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145章 热坑头(840票加更)

正文 145章 热坑头(840票加更)

    喜儿对开车掌握的挺快,江竹意则是在枪法上越来越准,这两个人配合的还挺好,只要洪涛发现目标,喜儿就会一脚刹车跺死,过不了两秒钟洪涛脑袋后面就会啪的一声,十有八九会击中目标,甚至比白天打野鸡的命中几率还高。而且江竹意还挺有一个当姐姐的摸样,她还知道别光自己过瘾,时不时还会和喜儿换换位置,让喜儿也过过枪瘾,两个人你来我往的玩得还挺高兴。

    可洪涛就比较悲惨了,不管是开车还是射击,没目标的时候都能缩在车厢里避避风,唯独他这个打灯的人要趴在窗口顶着小刀子一般的山风操作着探照灯不间断的寻找目标。光靠灯架在过于颠簸的路况下根本没法稳住灯光,大多数时候要把灯拿在手里,用胳膊充当悬挂减震系统。

    “我说咱都打到好几只了,多了也吃不了,是不是能回去睡觉了啊?又不是明天就回去,留着慢慢打多好。”不到两个小时,洪涛就有点扛不住了,手套和帽子护不住脸,自己不光脸上冰冷冰冷的,就连牙都冻透了,两个眼眶生疼。

    “再打一会儿吧,那边还有一大片地没转到呢……要不我帮你拿灯,你来打!”江竹意头一次接触这么好玩的游戏,兴奋得一点困意都没有,她正打得高兴,回去干吗?屋里连电都没有。

    “不用,我不冷,我是怕你冷。”洪涛真想说同意,咱俩换换吧,可话到嘴边又缩回去了。男人再弱,在女人面前也得充起男子汉的尊严,为了维护住这股子强势,就得付出大把的代价,连自己这种二皮脸都不能免俗。

    “姐,再往前那条沟晚上进不去,路太窄了,咱们往回开吧,回去的路上说不定还能打到几只。”又逛了不到一个小时,喜儿终于说出了一句让洪涛满心感激的话。这个丫头没白疼啊,关键时刻还是向着自己的。前面那条沟里路并不窄,她这么说就是为了不让江竹意再往前搜索了。打灯这个活儿有多苦她心里比谁都明白,洪涛又不肯舍下脸,这个坏人她当最合适。

    “呀,都快十二点了,是该回去了……你是不是冷了?”这次江竹意没再坚持,把枪放下,从后面伸手摸了摸洪涛的耳朵,立刻感觉出来温度不太对。

    “没事儿,我穿的厚……”唉,刚才还在心里琢磨着她不太懂事儿呢,现在一句关心的话,就让洪涛一肚子怨气都消散了。不光不能表示一丁点不满,还得尽量让她安心,毕竟她是头一次到这种地方来,很多事情不是她不去考虑,而是根本考虑不到。

    “你倒是早说啊,耳朵都快冻掉了吧!”江竹意就算再没心眼,此时也感觉到了什么,用手搓着洪涛的耳朵和脸颊,还不时往手上呵热气。

    “真没事儿,冬天出来溜兔子哪儿能怕冷啊,以前我和喜儿一溜就是半宿,是吧喜儿?”嘴真硬啊,既然不想让她知道,那索性就硬撑到底,还得拉上一个有力的证人。

    “现在还不算冷呢,等到了正月下大雪的时候,吃不饱的兔子能冻死在地里,不用打,出来捡就成。”喜儿又帮洪涛打了一次掩护,悄悄把话题转到打猎上去了,然后开始给江竹意讲她小时候是如何在山里生活的,一说一笑也就忘了刚才的事儿。

    “哎呀……真舒服……你还看啥啊?难不成还得我亲手帮你洗?”回到冯家院子时,老两口已经睡了,喜儿把几只野兔挂在了房檐下,又给洪涛找了一个很大的铝制洗衣盆,这才回屋。洪涛先把灶台大锅里的水烧热,然后舀到铝盆里,又从水缸里弄点凉水调好温度,这才端到了里屋,放到坑头前面,自己拿了一个木凳坐下开始泡脚。

    “我才不和你一起洗呢,你太脏了!”江竹意还是不太习惯这种过于亲昵的举动。

    “那可由不得你,就这么一锅热水可用,你如果再去烧的话,咱俩今天晚上就别打算睡了。你摸摸炕,它和灶台连着,你要是想在上面烙饼我就陪着你烙。”脚一暖和浑身就都暖和了,至于说江竹意愿意不愿意泡脚,洪涛觉得根本不是问题,她不愿意也不成。

    “那你不早说……”江竹意伸手摸了摸炕,果然,是热乎的。不用问啊,这些热量肯定来自灶台,至于说再烧锅水会不会真像洪涛说的那样热的睡不了人,她还也不清楚,在这方面还真不敢和洪涛叫板,谁叫自己没他知道的多呢。

    “来吧,再耽误会儿水就不烫了。来,我帮你洗,也让你得意一次。”不等江竹意再多说什么,洪涛一把抓住她的脚腕子,直接就把鞋给脱了下来,拽下袜子就按在了盆里。

    “嘶……烫……”江竹意也没工夫不好意思了,水很烫,洪涛还按着自己的脚不让躲,这种滋味差点让她叫出声来。

    “忍几秒钟就没事儿了,泡脚就得烫,让血液循环起来一晚上都不冷。来,另一只脚!”江竹意的小腿和脚洪涛还是头一次这么仔细的观察,如果说她的相貌能打七分的话,那她的身材可以打八分,这双脚绝对有九分了。

    每个人的审美标准都不太一样,洪涛对女孩子的相貌并不是太看重,如果能有一副好身材会更引起他的兴趣。而且他对好身材的定义也不是丰乳肥臀那种,胸不能太大,人也不能太苗条,最好是那种运动型的感觉,肉不能太软也不能太硬。

    这只是大面儿上的感观,其实还有很多细节让洪涛更感兴趣,比如说肩的形状、腰的粗细、小肚子平坦与否。但这些东西一般看不见,比较容易见到的就是小腿肌肉的顺滑程度、脚腕子的粗细、脚的形状。如果一个女人有一双肌肉线条很好的小腿,再配上很细的脚踝、略有骨干的脚,洪涛觉得就很性感,哪怕她的长相不算漂亮,也属于能加分的。

    从这点上来讲,江竹意应该算是个分数很高的女人了。她不光有一张不错的脸,还有一副不错的身材,能达到这两个标准的女人就已经不多了,更可贵的是她的小腿、脚踝和脚型都很符合洪涛的审美。所以在洪涛眼里,此时的江竹意除了脾气、性格之外,基本已经算是完美了,并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期。和自己比起来,光看外表的话,用一句俗话形容吧,就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我自己洗吧……”让洪涛给自己洗脚,比和他睡在一个被窝里更令江竹意脸红心跳,每次他的手指在自己皮肤上揉捏一下,都会让自己产生一种麻酥的感觉,有时候这种麻酥还会像电流一样串遍全身,带给人一种打摆子的快感。本来自己是很怕痒的,可现在他再碰到自己脚心时,痒的感觉却不那么强烈了,大部分变成了电流,在自己身上乱窜。如果不是把嘴唇咬的死死的,江竹意觉得自己已经叫出声了。

    “假客气啥啊,要是你能一直这么温柔,我就每月……每周给你洗一次!”听到江竹意这种颤巍巍的声音,洪涛知道她又有感觉了。这个女人真是太敏感了,随便碰碰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满脸通红不说,说话都嗲嗲的。不过就算再嗲,也只能让洪涛的底线跌到一周一次,这算是一种调情手段,绝不能变成一种地位象征,那是洪涛坚决不能接受的,哪怕七仙女下凡也没用。

    “讨厌……”虽然嘴上在骂,但声音里却听不出半点责怪的意思,为了不让洪涛抬头就能看到自己的大红脸,江竹意干脆往后一躺,这样能让她的心跳慢一点,不过脚上传来的感觉却更强烈了。这时江竹意又发现了一个让她意外的事情,火炕这个玩意冬天睡真是太舒服了,身体下面都是暖洋洋的。

    “来吧,姑奶奶,铺被窝吧,你靠炕头睡,这里热乎,头朝外,我去倒水。”这个脚洗了足足十多分钟,如果不是水的温度下去了,洪涛还不打算放手呢。

    “嗨,我说你咋把被窝铺到中间了,傻丫头,炕头啊,这边暖和。”倒完水回来一看,两个被窝是铺好了,方向也对,可是位置不对,都在炕中间。

    “这边就叫炕头?”合算江竹意不是不想铺到炕头去,而是不知道那边算炕头,只好铺在了中间儿。

    “靠着灶台这边就是炕头,离火近,温度高,到明天早上还不太冷。另一边是烟道,半夜就凉了。俗话不是说了嘛,老婆孩子热炕头,你这个老婆可有点傻啊。”把两床铺盖往炕头上挪了挪,洪涛开始脱衣服,一边脱还一边占便宜。

    “呸……你才傻呢……”江竹意不敢就这么大模大样的脱衣服,伸头把油灯吹灭了,这才钻进被窝里一件一件的往外拿。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