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梦醒细无声 > 正文 112章 冬雨里的思念

正文 112章 冬雨里的思念

    “我说大白天的你们俩能不能检点点儿啊……这里是大厅不是包房,你听你叫的,你是猫啊!”这时一个冷冰冰、酸溜溜的声音突然从平台上传来,孙丽丽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来了。

    “哎呀……孙姐!师傅教我换灯泡呢……”孙丽丽的声音比洪涛的巴掌都管用,立马就把董彩吓松了手,还得赶紧解释。

    “换灯泡啊……用屁股换?我是不是就是那个该换下去的灯泡啊?”孙丽丽此时的劲儿很难拿,嘴撇着、眼皮耷拉着、下巴还得微微抬着,说话时候声音还得拉着长长的尾音儿。

    “那儿那么多废话啊,你是不是肉痒痒了,也想挨两下?”现在洪涛已经不是娱乐城的员工了,自然也不用再刻意维护孙丽丽的权威,狞笑着伸出自己的右手,冲着孙丽丽虚空扇了一下。

    “哎呀……师傅!”董彩路过平台的时候被孙丽丽在腰上掐了一下,她还不敢反抗不敢躲,很自然的向洪涛发出求救。

    “好啊,你还喊他!小蹄子,翅膀硬了是吧,看我怎么收拾你!”不喊还好,这一喊反倒起了反作用,孙丽丽下手更狠了。

    “嗨嗨嗨,你这是故意当着她师傅欺负她是不,你说我要不管还怎么当她师傅啊!哎呀,手感很不错哦,别动,让我再来一下!”这时洪涛也走了上来,照着孙丽丽的屁股就是一巴掌,还真别说,和董彩相比,打她的手感要好多了,弹手!

    “好啊,你们俩一起欺负我,我和你拼了!”这一巴掌彻底把孙丽丽打急了,扔下董彩,张牙舞爪的就向洪涛扑了过来。

    “师傅,我先撤了啊!”董彩并没冲上来帮着师傅对付孙丽丽,她确实是光长心眼儿不长个儿,面对此情此景深知帮谁都是自己倒霉,干脆还是跑吧,看都不能多看。

    “我说你好像又胖了啊……”一只胳膊的洪涛还真拿孙丽丽没啥好办法,她根本就不顾及男女有别这个概念,身体就是她最好的武器,哪儿不能碰她就用哪儿开路。不过和洪涛比她还是嫩了点儿,一个不留神就让洪涛避过了锋头,然后一把抱住了她的腰,绕到了她的身后不让她转身。这已经是洪涛能做到的最佳防御姿态了,这个女人虽然没同意自己提出的交往条件,但却越来越喜欢往自己身上腻忽。

    “我乐意,你管呢!”孙丽丽也知道一旦被洪涛抱住,基本就挣脱不开了,干脆也不挣脱,就往洪涛怀里一靠,放弃了抵抗。

    “你不在家老老实实睡觉,这刚几点就跑来了,专门来找我的?下次你要是再想我想的睡不着,就打辆车去我家。你说在这儿人多眼杂的,咱俩也干不了什么,不是白耽误工夫嘛。”孙丽丽的作息时间洪涛还是比较了解的,要不是有事儿,她绝对不会在下午五点之前起床,更不会在七点之前到这里。

    “你要是真想干什么,这么多包房足够用的!别说得那么好听,不敢就是不敢。你是开车来的吧?带去我趟亮马河公寓。”孙丽丽每次都会讽刺一下洪涛色大胆小的作风,但不会故意表示什么,她好像就是爱和洪涛逗,就和洪涛这张嘴一样,不贫两句就不舒服。

    “不至于抠成这样吧,你打车去能花几个钱啊,我又不顺路。再说我这儿还没教完呢。”洪涛觉得孙丽丽没说真话。

    “我要能打到车还和你废话?外面下雨了,哪儿有车啊!这么冷的天,你打算让我走到三环边上去?”孙丽丽抬起脚就要用鞋跟去踩洪涛的脚面,这是她的杀手锏。

    “走走走……哪儿敢让您淋雨啊,必须送!”洪涛才不会让她得逞,推着她就往电梯走,只要走动起来,她的脚就没功夫来踩自己了。

    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凉,眼下已经是十一月初,刚刚立冬,所以这场雨已经不算秋雨了,而是冬雨!就像齐秦在歌里唱的一样,为什么天空变得如此忧郁。现在的天空已经不是忧郁了,应该是忧愁。还不到下午五点,外面的街道上就得开灯了。雨丝很细但很浓,铺天盖地般的倾泻下来,凡是被它淋湿的东西,都显得冷冰冰的。

    把孙丽丽送到亮马河公寓,洪涛就开车回家了。她是去看望一个混得不错的小姐妹,人家已经在这座公寓里安了家,虽然不是正房吧,但总算也有点盼头了。要是顺利的话,过几年说不定也能得到一笔不菲的青春补偿费,就算没有张媛媛那么多,也算是一种很不错的归宿了。洪涛根本不认识那个女的,不想跟着孙丽丽上去道贺。

    “他还会不会来?”望了眼路灯下的满天冬雨,江竹意把身体往大衣里缩了缩,感受着大衣带来的温热感,忽然又想起那张让人很想上去踩几脚的脸,还有那张能把你说得喜笑颜开或者怒火中生的破嘴。

    都说爱与恨只在一线间,江竹意现在也说不清是不是真的恨这个坏蛋了。昨天自己独自蹲守的时候,穿着他给的那件大衣真的很暖和,结果自己就差不多想了一晚上他。从两个人第一次见面一直到前天晚上坐在一辆车里吃排骨,几乎每个场景都反过来倒过去的琢磨了很久,越琢磨越觉得他好像也不是那么讨厌了。有时候想着想着自己都脸红,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在排骨里给自己下了药,否则自己的看法怎么会转变的这么快呢。

    “坏蛋!”排骨这个词儿现在已经不能提、不能想、不能听了。中午在所里食堂打饭的时候,一眼看到菜牌上写着排骨的字眼,自己脑子里映射出来的不是美味可口的肉,而是自己趴在一个男人的大腿上,还能清晰感觉到他的反应。自己是没经历过男女之间那种事儿,但是那种录像带看过啊,干这个工作想不看都不成。这种动作代表什么录像带里都交代清楚了,一想起自己居然和录像带里那些不要脸的女人差不多,江竹意就有再飞起一脚的冲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