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128章 升官发财

正文 128章 升官发财

    “哪儿有那么快啊,人应该还在预审呢。不过我干妈说这次的案子算是影响巨大,上面对能迅速破案也很满意,说不定会有个人一等功呢,我们所也会有集体奖励。”一说起工作问题江竹意的眼睛里就冒光,尤其是说到个人一等功时,仅有的一点矜持也没了,乐得后槽牙都快露出来了。

    “那你岂不是又要升衔又要升官啦!这次能一下挂上个四角星不?”这个消息让洪涛也有点吃惊,个人二等功就已经很不错了,如果是一等功的话,江竹意领章上的小星星恐怕就要换换形状了,说不定能一步越过一级警司,直接向三级警督进发了。

    “我哪儿知道啊……不过以后的警衔恐怕就不在领章上了,现在新的警服样式已经出来了,是黑色的,警衔不在领章上,而是变成了肩章,就和香港警察那种差不多。”江竹意不是不知道,而是有点不好意思说自己要升官了。升官是个好事儿,但如果升的太快压力也大。

    她才刚刚转正不久,二级警司的衔挂了没一年,就直接蹦到警督里去让她心里很不踏实。可是运气这个玩意吧,没来的时候你着急,来了你还真挡不住。只要上级认为你合适,你不想要都不成。不过好消息就是全国公安干警都要开始换发新警服和警衔了,京城肯定是第一批。这样的话,升衔的事情没准就会拖一拖,等新警服警衔正式下发时再一起颁发,自己身上的压力也就小了一些。

    “得,这玩意以后我就没法欺负你啦!以前你是个小兵,就你一个人,我还能打得过,以后你就是有手下的人了,我好汉难敌四手啊!”江竹意能升官,洪涛还是挺高兴的。她这样的警察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虽然过不了几年她估计也得和孟津一个德性,但至少现在还不是。

    “……那还要感谢你,要不是你我也抓不到飞贼。不过我总觉得这是作弊,每次领导找我谈话的时候我都不敢抬头看。”听够了洪涛的吹捧,江竹意又开始犯愁了,这还真不是故意矫情。这些天她一直都处于惶恐中,生怕有谁把自己和洪涛的秘密揭露出来,那岂不是丢人丢到家了。

    “我说江警督啊,你上学肯定没好好学犯罪心理学,心理素质也太差了,这样怎么能和犯罪份子斗智斗勇呢?把你以前对待我的勇气拿出来,一句话不对付就能揍我一顿,谁要敢质疑你的功绩,你就把他祖宗八代都骂一个遍,然后还得拉着他去找领导评理。别忘了,你是个女警察,乱草丛中一点红!只要是没有直接证据的事儿,谁拿你也没辙。”

    “就算我现在去告发你,你琢磨蒋所还有管所会听我的还是会听你的?为了整个所的荣誉、为了整个分局的脸面,他们俩肯定会联合起来让我好好尝尝电棍是啥滋味儿。就算我告到分局和市局去也没用,这件事儿牵扯到好多部门,谁不愿意它早点结束啊,干嘛非要节外生枝呢?”江竹意的忧虑很正常,她不是个惯于说谎的人,初学乍练的肯定会心虚。洪涛还得给她讲一讲大形势与个人得失之间的利害关系,让她提高认识、分清主次,进而坚定信念。

    “我就纳闷了,你怎么对警察部门里的事儿就这么明白呢?就算你家里有人在公安系统工作,也不能天天给你上课吧!”江竹意让洪涛说的有点自惭形秽了,看看人家、再瞧瞧自己,这尼玛到底谁是警察、谁是老百姓啊!

    “不是和你说了嘛,凡是我身上不好的毛病,都请往我小舅身上想,和我没什么关系,我也是受害者,而且还是直接受害者!其实这些道理不光是警察部门里才行得通的,到了任何国家单位里都差不多一样。我是没在公安系统里工作过,但别人有啊,好歹我也算在国家大部委里上班,只要乐意观察、愿意动脑子分析,很多事儿都不难搞明白。”

    “当然了,明白是一回事儿,真要能实际操作就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古人不是说了嘛,知易行难,说说谁都会,比我会说的多得是,但真要能做出来的就没几个了。”对于这个问题洪涛也存在着不小的疑虑。以前自己好像没活得这么明白,可是近期却想通了很多东西,几乎是爆发性的开窍,碰上任何事情,都有有一套差不多完整的理论可以解释。

    对于这种变化他自己也找不到具体原因,而且看上去和那个怪梦好像也没啥联系,最有可能的就是老和尚给自己的这个聪明佛真的有法力。聪明佛嘛,肯定是让人变聪明的,人都变聪明了,那自然就会想通很多问题。所以洪涛打算抽时间再去看看老和尚,这次不能空手去,他最喜欢喝茶,自己要去给他弄点好茶叶来,也算是对他如此善待自己的感谢。

    可是这些话不能和江竹意讲,别说她和自己啥关系都没有,就算有也用不到如此透明坦诚。还是那句话,有些事儿能说不能做,有些事儿能做不能说。

    “那我想让你帮我分析点事儿……”洪涛这番长篇大论把江竹意听得似懂非懂,可越是这样她越觉得洪涛说的有道理,再加上之前洪涛运筹帷幄的表现,就让她下定了决心,从羽绒服里面的兜掏出一张折叠好的纸。

    “啥事儿还这么正式啊,还得书面汇报……这是啥玩意?抒情散文?”洪涛接过那张纸,一边打开一边絮叨,然后越看眉毛越紧,忍不住抬头询问了江竹意一声。

    “我又做梦了……这次和以前不一样。我、我怕我说不清楚,就都写下来了……你不是说要互通有无才能搞清楚这些梦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嘛……”这一问又让江竹意的脸直接红到了脖子根,两只手互相纠缠着,就像要把手指头掰断一样,头也抬不起来了,声音越说越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