才你问我是不是和女孩子出门就带着这些小套套,现在我告诉你吧,在没遇到你之前,是这样的。事实上我也不介意和一些看上去并不讨厌的女孩子发生正常关系,只要我未娶她未嫁就可以。”

    “你光在意你是不是第一次了,你怎么就没问问我是不是第一次呢?你怎么就不质问我是否还贞洁呢?难道说贞洁只存在于女人一方,男人就不需要了?我再说一个比较难听的话,你觉得谁家父母都是第一次之后就永远在一起了,如果不是的话,那是不是这些人的父母就都是坏人呢?包括你我……”看到江竹意已经从那种沮丧之极的情绪里走出来,可以正常沟通了,洪涛这才开始就贞洁的问题阐述自己的理论,顺便给她出了一道永远也没法回答的题目。

    “……可我真的是第一次……”江竹意很固执,她认为这是她的一个闪光点,是比很多人优秀的地方,所以尽管已经听懂了洪涛的意思,也部分认同,可还是念念不忘这个事儿。

    “我认为吧……这件事儿虽然算不上缺点,却也不值得夸耀。这说明你接触过的异性很少,自然在这方面就存在缺陷。你看工厂里招工都希望要熟练工,我这等于是从零开始带徒弟呢。”洪涛很想让江竹意抛弃这方面的思维模式,那些东西都是禁锢人性的玩意,除了能让人平添烦恼之外,毫无意义。

    “那你还是去喜欢那个夜总会里的熟练工吧,我不要你这样的师傅……你是个混蛋!”不管洪涛是出于何种目的说了这番话,江竹意都觉得是一种侮辱。合算自己重视贞操还有错了,这时她又想起出现在洪涛院子里的那个女人,然后自然而然的联想到洪涛在这方面的表现,一股无名火再也控制不住,推开男人的身体,抓起自己的衣裤就跳下了炕。

    “哎……我说你怎么不讲理啊,怎么又扯上别人了呢,我不是和你说过,她……”洪涛被江竹意这种反应吓了一跳,可是转而一想,确实是自己说的太多了,准确的讲是没有顾忌到对方的感受。

    她和自己根本不是一类人,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几乎都是对立的。情欲可以让人失去理智,但那只是暂时的,当情欲的洪水褪去时,理智会重新占据主导地位。如果有一个人也试图这样说服自己,恐怕自己也不会太乐意。当然了,自己不会采取江竹意这种太激烈的表示方式,甚至都不会有什么表示,只会在心里有了一个看法,这就是性格和处事态度的区别了,本质上没区别。

    怄气、拌嘴、冷战……不管叫什么名字,说白了就是吵架。谈恋爱的人、包括结婚之后的小两口,对这种状态基本都很熟悉,不能说三天两头就试一下吧,反正谁也免不了俗。

    有人说了,我就见过一辈子不吵架的,两口子白发苍苍了还相濡以沫呢。对于这个事儿,洪涛觉得谁这么想、这么说谁的智商就有问题,或者干脆就是个骗子。为啥这么讲呢?因为这个事儿很不合逻辑。

    人家两口子一辈子到底吵不吵架你是咋知道的呢?就算是生活在一起的人,也不可能无时无刻都在一起吧。对于一些性格比较慢、比较理智的人而言,吵架是可以在没人时候吵的;对于一些比较好面子的人讲,吵架也没必要搅得四邻不安,轻言细语的几句话完全也能表达出自己心里的不满。

    这一点洪涛很能理解,因为自己的父母就从来不在外人面前拌嘴吵架,尤其是自己父亲,再生气、再不同意母亲的观点,也会等回家之后、还要等自己睡了才会低声和母亲交流,就连岳父岳母都不愿意让知道。当然了,如果赶上江竹意这样的脾气,洪涛估计自己父亲也得麻爪。她就是个爆竹,还浑身都是引线,保不齐啥时候就被点燃了,点燃的结果肯定是咣的一声,绝不能像呲花蔫屁一样不出声。

    不过话说回来了,恋人、小两口之间发生矛盾拌嘴斗气是坏事儿吗?洪涛认为只要次数别太频繁、时间别持续太长非但没坏处还有好处。谈恋爱本身就是一种磨合,是两个生活环境、性格习惯完全不同的人之间的全方位磨合。既然是磨合那就肯定有摩擦,有摩擦当然要表达出来。无法短时间内达成共识的,必然会吵架,气性大点的人自然会生气,然后就是冷战呗。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恋人关系了,而且还没必要非得统一思想,也就是说不用分出对错来,只要让双方都知道对方的想法,就已经达到磨合的目的了。

    当双方都知道对方的想法之后,自然就会想出办法来避免触碰对方的敏感处,或者在某些地方求同存异,或者对自身一些不是原则性问题的地方加以改进。反正不管怎么说吧,这玩意就和得感冒一样,每多得一次,就会对一种感冒病毒免疫,同时也是对全身免疫系统的一次实战演习。当然了,这个演习要受控,如果病的时间太长、病情太重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来,多吃点山药,这玩意补气。”现在洪涛就得去控制病情了,江竹意这个大个儿的感冒病毒一直到吃饭的时候还耷拉着脸、撅着嘴不搭理自己。不过没关系,洪涛就当她是五岁小孩儿,所以不管她怎么冷落自己,自己也不在意,不光不在意,还得往上凑,故意去让她虐待。

    丢脸?不觉得,洪涛认为在恋人之间脸皮可以更厚一些。如果为了别的事儿、别的人,自己可能不会去舍这个脸;如果有人当着外人的面儿给自己下不来台,那他就是自己的敌人。但恋人之间大可不必斗这种气,如果你遇上一个看上去特别通情达理的女人,不见得就是福气。

    假如江竹意和张媛媛一样能忍、能装、能面面俱到,洪涛觉得就算她长成天仙,自己恐怕也不敢扑上去。因为你不知道她心里的真实想法是什么,搞不好被卖了还傻呵呵的帮人家数钱呢。家庭生活不像上班、上学、做生意,你不高兴、不乐意、看不惯的人还能躲开。这玩意躲都没地方躲,今后几十年两个人吃喝拉撒睡都要凑在一起,整天弄一个笑面虎放身边,洪涛觉得自己活不过十年就得自决于人民。

    “丫头,男人不能一下子伤透,你得一点一点的训,看你大爷就是被我训好的,足足训了二十年啊。小洪是个很伶俐的人,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响鼓不用重锤,你有点表示让他明白就成啦,不能总不给他面子。男人在外面是要面子的,回家之后你踹他两脚都没事儿,但是在外面还得忍着点儿。”

    冯家老两口和喜儿姑娘在饭桌上溜溜看了半个多小时戏,对洪涛的脸皮厚度真是佩服到家了,不管江竹意怎么不搭理,他都不急,脸上始终带着笑,还笑得那么傻乎乎的,傻得让人可怜。然后自然就对江竹意产生了不满,欺负傻子有罪啊!于是趁着洪涛上厕所的功夫,冯大妈开始给江竹意灌输做人、做女人的窍门了。

    “他是装的……”不劝还好,一劝反倒让江竹意眼圈都红了。她委屈啊,自己真正和洪涛交往的时间都不到一周,结果就已经突破了最后一道防线,这种变化让她心里不由自主的恐慌。

    更让她恐慌的是,她突然发现洪涛这个人并不能掌控,别说掌控了,就连影响都很难。他对任何事儿都有一套独特的理论,大部分还与别人不同,为人处世更是圆滑透顶,不能说分分钟把自己耍得团团转吧,但也差不多。把自己的未来交给这么一个看不透、摸不清、控制不了的男人,到底是不是正确选择呢?准确的说,现在江竹意有点后悔了,后悔自己太轻率!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