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129章 羊入虎口(保底一)

正文 129章 羊入虎口(保底一)

    “我先去给你倒杯饮料喝,你看你热的都出汗了。咱能把这件儿好看的羽绒服先脱一脱不,它就算再漂亮也不能老穿着吧,这屋里多热啊!”如果不打岔,洪涛就得笑出声来。这个女警察太可爱了,在男女交往问题上也太单纯了,居然还把梦境给写下来专门给自己看,这不是主动往大灰狼嘴里送肉嘛。

    “……我家只有可可奶了,水还不太热,你先凑合喝点,来看看你又做什么梦了,和我的梦一样不。”在厨房弄了两杯热饮端回来,沙发上的江竹意已经褪去了外套,穿着一件儿雪白的毛衣靠在沙发扶手上继续翻看着相册。洪涛递给她一杯饮料,自己直接躺在了沙发上,把脑袋往她腿上一枕,举起那张纸开始看。

    这下江竹意的身体又绷紧了,两只手已经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举起来吧,太傻了,放下吧,左边还凑合,右边全是洪涛的身体,放他身上会不会显得自己太随便了?手还没处理好呢,脑袋也不开始不自在了。低头吧,正好看到他的脸,他还不太老实,总是把稿纸挪开故意看自己的脸。平视吧,脸前就是那张稿纸,还故意来回晃,和眼前花儿一样。仰头吧,和举着手一样,也挺傻的。

    “他这是故意的!”很快,江竹意又不得不把注意力从别处抽回来,因为腿上的洪涛抬起了右胳膊,身体往上拱了拱,顺势就把胳膊从自己身前划了过去,变成了他靠在自己大腿上,一只手钻到了自己后背和沙发之间。不对!他的手钻错空间了,不是自己后背和沙发之间,而是在自己毛衣里!

    “这个梦我也做过,大概情节差不多。你知道我们俩耳朵上为啥都有一个伤口,而且还都在右耳朵上吗?”就在江竹意微微抬起后背,准备提醒洪涛手放错了地方时,洪涛突然又讨论起那个梦来,而是还说从中看出了问题。

    “你怎么知道我右耳朵上……坏蛋!”江竹意的第一反应就是诧异,自己右耳朵上那个伤疤一直都被头发盖着,有意不想让别人发现,他怎么会知道的呢?可是话刚说了半截儿,她就明白了。那天雨夜在三轮车棚里,他不就是在自己右耳旁边吹着气说话的嘛。而且还把自己耳垂叼在嘴唇间,那还用看啊,感觉都感觉出来了。

    “你不是说过我耳朵上的伤痕像是被人咬的嘛?那你仔细观察过你自己耳朵上的伤痕吗?是不是也像被人咬的?”洪涛干脆把身体半坐了起来,伸手去撩江竹意耳边的头发。

    “别躲……我都看过了,再看看怕什么啊。我这又不是为了别的目的,而是为了分析案情,老实点!”江竹意当然不太乐意让洪涛这么近距离去看自己耳朵上的伤疤,又晃脑袋又举手格挡,可惜最终还是没挡住,让洪涛把她的耳朵捏在了手里。估计她也没想和洪涛做坚决斗争,要是真不想让洪涛看的话直接站起来不就躲开了。

    “我也分不出到底是不是人咬的,不过我有点眉目了。来来来,帮我做个试验,试验结果一出,结论也就基本得出来了。你先站起来,对,面对我坐下……坐吧,就是个试验,咱是抱着科学研究目的。不要乱想嘛,小江同志……”光看耳朵上的伤口洪涛还觉得不太直观,干脆让江竹意面对面的跨坐在自己大腿上。

    对于这个姿势江竹意很抵触,虽然和哪天晚上有方向上的区别,但其它方面基本都一样,甚至更难为情,因为要面对面啊。可惜最终还是没抵御住洪涛的嘴皮子,他说的很认真,眼睛里全是对未知的渴望,好像没什么乱七八糟的,江竹意半推半就的也就相信了。

    “你干嘛啊……放手!”可是接下来的动作就让江竹意有点怀疑洪涛的动机了,他直接抱住了自己的腰,把两个人的脸凑到了一起,又开始在自己耳朵旁边喘气了。这也太明目张胆、太懒了吧!你就不能换一招儿?哪怕自己有点那个心思,但为了女孩子该有的矜持也得反抗啊,现在可不用怕惊扰到飞贼了。

    “你看你又把我想歪了,我真的就那么坏?”洪涛说得无比沉痛,就好像随时都有可能落泪一样。

    “那你要干嘛!”这让江竹意又有点犹豫,自己是误会他好几次了,难道这次又误会啦?

    “右耳朵!你不是写了嘛,我们俩当时面对面抱着站在大雨里。我的梦里也有这个场景,不过我记得当时好像有人在咬我耳朵。你琢磨啊,两个人面对面抱着,还有人咬自己耳朵,这肯定不会是第三个人吧?那就不是两个人抱着了,而是一堆人抱成了一团……”洪涛不光没撒手,还把江竹意抱得更紧了,迫使她也把脸靠在自己右脸上,然后再慢慢讲自己的理论。

    “嘻嘻嘻嘻……别吹气,痒……你怎么那么贫啊!”本来一个很严肃的学术问题到了洪涛嘴里又有变成笑话的趋势,而且他这一说话,就算不故意喷气,还是有气流吹到了江竹意的耳朵里。这可真是她的命门,身体顿时就扭了起来,同时还笑得直哆嗦。

    “马上你就该喊疼了!”洪涛此时脸上全是坏笑,现在耳朵上的伤口到底是怎么来的他已经不关心了,怀里抱着一个大美人,哪儿还有功夫去想什么耳朵啊,这不是脑子进水了嘛。这套说辞只不过是个借口,目的就是让江竹意放松警惕,然后再续雨夜的前缘。最好能把那天没机会做的工作都做完,这就叫敬业!

    “哎呀……你、你干嘛咬人啊……”话音未落,江竹意就差点从洪涛大腿上蹦起来,两只手不住的捶打着洪涛的肩膀,两条腿也不住踢腾,想脱离洪涛的怀抱。

    “这不是在做试验嘛,合算我说了半天你还没听明白啊!哎呀,我说江警督啊,就你这个脑子当警督是不是有点吃力?右耳朵!还没明白?咱俩的耳朵不是被别人咬的,而是咱俩互相咬的!不信你试试,能不能咬到我的右耳朵?”洪涛松开嘴,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连挖苦带挤兑的把江竹意训了一顿,一张嘴又把人家耳朵咬住了。

    “嘶……”江竹意这回算是明白洪涛折腾这么半天到底要说明什么了,合算他是在模仿梦里的动作。可是挨了这顿数落心里也有了点气,正好看到洪涛那只伤痕累累的耳朵就在自己嘴边,含恨张嘴就是一口,疼的洪涛直咧嘴。

    “嗯……”报复来的那叫一个快,洪涛也不是肯轻易吃亏的主儿,两排牙稍微一用劲儿,怀里的美人就是一哆嗦,不光解恨,还挺好玩。

    你咬我一口、我咬你一下,很快江竹意就意识到自己又上了这个坏小子的当!那种燥热的感觉又来了,比上一次还强烈。在有了上一次的体会之后,不能说轻车熟路也算有点食髓知味,甚至还有些故意追逐的意思。

    不多时江竹意就被洪涛熟练的带入进了无边的情欲之中,那温柔的抚摸、轻轻的刺激让她极度迷醉,以至于暂时忘掉了脑子里的条条框框,心甘情愿的被男人逗弄。同时也逐渐变得胆大了起来,还会主动去寻求更舒爽的刺激。

    屋外寒风凛冽、满目凋零,屋内热烈如夏、春色无边……(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