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126章 动心了

正文 126章 动心了

    “嗨,这都一个礼拜了吧,你那边到底啥情况啊,怎么也没见你说一声呢,不会是踏上脚蹬板立刻变心眼了吧?其实我以后也还有利用价值的,你得把眼光放长远一些,别刚过河就拆桥。”

    一边往自己家走,洪涛一边斜着眼观察江竹意,怎么看怎么觉得她和以前不一样了,具体哪儿不一样也说不出来,反正就是稍微顺眼了点。等刘奶奶一走远,洪涛就迫不及待的打听起来她的现状。

    “我前天就来过一次,你不在……”没说话脸先红,声音还变得柔和了,江竹意真和以前的江竹意不一样了,难道说警服还有控制情绪和性格的作用?

    “哦对,我大前天下午就该回家,只是没想到你能来,就去同事家玩了两天。警察同志,我们家没什么易燃物,不信您自己看看。”进院门之前又遇到一个邻居,他也对江竹意这身打扮有点意外,盯着看了好几眼。为了不让他多想,洪涛故意把脸拉得很长,很不情愿的把江竹意往院子里让,弄成公事公办的样子。

    当然了,洪涛心里还是很欢迎江竹意来的,准备的说自己已经等了她好几天,但她一直没出现。现在看来她前天就来过,今天又特意来了第二次,还是专门为了找自己来的。为啥这么肯定呢?因为她算清楚了自己前天应该在家,这就说明她很上心。一个女孩子如果对一个男孩子上下班的时间很上心,那就很说明问题了。

    另外冬季防火检查的工作也不是派出所的主业,它应该是街道办事处的任务,片儿警只是个协助的角色。既然她穿着便装来,那就说明她没上勤,又说是来检查防火的,这不就是很明显的借口嘛。穿着这身儿衣服来检查防火?那以后家家户户都得用易燃物把院子塞满,然后等着她这样的女警天天上门来检查。

    “嘿嘿嘿……你是不是化妆啦?还喷了香水!”刚把院门关上,洪涛就原形毕露,低着头凑到江竹意脖子上又闻又嗅,然后坏笑着说出了一个令江竹意脸直接红到了脖子的事实。

    “……我还要去检查别的院子……”性格这个玩意真是不太好装,没经过长期训练的人轻易也装不好。洪涛只用了一句话,就把江竹意的伪装全戳破了,恼羞成怒的她这次没有暴起伤人,而是选择了逃避。

    “哎哎哎……怎么又急了,不说不笑不热闹,我这不是为了让你轻松点嘛。你看我家又不是渣滓洞,你之前也来过,就我一个人,用得着这么紧张吗?”

    走?来了就别想走!送上门的鲜肉怎么能眼看着溜走呢?脾气大没事儿,咱会哄啊,不好哄也没关系,咱不是还有厚脸皮呢嘛。一边嘴上忽悠,一边手下用劲儿在后面推着,总算是把江竹意推进了屋。

    “你干嘛锁门啊!”可是洪涛进屋之后的举动让刚刚有点放松的江竹意又紧张了起来,他把屋门从里面反锁了,钥匙还揣进了兜里。

    “别误会!你看我的手半个多小时之前刚拆了石膏,肯定不想再来一次了。说实话我从前天到现在还没洗脸刷牙呢,您这么干净利落,我整个一个要饭的,这也不太般配是吧。容我先去洗个澡,顶多十五分钟,你就先在这里坐会儿。当然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锁上门比较合适,否则一会儿我再出来,你没影了,那不是空欢喜一场嘛!就当是在你自己家,随便看随便转,想看相册在里屋书架上,里面从我光屁股到大学毕业的照片都有,你先垫补垫补,心里有了底后面就好聊了。”

    但凡不是脸皮厚到一定程度的人,绝不可能把这么扯淡的理由说得如此通顺。不过洪涛说的也是真话,确实一天多没洗漱过了,满身都是烟味儿,早点吃的还是炒肝,满嘴大蒜味道,不好好洗漱洗漱真的没法和江竹意近距离接触,就算人家不在乎洪涛都嫌自己脏。没辙啊,谁让咱有个轻度洁癖的妈呢,这都是从小培养的毛病,快成本能了。

    好在洪涛多少还留了点脸皮,随手把卧室门关上了,否则江竹意就算破窗也得逃出去。前天来的时候自己就已经鼓足了这二十多年所有的勇气,结果撞在了门板上,今天再来勇气已经就所剩无几,好在是见到人了。

    可是哪儿有一见面就洗澡的啊,就算理由再充分,这也很容易让人有些别的联想。不应该见面之后先谈谈天气、聊聊工作什么的嘛,几次之后再去电影院、公园转转。这些都是江竹意从所里内勤大姐哪儿问来的恋爱步骤,怎么一到他这儿就全都省略了呢?

    什么?江竹意打算和洪涛谈恋爱了?也对也不对。

    原本江竹意是没这个想法的,可是自打哪天雨夜两个人在三轮车棚里待了几个小时之后,她觉得除了洪涛之外好像也不该与别的男人谈了。两个人都那么亲昵了,要是再不把谈恋爱这个环节补上,会让她很别扭。

    至于说洪涛适合不适合自己,江竹意脑子里还没怎么想过这个问题,她也不知道自己想找个什么样的人当男朋友。谁让他先得手了呢,那就只能便宜他了!这就是江竹意的逻辑。

    洪涛喜欢不喜欢自己呢,江竹意觉得肯定的可能性要比否定的可能性多一些。虽然自己以前对他真的不太友好,他对自己也是要多恶劣有多恶劣,但在近期几天这种情况好像有所转变。他不光帮自己抓住了飞贼,还和自己坦诚了梦的事情,这玩意不就是梦中情人嘛。

    最主要的是不喜欢自己他干嘛要那样对待自己呢?要说洪涛是耍流氓,也不是不可能,但江竹意故意不去想那个问题,她从心底期望洪涛不是那样的人。

    “屋子倒是挺干净的……”洪涛的家江竹意来过一次,就是上次胡警官带着进来那次,不过当时光顾着和他斗气了,没太仔细看,现在静下心来仔细一打量,第一印象就不错。

    对于一个单身汉而言,洪涛家里算是非常非常整洁的,江竹意在这方面很有发言权。她从小就见识过不少单身汉的宿舍,简直和猪窝一样;上学时也进过男生宿舍,还是猪窝;工作之后单位里也有男警察的宿舍,更是猪窝。

    一个人的整洁程度不完全代表他的精神面貌,但也能从侧面反映出他的整体素质。没有一个女孩子是不喜欢整洁的,只是乐意不乐意去收拾的问题。从这间客厅里的情况就能看出来,洪涛还是个很会生活、很乐观向上的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