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135章 到底是哪儿?(240票加更)

正文 135章 到底是哪儿?(240票加更)

    “你说我们俩为什么会做同样的梦呢,真的是缘分?你信缘分和命吗?”随着温度的上升,江竹意也慢慢把缩成一团的身体伸展开来,顺着男人的曲线紧紧镶嵌在一起,增加接触面积让体温互相温暖着对方。还把头顺势枕在了洪涛左臂上,让男人的手环到自己胸前,轻轻抚摸着他手背上那个缝了好几针的伤口。

    “本来我是不信的,什么神啊、佛的都不信,可现在不信都不成了。如果不是命和缘分,咱俩恐怕一辈子都不会见面儿,就算见了面我也顶多是远远看着你流口水,顺便诅咒一下将来要娶你的那头猪。不过我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在梦里我们会那么……亲昵呢?好像夫妻一样,还穿着那种古代的衣服。假如我的梦真可以预示着什么或者记录着什么,岂不是说那些场景都是真的?而且还有证据,咱俩的耳朵不就是在雨夜里互相咬的嘛,不信哪天你给自己做个齿模,很大可能会和我耳朵上的牙印对上。你觉得是不是这个道理?”

    江竹意提出来的问题洪涛也想过不止一次了,而且比她想的还全面,毕竟自己的梦境要丰富多彩一些,她的梦境更单调。可不管是谁的梦境,很多东西都是可以重合的,甚至有些梦可以说是同一个,只是做梦的人不同罢了。要是按照逻辑推理,自己和江竹意就应该是原本认识的人。可原本认识的人怎么又突然不认识了呢?这个逻辑关系洪涛一直也没捋清楚。

    “不用去做齿模了,早上在你家时我已经对比过了,应该就是我咬的……对不起啊,我真不是故意的,谁知道当时是怎么回事……”听到洪涛的分析,江竹意真的很不好意思,自己对洪涛可算是伤了又伤啊,不光现实里打,到了梦里还咬,这得有多大仇多大恨。

    “好啊,你一直都在暗中观察我是不是?这不会是你使的美人计吧!”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洪涛一直都觉得自己在这件事儿上完全占据了主动,可是万万没想到人家也没闲着。这个女警察并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直来直去,她也是很狡猾的嘛。

    “那你中计了没有……”江竹意倒是没否认,还挺得意的扭了扭身子,但是忽然感觉到后面有个硬邦邦的东西顶着自己,立马就不敢乱动了。

    “我这是将计就计,先把美人吃了,再把计扔回去。睡吧,这个问题一时半会儿也想不明白,看看以后还会有什么梦不。我感觉咱俩就像是在拼图,把零碎的梦境往一起拼凑,拼着拼着说不定就看到结果了。”洪涛已经连着两天没怎么正经睡觉了,今天又忙碌了一整天,尽管怀里抱着个大美人,但身体真是疲乏到了极点,要是再折腾半宿不睡,明天估计就啥也别干了。

    “嗯……我还不困,我看着你睡……”江竹意并没洪涛这么疲乏,第一次被父亲之外的男人搂着睡觉让她有点紧张,根本没有困意。听到洪涛要睡觉了,壮着胆子翻了个身,和洪涛面对面,就在鼻尖碰鼻尖的距离,睁着两只眼仔细看。

    要说人有第六感吧,有时候确实靠谱。比如说洪涛闭着眼就能感觉到江竹意睁着眼盯着自己呢。刚开始还偷偷眯缝着眼看看她在观察什么,或者用手在要她腰臀上轻抚几下,但不一会儿就被瞌睡虫侵入了大脑,啥也不知道了。

    太阳晒屁股!第二天洪涛就是被窗外的大太阳晒醒的。旅馆的房子夜里贼冷,可是到了阳光明媚的好天气里,冬日的阳光从半面墙大的窗户里照进来时,就一点都不觉得冷了,暖烘烘的。

    “你能再没样儿一点吗!?”身边的江竹意还枕在自己胳膊上酣睡,一张小脸红彤彤的,两条腿就像八爪鱼,死死的缠住了自己的腿,嘴里咬着自己的衬衫领子,看样子是在梦里吃到红烧肉了。

    看了看手表,这一觉睡得真踏实,都快早上九点了,和自己预计的起床时间超了一个多小时。但是江竹意睡的这么香,还压着自己胳膊、咬着自己衬衫,想溜下床嘘嘘一下都不成。干脆,把手往她上衣里一钻,抱着热乎乎的身体再迷瞪一会儿吧。

    回笼觉这个玩意很害人,要是有事儿的时候,最好睁开眼就赶紧起来,只要再把眼睛闭上,那就没谱了,通常都是中午见。再次醒来的时候,江竹意正用她的一小撮头发当毛刷,在自己脸上划来划去,生生把自己给痒痒醒了。一看到自己睁眼了,她还假装闭上眼装睡,但是睫毛却在不住抖动,嘴角忍不住露出了笑摸样。

    “哎呀,这么嫩的小绵羊都送到嘴边了,如果我不吃,还算洪扒皮吗?为了维护我的名誉,今天也得把你这只小羊给吃掉!”装睡好办啊,这不正是占便宜的好机会嘛,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小羊投降了……”很快,江竹意就装不下去了,因为洪涛的手钻到了她胸前,那种感觉让她皱着眉才忍住没叫出声,不过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像没了骨头一样软。

    “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可是接下来的感觉就不那么舒服了,洪涛的手往边上一滑,直接在她肋骨上挠了起来,一边挠一边用腿压住了她的下身,不让她挣脱。然后用嘴堵住了她正在放声大笑的嘴,把笑声全都憋进了她的肚子里。

    半个小时之后,浑身瘫软、满脸通红的江竹意跟在洪涛后面出了屋子,一边走还一边在男人后背上不住捶打。这顿起床运动太激烈了,面对一个精通寝技的家伙,她在床铺上基本毫无还手之力,处处受制。光吃亏也就算了,这个坏家伙还一边占便宜一边迫使自己笑,那种感觉真是太丢人了。

    “中午咱就喝点羊汤凑合凑合吧,你没喝过这个吧?大补啊,尤其对女人最好,多喝点。不够可以随便加,加汤不要钱,嘿嘿嘿……”出门让冷风一吹,肚子里没食儿的两个人立马就不欢蹦乱跳了,好在旅店边上就有个小饭铺,里面只卖两种食物,羊汤和烧饼。

    这玩意大概意思就是用羊杂碎和羊骨头一起熬,熬到雪白雪白和奶一样的颜色,热乎乎的盛到碗里,撒上点香菜末。在冬天喝一碗羊汤,再就着刚出炉的烧饼一起,嘿,浑身都热乎乎的。连洪涛这种不怎么喜欢吃肉的人,也能喝两碗,一点都不腥膻。

    而且这里的店家做买卖很公道,一碗羊汤里有杂碎和汤,喝完汤还可以去加,只要不加杂碎就不收钱。当然了,你也别从家里带着三个馒头就到人家这里喝汤来,连着喝八碗,你是痛快了,人家这个买卖就没法干了。

    “现在能说你带我来到底干嘛了吧?就算真的卖了我,也先让我有个思想准备啊。放心,我肯定不逃跑,我要欲擒故纵,争取把你的犯罪团伙一网打尽!”两碗羊汤、三个烧饼进肚,江竹意觉得浑身都是热乎气儿,又开始挑衅了。

    “走,我先带你看看我的作案工具去,当人贩子也得有家伙事儿啊,这叫专业!”洪涛还是没说,带着江竹意出了饭馆,开上车沿着公路继续向西北方开。

    大概又走了一公里多的样子,已经快出城了,洪涛这才把车驶进了一个类似货场的大院子。院子看门的人都穿着厚厚的棉衣,腰上就用根绳子系着,脸和手都是黑黢黢的,看着就那么像一个黑窝点。

    “这是什么地方?”江竹意真有点慌了,这个院子非常大,里面东一堆儿、西一堆儿堆放的都是黑乎乎的煤块,有的和小山一样高,有的和丘陵一样连绵出去好远看不到边儿。还有很多穿着打扮都和门口那两个人差不多的人在用大铁锹往卡车上装煤。这些人看上去就不是啥好人,也说不上哪儿不好,就是和普通的装卸工不太一样,看人的眼神和狼似的。

    “嘿嘿嘿,怕了吧,敢和我进去不?你不是要一网打尽吗,屋里就是这个团伙的大头目。”洪涛把车停在一个简易的小二楼前面,指了指那张满是污渍的棉门帘,很轻蔑的看着江竹意。

    “……进就进,有什么了不起的!”完了,洪涛这种眼神让刚刚温柔了一早上的江竹意立刻又原形毕露了,二百五劲头十足,不等洪涛下车她先开门下去了,然后就被一股妖风卷着黑乎乎的煤沫子拍了个正着儿。

    “呸!呸!我说舅舅啊,您就不能换个干净点的地方办公嘛,这地方没法待啊,来一趟您啥都别给准备,走的时候就得带走二斤多煤末子……”洪涛也没躲过去,只能拉着江竹意捂着脸赶紧跑几步撩开门帘钻进了屋,然后扯着脖子就喊,还把江竹意的衣服拍的啪啪响,抖落了一屋子煤灰。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